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甘偉霖神父:日本地震後雜感──左腦與右腦、真實與虛幻

標籤連結: , , ,

13 May 2011

甘偉霖神父:日本地震後雜感──左腦與右腦、真實與虛幻

據說,人有兩種類型──一種把人分為兩種類型,另一種不加以區分。當今時尚之一是把人分為主要以右腦運作者及以左腦運作者。

據推測,「右腦人」是以影像思考,善於對顏色和形狀作出反應,他們憑直覺認知。「左腦人」聚焦於文字與邏輯。儘管有些科學研究顯然以這些差異作為研究基礎,但通常圍繞它來構建人格與靈修整體理論的人,確實祇利用半邊大腦。

不過,如果他們希望有適合他們理論的實例,我或許就是其中一個左腦人。我熱愛文字。事實上,就算在閱讀《國家地理雜誌》時,我也先讀插圖說明,然後再看圖片。當我對該雜誌的攝影師談起這習慣時,他驚訝不已。

但我在災區獃了一周後,就知道肚子裡的墨水並不足夠。至今,可以用來描寫我所見所聞的最精確文字,就是「迪士尼樂園」。

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古怪;但當我站在宮城縣石卷市廢墟之中,腦海裡浮現出這個名詞。這並非由於廢墟看起來像奇幻王國,而是因為兩者確有相同之處,就是考驗我們的真實感與虛幻感。

一座城鎮淪為黏濕的碎片,其毀滅程度非筆墨所能形容,但我不肯定這問題是否與語言有關。至少以我的情況來看,在此之前就已存在著難題。眼見並不為實,我找不到適當的文字,因為我無法理解所目睹的一切,更難以置信。我大腦的一邊或兩邊都未能容納這現實,除了一些腦細胞容得下跳舞的唐老鴨和其他一些祇在虛幻感覺中讓人信以為真的事物外。

因此,我勉強接受人家的建議,打算以照相機來記錄所見的一切。或許閱讀我這篇文章和其他報道的讀者,可以通過圖像領會實況。相對三百六十度的視野而言,或許把整個實況緊縮在幾平方公分的圖片內,能讓人們理解某些事情。假若我在下周返回日本東北地區前,已能掌握如何使用這部機器的話,大家將會看到真貌。

當然,第一個挑戰無疑就是購買照相機。我從沒當過攝影師。多年前,我曾丟失了照相機,五年來竟然沒察覺到,直到有人向我借用才發現。在天亞社主編的建議下,一個熟悉攝影的朋友陪我購買了某一型號照相機。主編向我保證,這照相機簡單得連笨蛋也會用,可到底我這個笨蛋是否懂得使用還有待分曉。

我們上了第一家商店,陳列著該型號的特價照相機,四萬三千多日元。不錯!我們於是決定買一部,不料沒現貨。售貨員說,沒人知道何時再有貨,因為廠房在地震中嚴重損毀。照相機要求精密準確,廠房很容易成為地震的受害者。

於是我們到另外幾家商店,全都陳列著同樣的照相機、同樣的特價,但是都沒現貨。最樂觀的估計,工廠需要至少三、四星期才能修復。我問朋友,現在商店都沒現貨,標價為四萬三千日元;若有貨的話,要多少錢?我們決定再到另一家經銷店,這已是第五家。他們有幾個現貨照相機,但價格是四萬九千日元!不管怎樣,問題有了答案!

所以,現在我有了照相機。或許我應帶著它去東京迪士尼樂園,學習怎樣使用它。

────────

瑪利諾會甘偉霖(William Grimm)神父撰文。甘神父現為天亞社主筆,長駐於日本服務。

【完】天亞社日本地震專輯博客:

May 4: Left brain-right brain. Reality-unreality. Disneyland-destruction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