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韓德力:非法祝聖承德主教之後,將來還能「對話」嗎?

標籤連結: , , , , ,

8 December 2010

【評論】韓德力:非法祝聖承德主教之後,將來還能「對話」嗎?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國當局無視八位主教的反抗,逼著他們不合法地祝聖了郭金才神父為承德的主教,而後者在當時還正急切地等著教宗的委任。這件事震驚了國內以及海外的所有教友。有些海外媒體強烈指責這位不合法祝聖的主教以及當時參與其中的主教們。為何中國當局反其道而行,把進行中的對話轉成與羅馬對立?我們又如何看待一些海外媒體指責式的言語?讓我們首先認清事實,然後再評論。

事實

五年前,承德的神父教友就已經向中國當局申請要有他們自己的主教,並獲得核准。二零零八年郭金才神父被全體神父一致推選為主教候選人。承德教友得知二零一零年已有十位其他中國主教在羅馬與北京的協議下祝聖,他們滿心期待他們的主教候選人不久也會得到核准,至少他們得知羅馬沒有反對這位候選人。但是,羅馬建議中國把祝聖之事延後一些,理由是:該教區的邊界改變過,尚待簽訂新的協議。

北京拒絕等待,在未得羅馬委任之下決定祝聖郭神父。此舉無異切斷羅馬與北京進行中的對話,這種對話一直是很成功的,如今此舉震驚了聖座。怎麼回事?祇有中國的高層才有權力逕行如此無預警的極端舉動。僅僅為一個教區邊界的問題,就破壞兩年以來經過對話而得到的一切進展,似乎不會是真正原因所在。其他的教區也有同樣的問題,而主教被教廷任命,也得到了中國政府的同意。許多人認為政府需要郭成為主教,以便在即將到來的代表大會當中「使他被選出」以擔任天主教會中的重要職務。但是,這樣一來,他倒成了不合法的主教。

我是他從前的老師,我相信他,我知道他極力想避免這點。八位被羅馬委任的主教,都從家裡被帶走,沒有選擇餘地,被隔離,他們的手機也被拿走,被用車子帶到平泉的老教堂,到了那裡、在共產黨領導和一小群當地教友的面前,他們受命主持這不合法的祝聖。事實就是這樣。更有甚者,中國進行此事,恰好就在羅馬教宗本篤十六世與一百二十位樞機開會的當天,這使整個天主教世界均感震驚而不安。

試評論

當局可能以為他們讓這些主教「就範」,是為國家做了很大建樹,表示出中國這國家的力量。中國卻因此切斷了對國內天主教徒信仰自由上富含意義的對話,而將其自身律法強加在信眾身上。此事不需再多評述,此舉本身已足以使中國受到譴責,因為拒絕了中國教友在信仰上與教宗合一,是使中國再次顯露其宗教自由的問題,而這點在其他國家從來不是問題。全世界都親眼目睹此事的發生。

廿五年來我認識、且尊敬的這些承德信仰虔誠之主教、神父和教友們,默默坐在他們心愛的老教堂,對於被迫目睹這事件,心裡感到尷尬、難過且憤怒。他們才是這次事件的受害者。他們一心希望、並準備有朝一日在當地教友團體的歡慶,卻成了哀悼、羞辱的一天。

我們不解:為何有些媒體把一切歸咎於他們?即使在文革時,中國基督徒面對剝奪他們信仰自由的各種企圖都一一克服而保持信念。我們知道這個事件也不能動搖他們對教宗的忠貞。我們認為這些在承德的主教、神父和教友是受害者,不錯,但也是勝利者。

為了符合教宗牧函的導引,以及信眾對他們的期待,這些主教清楚說出了不願配合這次的不合法之舉。如果他們當中有人沒做到這點,他就有責任向他的神父、教友說明此事;或許甚至良心上想到會不會受到教會的絕罰。

無論如何,這不是在海外安全之地生活的媒體該去譴責、以及建議處罰這些中國主教的。並非海外媒體,而是在中國國內主教、神父和教友成為我們試圖定位此事的指標。多年來他們學會了如何對付困擾,維護他們的信仰,甚至悄悄地繼續建立他們的信仰團體。我們不去譴責,相反的,我們尊敬並肯定他們。

