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任延黎:國家不應辦教,教職人員不應從政

標籤連結: , , , ,

22 July 2011

【評論】任延黎:國家不應辦教,教職人員不應從政

我作為一名學者,沒有天主教信仰,因此對於中國天主教會應該如何辦、中國主教應該由誰人來任命等問題,毫無個人主張,唯願天主教徒們做好公民、好教徒,遵紀守法,遵守教義教規的願望能得到尊重。

但是近來國內接連發生的幾次祝聖主教事件,引發上至普世天主教會的最高領導機構採取了罕見的紀律處罰、下至國內教職人員和教徒的不滿和分裂。這是非常令人遺憾的。

常識告訴我們,中國奉行政教分離的原則,天主教不是中國的國教,天主教事務不是中國的國家事務,國家不應辦教,教職人員也不應在政治機構中擔任職務,天主教會的事情應由教會自己處理,政府作為社會的管理者,有依法對其進行監督的權力和責任。僅此而已。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是這樣做的。

然而,國內始終有一股力量,它存在於一些人的頭腦之中,它不珍惜革命前輩通過幾十年艱苦卓絕的鬥爭和流血犧牲才建立的新中國,也不珍惜改革開放取得的輝煌成果,它違背馬克思主義對待宗教的原則,扭轉了中國革命的方向,竭力要把政府拖入與宗教紛爭的泥潭中,做世界上任何其他政府都不會去做的事。

記得很久以前看過一部蘇聯電影,其中一個情節給我留下非常深刻地印象。打入布爾什維克內部的敵人打著紅旗反紅旗,表現得比誰都革命,把革命行動推入極左謬誤,以圖推翻蘇維埃政權。最近圍繞主教祝聖發生的事件破壞了構建和諧社會的氣氛,干擾了維護社會穩定的大局。歷史多次告訴我們:左禍誤國!

關於自選自聖主教的辯解,無論「主權論」還是「宗教自由論」都是蒼白無力、貽笑大方和不值一駁的。儘管許多事情一到中國就會變得異常複雜,但是人們已經積累了一些經驗,有了對其進行判斷的簡單標準:它需不需要挑選時機避開國內的和國際性的重大活動?它是否公開、透明?可否採訪、報道、討論?有沒有為我國增加國際聲譽?有沒有得到有關人群發自內心的擁護?等等。以這些視角來評判近期的幾次自選自聖主教,不就一目了然了嗎?

中國天主教會裡面有一些做法讓人實在看不懂。例如把「獨立自辦」和「與伯多祿的繼承人保持共融」這兩個完全對立的觀念寫進同一個文件,主教團從不召開全體大會,團長從不對「絕罰」和目前的教內亂象等重大事件發表聲明等等。該沉默的不沉默,不該沉默的倒沉默。

最後我想說的是,江山是我們自己的,亂不是亂了敵人,而是亂了我們自己。

________________

撰文:任廷黎〔圖〕,中國社會科學院退休研究員,二零零五年退休前擔任該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基督教研究室主任。這位現居於北京的資深觀察家,自一九八零年代開始,專門研究當代中國天主教會,並於二零零一年在意大利米蘭的聖心天主教大學取得博士學位。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The Church cannot serve two masters

相關新聞:

教會觀察家指文告溫和為中梵對話留空間

觀察家呼籲中梵反思大陸教會前路

【特稿】中國觀察家直指承德祝聖禮「莫名其妙」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