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山人神父:虛假的信仰自由──對承德非法祝聖事件的反思

標籤連結: , , ,

23 November 2010

【評論】山人神父:虛假的信仰自由──對承德非法祝聖事件的反思

據天亞社消息稱: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郭金才神父在政府人員的嚴密監控之下,晉牧為華北河北省承德地區的首任主教」,且「共有八位與教宗共融的合法主教出席,他們都一一在新主教頭上覆手。」

八位合法主教分別擔任的角色是「主禮者是唐山教區方建平主教,襄禮者為聊城教區趙鳳昌主教及北京教區李山主教,參禮者有遼寧(瀋陽)教區裴軍民主教、呼和浩特教區孟青祿主教、衡水(景縣)教區封新卯主教、滄州(獻縣)教區李連貴主教,以及保定教區安樹新助理主教。」

自二零零六年「非法祝聖」事件發生,迄今為止郭〔圖〕「成為四年以來首位非法祝聖的大陸主教,也是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二零零七年向中國天主教徒發表牧函後的第一人」。

自然,此次事件之後,愛國會劉柏年副主席依然把責任歸咎於梵蒂岡,並表示「我們已等了很長時間,不能再等了。」對於這樣的說辭,我們並不奇怪,也是教廷活該倒楣,誰讓此次事件中所有的重要角色擔當,都是Q國的子民?在這裡的良心與人性,並不能得到應有的尊重。

十一月十八日教廷新聞室主任隆巴迪(Federico Lombardi)神父就發表聲明說:「聖座對於來自中國大陸的消息,指稱幾位與教宗共融的主教受政府人員施壓,參加暫定於十一月二十日在河北省東北部承德舉行的非法祝聖禮,感到困擾。」而天亞社消息也指稱:「大部分主教幾天前被政府人員帶走,向他們施壓。」在國內,更是有許多教徒的指證表示,自己的主教在政府人員的「陪同」下離開了教區。

強迫人的良心,不尊重個人意願的社會,如果一再表示自己嚴格奉行並保護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執行,是否是可信的?誠然,在國內這種政治施壓式的手段是解決宗教信仰問題的慣用手段,故此每位主教在晉牧儀式上都「神色凝重」。

但值得一提的是,河北唐山教區九十二歲高齡的劉景和主教已與教宗共融並退休,在政府眼中仍是「唐山教區的正權主教」,卻「因堅持不去參加非法祝聖禮,於十一月十七日被當局罷免」。據主教身邊的人說:「政府說給他錢,他說,錢不能買靈魂,就是不去。」然後,這位知情者伸出大拇指說:「這次,他是這個!」

由此可見,甚麼人在甚麼時候要為信仰做證,都有天主的聖意!就像今天「基督普世君王節」的福音所示:十字架上的無冕之王得到了「右盜」的同情,當即許下:「今天你就要和我一起在樂園裡。」

因著劉景和主教的表現,基督信仰在對八位強壯的年輕主教的「強迫」中又有了一絲希望,這正是基督徒在自己牧人身上尋找的堅持信仰的可憐理由!故此,禮儀中主教們的「神色凝重」並換不來群羊的同情,因為,在「強迫」面前,他們選擇了金錢!這樣的選擇,使自己的「羔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再回到宗教信仰自由的問題上來,教會媒體對於此類敏感話題的關注與看法,沒有機會出現在平面媒體上。而網絡媒體也在政府的掌控之中。天亞社消息稱:「自祝聖的消息曝光後,網上的天主教群組有熱烈的討論。國內的天主教網站則於昨天(十一月十九日)接到通知,要求立即刪除所有相關新聞。」

其實,這些都是筆者親自經歷:十九日上午九點左右,筆者寫的《難堪的棋子》短評發表於《天主教在線》學術論壇「愛我教會」欄目中,下午六時許,再將《難堪的棋子──承德「將祝聖主教」評述》一文修改在學術論壇。晚上九時許就被刪除,並得到論壇管理員「四字」通知:國安要求!第二天再看,關於「祝聖事件」的消息全部得到清除,且「在線網絡」已得到嚴重警告。

一九四五年,毛澤東在重慶談判期間接受記者的書面採訪時,就曾說過,我們所要建立的新中國就是要實現羅斯福所講的四大自由,這「四大自由」就是:信仰的自由,表達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信仰自由」被放在四大自由之首位。然而,時間到了今天,宗教信仰自由和表達的自由,卻是上面描述所表現的! 胡適說:「思想信仰的自由、議論出版的自由是社會政治、學術文化進步的基本條件。」但願被莊嚴寫進憲法的「信仰自由」真的有一天能在我們這裡全面徹底地得以實現!人的良心再也不會受到金錢政治的強迫!

寫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廿一日基督君王節

________

撰文:山人神父。「山人神父」是天津教區楊小斌神父的筆名。

【完】

相關新聞:

承德祝聖禮令陳日君樞機痛心

承德非法主教郭金才在嚴密保安下晉牧

中國主教被迫參加祝聖,教廷表示困擾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