向真正、生活化的教會學習

媒體喜歡報導聳動的消息,製造頭條新聞,就像「承德事件」;但是那屬於我們稱做「中國教會的外在」。你可以說它是政治的,法律的,或法典的層面,無論如何它都不是教會的本身。

媒體很少對「中國教會的內在」表示興趣,像中國基督徒團體,主教、神父、教友在五千多個教堂舉行聖祭,表達信仰。他們公開承認與教宗及普世教會合一,不管某些當權者如何禁止他們;他們每年歡迎幾千教友領洗,把同樣與羅馬合一的信仰介紹給他們;他們訪問窮人、照顧殘疾人、痲瘋病患、愛滋病患。那是真正、生活化的教會,是今日在中國成長的成熟而虔誠的教友團體。如果我們海外的人要為自己對於承德事件的態度定位,這些國內主教、神父、教友就是我們的老師。

他們教導我們,真信仰比政府強加於他們身體的壓力更強大。他們告訴我們和他們的教友:「不要被誤導!不要讓那些施加的壓力,阻止你活出你的真信仰。不要跟隨海外媒體、企圖使你放棄自己的對話之路而對立。繼續走有尊嚴的對話之路。堅定地向當局要求宗教自由,那是全世界上國家的教友所享有的。教宗本篤十六世建議的對話精神要求你們爭取合一與修和。啟發我們的聖神的力量,比任何當權者的壓力、或媒體挑起的任何對立都更有力而且更有效。

教會內部的分歧

承德事件需要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從這層面重新評估並修正。即使在教宗寫了牧函(二零零七年五月廿七日)之後,還是有些人忽略聖座的指引,而阻礙每一次修和的嘗試。他們要求對立,阻斷了教宗鼓勵他們去力行的艱難之路。如果他們的團體對內團結,而且少受到海外批判,那麼中國教會對付類似承德的事件,會變得更堅強。

教宗所呼籲的對話,有時也會要求對立:「在對話中的對立」,它試圖解決衝突,而不是挑起敵意。那就是我們稱之為「中國教會今日的先知」的一些主教們、他們正以無比的耐力與苦痛去承擔的一種對話,令我們讚揚,他們的目的就是:成就唯一的中國教會,不再分「非官方」(地下)或「官方」(愛國)的教會團體,而單純是「中國天主教會」。

每個主日參加彌撒的成千上萬的教友,已經要求被視為真正天主教會的成員,被羅馬也被中國承認;是存在於世界約一百九十個國家的天主教會。這就是自教宗牧函刊登後,我表達在三篇文章的拙見。幾年來我在北京全國修院的課堂裡一直這樣公開地講,也是我在二零一零年六月對「上海天主教知識分子聯誼會」朋友演講的題目,有關的報告登在中國的網絡上。我相信這也符合聖座所提倡的。儘管如此,我的見解受到上述同樣媒體不正確、不公平的錯誤解讀。這顯示出天主教會內部分裂的令人遺憾的現實情況。

在祈禱中、信仰中、友誼中合一

祇有天主知道走向目標的長征之路還要持續多久。中國基督徒的信仰給我們力量,讓我們更能堅持地與他們同赴這朝聖之路。「承德教區」的教友團體尤其啟發我們(順便一提,這個教區沒有分官方及非官方團體):那些在老虎溝、平泉、圍場和其他堂區的教友,他們以及神父、主教都應知道他們並不孤獨。我們信任他們,我們與他們站在一起,而且我們在祈禱中、信仰中、友誼中與他們合一。

聖母聖心會韓德力神父

_________

撰文:韓德力神父(Jeroom Heyndrickx)。原文刊登於十二月號的《懷仁通訊》。該通訊不定期由南懷仁基金會通過電郵寄給朋友們,報告有關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台北南懷仁研究中心以及魯汶中國書院的活動。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Where to now, after the illicit ordination?

相關新聞:

【評論】陳日君樞機:再和韓德力神父對話

【評論】韓德力神父:不要扼殺中國的先知!他們是今日的利瑪竇!

觀察家對中國教會的路線再現分歧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