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解密有關中共地下黨基督徒文件(二)學者籲青年不要迷失

標籤連結: , , , ,

18 May 2018

解密有關中共地下黨基督徒文件(二)學者籲青年不要迷失

閻寶航

【天亞社.香港訊】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指出,當年中共建國前後,有基督徒因對教會失望,認為「上帝把拯救人類的鑰匙從教會手中拿走」,從而成為中共地下黨員。教授勸籲基督徒要對社會有持平的認識,不該像當年投共青年般迷失了自己。

五月七日,邢教授在「徘徊於耶共之間:解密中共地下黨基督徒」的講座上,介紹了一些在中共建國前後出現過的地下黨基督徒人物,以及他們是如何從教會團體中被「打進去」和「拉出來」。

他解釋,中共地下黨員有兩種破壞教會的方法,就是「打進去」及「拉出來」。「打進去」是中共派人以「基督徒」身分作掩飾,滲透進教會及基督教團體內;「拉出來」即指原為中共地下黨員進到教會或基督教團體後,物色對象,找到認同中共者,便將其發展成為黨員。

紅色基督徒

邢教授在講座上,介紹了一些信教者如何轉為地下黨員繼續潛伏在教會內;又或原為黨員如何「摻沙子」進到教會內的經過。其中一位是「基督教男女青年會」中職位最高、後成為黨員的閻寶航。

閻氏在奉天(今瀋陽)兩級師範學校讀書時便受洗,並先後在國內不同城市擔任青年會的練習幹事和幹事。其後,獲青年會保送到蘇格蘭愛丁堡大學進修。回國後,即任奉天基督教青年會總幹事,是首批任總幹事職的中國人,足見「他是青年會重點栽培的對象」。

閻氏受五四運動影響,對社會問題及新思潮有極大關注,期後認識到中共派往奉天的朝鮮族黨員韓樂然,進一步認識了共產主義。閻氏受到當年時局刺激,於一九二七年表示有意入黨,但轉折了十年後才正式加入,是被「拉出來」成為地下黨員的例子。

中華聖公會方面,最早跟中共建立組織關係的聖品應是浦化人及董建吾兩位牧師。浦化人於一九一五年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四年後,獲派往新開發的陝西教區做開荒工作。他可說是中華聖公會內最早成為黨員的牧師。

邢教授指出,浦化人早期深信「基督教救國論」;但在一九二七年往蘇聯考察三個月後,他卻對蘇聯及共產主義起了極大變化,在歸國途中更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進黨後,他一方面繼續在有「基督將軍」之稱的軍閥馮玉祥處擔任隨軍牧師,同時也以牧師身分作掩飾為地下黨工作。

邢氏指出,從當時不少關心社會的基督徒由「耶」入「馬」的歷程,反映出他們「面對國家存亡,對基督教救國理想的崩解,從而受到共產主義救國理想所吸引。」

另一位聖公會牧師董建吾也有著同類情況,並受浦化人影響入了黨。

邢教授強調,浦、董兩位「紅色牧師」因著不同原因,在教會只留了一段時間後便轉移了工作,沒再留在教會內。

他續指,在基督教內,最早遭中共拉走的,都是關心國家和社會的人士,他們的轉變反映出對教會的失望。

籲持平看待社會

講座答問環節上,有人問到作為基督徒該如何面對中共的滲透。邢教授指出,從歷史上看,共產主義能打入基督教的其中一個缺口,是因為一群對教會失望的基督徒;他們認為教會「離地」、墮落,「所以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今天可以做的是,就信仰對社會的關係、責任和角色,有一個持平的認識和了解」。

他續指,被稱為「愛國愛教」的典範的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其發起人吳耀宗曾說過,「上帝把拯救人類的鑰匙從教會手中拿走;意思是他曾相信教會是可以拯救人類,只現在連上帝都不相信教會,把拯救人類的鑰匙交到共黨手中」。

這位教授還說,所以,「不要讓自己像當時投共的青年一樣,對教會失望,繼而迷失了自己的身份。當然,今日的我們不一定會投共,因為今日的共產黨也不是理想的化身,但我們需要緊守著自己的信仰身份。」

邢教授對天亞社說,整個研究最困難的地方是如何確定某人是不是地下黨員。

他又說,在現今的中國大陸和香港教會裡,地下黨員仍有其影響力和角色。「尤其在大陸,那傳統一直沒間斷過,所以在三自組織裡掌權的,一定是他們的人」。

不過,他不諱言,現在的中共不會只靠地下黨員,也不一定要外人成為黨員,「只需愛國便可以。因為他們明白,不用黨員也能發揮作用,所以他們會栽培更多愛國愛教的神職人員」。

【完】

相關文章:

解密有關中共地下黨基督徒文件(一)學者指青年是統戰重點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