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天主教徒不應利用普世青年節作為「失蹤」良機

22 August 2008

緬甸卅三名天主教青年前往澳洲悉尼參加普世青年節(世青節),最終有五人沒有回國。聽到這個消息,我實在感到失望。

我極其同情緬甸天主教青年的神師比雷(Bya Reh)神父。七月十五至廿日舉行的世青節結束後,比雷神父整整花了十天,在澳洲這大城市尋找失蹤的青年,勸導他們回家。至少有幾個曾禮貌地給他打過電話,但不清楚他們如何來看待自己的未來。

八月十三日,一名曾一度失蹤的青年回到仰光。他在澳洲時發高熱,往醫院就診,而與他人失去聯繫。他們的簽證在八月十四日到期,時鐘將為這五位失蹤青年停下來。

我是教會青年事務的活躍分子,所以我有機會參加零五年在德國科隆舉行的世青節。德國大使館同意給我赴德簽證時的情景,我還歷歷在目。聽到這個好消息,我高興極了,在聖體前作了長時間的祈禱,感謝天主賜給我參加世青節的機會。

我看到教宗本篤十六世和數以萬計的青年在科隆相聚,我也和他們一起參與教宗主持的閉幕彌撒。同時,我忘不了德國堂區和家庭的好客和熱情;當我們緬甸代表團即將返國時,有些人禁不住熱淚盈眶。

回想當年,我們緬甸代表能取得德國簽證實在不容易,因為零二年在加拿大舉行世青節期間,有些緬甸青年溜走失蹤,他們的不良行為,顯然成了我們零五年申請簽證的障礙。

我在準備參加科隆世青節時,也為那些沒能取得簽證的青年感到遺憾。我們祇有廿人能夠成行。我們這些少數的幸運兒去了科隆也按時回國,沒有一個逃走。

那五位失蹤青年的澳洲簽證已到期,我們不知道他們會否回來。緬甸教會正面臨困境。

教會青年導師、主教,以及緬甸天主教主教團屬下的全國青年委員會,都已經向這五位失蹤青年作出勸告,但我猜測他們早已計劃好在世青節後失蹤。

每屆世青節都有人溜走。主辦國的繁榮,吸引他們去追尋更好的生活。不幸的是,他們沒有充分考慮到,他們的行為將嚴重影響下屆參加者申請簽證。

在每次世青節,緬甸人都等著得知誰人失蹤的消息。對於年輕人來說,他們必須天天在困境中掙扎,對未來沒有希望;而世青節彷彿是好機會,讓他們去發掘更翠綠的草場。

至於未來,有意參加二零一一年在西班牙馬德里世青節的緬甸青年在申請簽證時,或許面對嚴重的困難。

緬甸教會領袖為所發生的事煩惱,今年失蹤的青年正代表緬甸教會和各教區,教會領袖感到這些失蹤青年選擇了錯誤的道路。

這些青年不應選擇這種方法,其行為使緬甸教會和其他青年名譽掃地。

事件多少反映了我們國家和天主教會的主要狀況。然而,即使另一地方的草地顯得更翠綠,我們所追尋的答案就在別處,但我們必須在國內使事情變得更好。

我記得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鼓勵年輕人在自己國家努力工作,使她發展進步,並為本國的天主教會服務。

我也記得在曼德勒一次青年聚會上,堂區神父對我們說的話,這些話與美國已故總統約翰.甘乃迪(John F. Kennedy)在四十多年前的話相似:不要問教會將為青年做甚麼,而要問青年能為教會做甚麼。

緬甸的生活確實艱難,但並不意味青年人祇應為自己打算,如果我們的教會訓導是有價值的,那麼,青年教友就應該為他人、為其他青年、為教會和國家多作考慮。

因此我想知道,從這五位失蹤青年身上,我們得到甚麼教訓?教會是否有更好的方法來準備青年參加下屆西班牙的世青節?我們怎樣才能幫助他們較少以自我為中心,而更加為教會獻身?

這些年來,教會已應付了在青年牧職工作中所出現的各種挑戰。也許當前來一個比較實際的討論:如何鼓勵年輕教友更好地在家園改善生活。

【完】(譯自天亞社英文新聞MY05558.1510期2008年8月14日)

——————————

 天亞社駐緬甸不具名記者「日星」撰文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