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以善勝惡:可怕的「虛假的信仰」

標籤連結: , ,

8 December 2010

【評論】以善勝惡:可怕的「虛假的信仰」

【天亞社.香港訊】自河北省承德「自選自聖」主教事件發生後,中國大陸以至境外的天主教徒都莫不感到困惑和痛心,同時思索到底出了甚麼問題。以下是一位大陸「地下」教友的反省文章:

 

比虛假的信仰自由更可怕的是「虛假的信仰」

──從承德非法祝聖反思教會問題

在二零零六年的三次「非法祝聖」後,就有預感它還會再次上演,等來的卻是在河北承德的「鬧劇」。這會是最後一次嗎?我看未必!在全國最多教友聚集的河北省都會發生,其他教友比較少的省份和地區難道不會上演?其他省份承載的壓力難道能大過河北省?而東西南北幾大區塊都有自選出來等候認可的情形,到時候各地主教若陸續上演鬧劇,羅馬如何面對?

所以如何避免非法祝聖重現,應該是一個課題!山人神父反省當前局勢,指出「虛假的信仰自由」,我則換個不同的角度,反省天主教在中國的自身現狀:不願意為主做證的信仰——「虛假的信仰」。

簡單的解釋信仰,就是指對聖賢的主張、主義、或對神的信服和尊崇,並把它奉為自己的行為準則。

反觀參加承德鬧劇的八位主教都是聖座認可的,也就是韓德力神父所頌揚的「今日的利瑪竇,中國的先知」,但他們的行為準則卻不但沒有遵從耶穌基督教導的方式,也沒有利瑪竇的智慧,更不配先知的稱號:不僅參加並乖乖的覆手,且還有個很不錯的藉口——被迫!

不論是否被迫做出有違教會共融的行為,以違背信仰核心原則做為表達信仰的方式,不難看出這些主教虛假信仰的本質!和教宗強調的:「主教不是純粹的當權者或官僚,他被召喚做強健、果斷、公道及祥和的人」相比,他們的行為差之千里!他們根本不配佩戴那「信德的證物」——戒指,因為他們並沒有以純潔的信德,毫無瑕疵地保護天主的淨配聖教會。

在若瑟.拉辛格(教宗本篤十六世)著的《納匝肋人耶穌》的序言〈初探耶穌的奧秘〉裡,教宗指出:「先知的任務不是為了告訴人明天或後天會發生甚麼事,以滿足人對未來的好奇心和安全感;先知的存在是為了向我們顯示天主的面容,指引我們該走的路。」若韓神父所頌揚的這些中國先知,一再用行動指引我們該走的路是一條「自選自聖」的路,那麼問題真的很嚴重!這條路真的能迎來天國?

被迫的論調一再使用,但這並不是負責任的說法,似乎更像是原祖在背命之時回答天主的話:是女人;是蛇,唯獨沒有說是自己錯了!

山人神父說:「強迫人的良心,不尊重個人意願的社會,如果一再表示自己嚴格奉行並保護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執行,是否是可信的?」。暫不看他提的問題,但他的論點:「強迫人的良心」,我很震驚!良心真的能被強迫?我們一般都認為:可以強迫人的自由,還從來沒有聽到可以強迫人的良心的。

祇要施行聖事者缺乏應有的意向,則祝聖禮是「一種虛有其表的覆手禮」,也就是「無效」的聖事,祇要事後給聖座講明白就是了。強迫人的良心的論點難道是外力可以強加給這八位主教要有「應有的意向」?不,有沒有意向是自己的選擇,科技的發達還沒有到可以強迫人的良心的境況!

雖然這八位主教都是聖座認可的,但反觀他們的身分,哪位不具有愛國會血統?不是主席或者主任,就是副主席或副主任的!說是強迫,我看未必(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自己就是愛國會成員,自己反對自己?若非法祝聖再度上演,祇能證明任命身在愛國會的人士為主教本身就是錯誤!

安樹新看到了其他主教的表樣,加入了愛國會。而封新卯參加了徐州的「鬧劇」,結果安然無恙。此次事件發生,不難看出也有主教有看樣學樣的傾向,以為法不責眾!

不論是哪種解釋,都讓我們看到了主教也是人,也有虛假信仰的一面。更是提醒我們要每天反思自己的思、言、行為是否符合天主教信仰。

記得曾經有研究結論說:大陸地下教會的存在促使了地上的主教尋求羅馬的認可!但現狀卻是此消彼長:地上的、身在愛國會的一再任命獲為主教,但卻一再上演非法祝聖;地下的不任命主教,導致了地下教會混亂。讓廣大教友找不到正確信仰方向!真理得不到宣揚能迎來宗教信仰自由?上述諸多方面為中國教會的複雜性和長期性埋下了伏筆。

────────

撰文:以善勝惡。作者「以善勝惡」是地下教會團體的教友,素來關注天主教網站上的文章及討論,就信仰和教會的發展發表意見。【完】

圖片說明:未經教宗批准的承德主教祝聖禮於平泉縣天主堂舉行。【資料圖片】

相關新聞:

觀察家認為中國當局不該迫使主教祝聖

【評論】山人神父:虛假的信仰自由──對承德非法祝聖事件的反思

承德非法主教郭金才在嚴密保安下晉牧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