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香港教區陳日君樞機到羅馬接受領銜堂區

6 June 2006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於五月卅一日聖母訪親慶日在羅馬近郊接受領銜聖堂,就任該堂的樞機司鐸,獲得學童及數百名堂區教友熱烈歡迎。

多個世紀以來,樞機都是羅馬主要的神職人員,教宗除了向新任樞機授予紅色禮冠,也會在羅馬教區內為每位樞機分配一所領銜教堂。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三月廿四日將位於羅馬托爾貝拉馬拉科地區的瑪利亞贖世主之母堂分配給陳樞機。

聖堂於一九八七年祝聖,磚紅色而寬敞的聖堂外型既像帳幕,又像在祈禱時合上的一雙手。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於八八年四月到訪,並於兩個月後分配給美國華盛頓總教區總主教雅各伯.希基(James Hickey)樞機。希基樞機是該聖堂首位領銜樞機,但自他於二零零四年十月辭世後,教堂一直沒有其他樞機領銜。

陳日君樞機抵達時,堂區的主任司鐸里卡爾多.維耶爾(Riccardo Viel)神父及廿名小學生喜悅地迎接他。

按照禮儀,維耶爾神父先向樞機呈上一個十字架讓他親吻,然後才帶領樞機到聖體小堂祈禱及主持彌撒。樞機親吻十字架時,這些首次見到陳樞機的兒童便蜂擁而上,一位男孩握著樞機的手,和其他兒童一起陪伴他進入聖堂,在場數百名教友隨即報以熱烈掌聲,表示友好和支持。

在場亦有幾位華人參與彌撒。在十名共祭的神父中,有一位是在羅馬進修的中國神父。

當天也是端午節,雖然陳樞機未能在香港慶祝,但為能夠與新家庭見面感到高興。這個位於羅馬近郊的大家庭,也因為有一位華人牧者而興奮。

該堂有三位助理司鐸,其中達尼爾.薩萊拉(Daniele Salera)神父向天亞社說:「當我們得悉教宗安排了一位華人樞機作我們的牧者時,都感到喜悅。本堂區面對很多問題,而樞機亦是來自充滿挑戰的教區,我相信在相近的環境中,他能夠理解我們的情況。」

彌撒採用意大利文,以對唱形式進行。彌撒開始時里卡爾多神父歡迎陳樞機說:「我們很高興,因為你與我們在一起。」他續說,這份喜悅是因為樞機的蒞臨,提醒他們與教宗,即羅馬主教,的緊密連繫,「我們也知道這位華人樞機為耶穌基督站在牧職生活的最前線」。

他指出,這個有三萬教友的堂區也是站在前線,它位於羅馬近郊,面對著各種問題,包括華人及其他外來移民的融合、失業率高企和其他社會不安現象。

達尼爾神父向天亞社指出,社區面對百分之卅五的失業率、高比例的小學生輟學和眾多生活在公共房屋的低下階層,其他問題還包括濫用藥物、不正常或破碎的婚姻,以及常見的未婚懷孕。

維耶爾神父又向陳樞機說,堂區成立了一個中心,幫助意外懷孕卻沒有經濟能力撫養嬰孩的母親。因著這中心,有二百一十六名嬰兒順利誕生。

縱然堂區面對上述困難,各善會卻讓堂區充滿生氣。除了具質素的合唱團、家庭小組、聖經小組和聖艾智德團體外,堂區每年都會安排逾百項不同活動。

除了四名神父,母佑會女修會、聖若翰納安蒂杜萊修會和主要來自印度的仁愛傳教女修會的修女也在堂區服務。明愛、醫院騎士團和「無名酗酒者」均是堂區內活躍的團體。一所本地大學的醫生也會到堂區提供免費的醫療援助。

維耶爾神父說:「我們在這裡打了一場信德的好仗。我們的問題源於西方富裕社會背後的痛苦,特別是心靈的貧乏。幸好,直至現在我們沒有像在遠方的中國人一樣,在實踐信仰上遇到障礙。」

他向陳樞機保證堂區會繼續為中國的教友祈禱,然後笑容燦爛地向樞機提出,「當你回到香港,請告訴你的教友在羅馬也有一群很好的堂區教友」。

在講道中,陳樞機以流利的意大利文分享他的喜悅:「我來到這裡,是你們的兄弟。」他續說:「我沒有甚麼可以給你們,祇可以貢獻自己。但身為一位樞機,我代表了普世教會和所有的教友,特別是中國的教會和信眾。不幸地,他們仍身處困境,需被接納。」在場的教友紛紛點頭認同。

樞機說:「我們為了各種恩賜感謝天主,但很可惜,中國的教會仍然存在極大的艱難。」他解釋,中國所有的教友都希望與教宗共融。在中國大陸「公開」教會的幫助下,中梵關係亦得到改善。

他說,縱然如此,近期在中國的非法祝聖主教事件卻成為「破壞與教廷關係的因素」。有些人希望將中國教會獨立於教廷之外,但他們不會成功的。

據陳樞機說,很多出席非法祝聖禮的主教都是被瞞騙或恐嚇的,但大陸的教友都不會放棄,決心追隨教宗。

陳樞機期後向天亞社及其他媒體解釋:「某些人激烈地欲保持他們多年來擁有的權力,與近年的趨勢背道而馳,縱使中國教會也向政府表達,表示主教得到教宗批准是很重要,而政府也比以前更寬鬆地接受此提議,因此,近期沒有教宗批准的主教祝聖禮是違背此一新路向。」

據《美聯社》報道,陳樞機形容獲政府認可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安排的非法祝聖是要「給梵蒂岡一個耳光」。他說:「其實他們落敗了。教廷發出了很清晰的聲明,而中國政府的回應亦顯得溫和。」

被問及教宗能否訪問中國時,他回答說:「我當然不知道。教宗能成行時,那將會是大家的勝利,但如果他們堅持這種不正常的情況,讓教宗不能到訪,他們其實是打敗了自己,並沒有取得任何勝利。」

在被擢陞樞機後主持的首祭中,陳樞機向華人教友表示他禮服上的鮮紅色代表了他願意為基督犧牲流血。他同樣向這堂區的教友說:「我們在中國教會的兄弟姊妹的確曾為基督流血,他們今日仍然在受苦。」

彌撒後,他回應傳媒提問說:「以往,有很多中國教友為基督流血。現在縱然不及那種情況,但仍有不少迫害和困難。例如有一位主教『失蹤』,被帶離所屬教區已經六年。另外還有其他問題,我們怎可輕易忘記。」

他又向教友說:「今晚,我將中國教會交託在你們的祈禱中。」教友們都顯得樂於接受這使命。他說,中國和羅馬的教友都同樣有信德,在今日充滿混亂的世界中,這是非常重要。

陳樞機告訴他們,在中國天主教徒祇佔少數,而香港七百萬人口,祇有廿五萬教友。他希望自己和中國教會能幫助更多華人認識基督,並促請羅馬堂區的教友繼續為這個意向祈禱。

樞機的講道觸動了教友的心,他們都靜默起來。在期後的祈禱中,教友祈求天主賜予樞機「健康、毅力和智慧」。

陳樞機將與十四位成員出席一連三天的主教會議跟進委員會會議,為二零零五年十月舉行的世界主教會議作跟進,並於六月二日覲見教宗。他表示,因為教宗事務繁忙,故未知能否與教宗單獨會面。陳樞機可能要留待秋天到梵蒂岡時才與教宗作深入的交流。他將於六月三日離開羅馬返回香港。

【完】(譯自天亞社英文新聞ZY00462.1395期2006年6月1日)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