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May 2018

解密有关中共地下党基督徒文件(二)学者吁青年不要迷失

解密有关中共地下党基督徒文件(二)学者吁青年不要迷失

May 18, 2018

【天亚社.香港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教授指出,当年中共建国前后,有基督徒因对教会失望,认为「上帝把拯救人类的钥匙从教会手中拿走」,从而成为中共地下党员。教授劝吁基督徒要对社会有持平的认识,不该像当年投共青年般迷失了自己。 五月七日,邢教授在「徘徊于耶共之间:解密中共地下党基督徒」的讲座上,介绍了一些在中共建国前后出现过的地下党基督徒人物,以及他们是如何从教会团体中被「打进去」和「拉出来」。 他解释,中共地下党员有两种破坏教会的方法,就是「打进去」及「拉出来」。「打进去」是中共派人以「基督徒」身分作掩饰,渗透进教会及基督教团体内;「拉出来」即指原为中共地下党员进到教会或基督教团体后,物色对象,找到认同中共者,便将其发展成为党员。 红色基督徒 邢教授在讲座上,介绍了一些信教者如何转为地下党员继续潜伏在教会内;又或原为党员如何「掺沙子」进到教会内的经过。其中一位是「基督教男女青年会」中职位最高、后成为党员的阎宝航。 阎氏在奉天(今沈阳)两级师范学校读书时便受洗,并先后在国内不同城市担任青年会的练习干事和干事。其后,获青年会保送到苏格兰爱丁堡大学进修。回国后,即任奉天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是首批任总干事职的中国人,足见「他是青年会重点栽培的对象」。 阎氏受五四运动影响,对社会问题及新思潮有极大关注,期后认识到中共派往奉天的朝鲜族党员韩乐然,进一步认识了共产主义。阎氏受到当年时局刺激,于一九二七年表示有意入党,但转折了十年后才正式加入,是被「拉出来」成为地下党员的例子。 中华圣公会方面,最早跟中共建立组织关系的圣品应是浦化人及董建吾两位牧师。浦化人于一九一五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四年后,获派往新开发的陕西教区做开荒工作。他可说是中华圣公会内最早成为党员的牧师。 邢教授指出,浦化人早期深信「基督教救国论」;但在一九二七年往苏联考察三个月后,他却对苏联及共产主义起了极大变化,在归国途中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进党后,他一方面继续在有「基督将军」之称的军阀冯玉祥处担任随军牧师,同时也以牧师身分作掩饰为地下党工作。 邢氏指出,从当时不少关心社会的基督徒由「耶」入「马」的历程,反映出他们「面对国家存亡,对基督教救国理想的崩解,从而受到共产主义救国理想所吸引。」 另一位圣公会牧师董建吾也有着同类情况,并受浦化人影响入了党。 邢教授强调,浦、董两位「红色牧师」因着不同原因,在教会只留了一段时间后便转移了工作,没再留在教会内。 他续指,在基督教内,最早遭中共拉走的,都是关心国家和社会的人士,他们的转变反映出对教会的失望。 吁持平看待社会 讲座答问环节上,有人问到作为基督徒该如何面对中共的渗透。邢教授指出,从历史上看,共产主义能打入基督教的其中一个缺口,是因为一群对教会失望的基督徒;他们认为教会「离地」、堕落,「所以作为基督徒的我们,今天可以做的是,就信仰对社会的关系、责任和角色,有一个持平的认识和了解」。 他续指,被称为「爱国爱教」的典范的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其发起人吴耀宗曾说过,「上帝把拯救人类的钥匙从教会手中拿走;意思是他曾相信教会是可以拯救人类,只现在连上帝都不相信教会,把拯救人类的钥匙交到共党手中」。 这位教授还说,所以,「不要让自己像当时投共的青年一样,对教会失望,继而迷失了自己的身份。当然,今日的我们不一定会投共,因为今日的共产党也不是理想的化身,但我们需要紧守着自己的信仰身份。」 邢教授对天亚社说,整个研究最困难的地方是如何确定某人是不是地下党员。 他又说,在现今的中国大陆和香港教会里,地下党员仍有其影响力和角色。「尤其在大陆,那传统一直没间断过,所以在三自组织里掌权的,一定是他们的人」。 不过,他不讳言,现在的中共不会只靠地下党员,也不一定要外人成为党员,「只需爱国便可以。因为他们明白,不用党员也能发挥作用,所以他们会栽培更多爱国爱教的神职人员」。 【完】 相关文章: 解密有关中共地下党基督徒文件(一)学者指青年是统战重点

更多內容
1 2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