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在菲律賓的教會人士,於主的葡萄園內危險地工作

標籤連結: , , ,

17 May 2018

【評論】在菲律賓的教會人士,於主的葡萄園內危險地工作

「巴德修女」於四月十七日遭當局釋放後,接受記者們的訪問。

最近在菲律賓最轟動的新聞之一,該是熙雍聖母女修會巴德利西亞.福克斯(Patricia Fox)修女遭拘捕一事。

這位虛弱的澳洲修女今年七十一歲,許多菲律賓朋友愛稱呼她為「巴德修女」;她是上主葡萄園僕人中,最新一位跟菲律賓當局發生衝突的。

神父和修女們為活出基督的福音,以及為維護窮人的權益,經常遭政府怒懟。在七十年代的戒嚴年間尤其如此。

人們可回想起滿腔熱血的本篤會瑪利亞.馬南贊(Mary John Mananzan)修女。她與其他的修女及神父們一起,在獨裁統治下的首個工人罷工中,加入了工人行列。

教會人士出現在抗議行動中,總會引起媒體的關注。但當民主回歸該國時,有些故事卻不會受人關注,也不會出現在歷史書上。

當中一個難忘的故事,該是馬尼拉北部拉古納省山區梅爾基亞德斯.安達(Melquiades Anda)神父的故事。

游擊隊在聖誕節前夕來到一座村莊,並在一戶農家過夜。翌日,軍人逮捕了該農夫及其家人,指他們協助叛軍。

農夫的妻子求助於本堂的安達神父,這位年輕神父向軍人解釋這家的困境,卻遭軍方逮捕,並把他扣留在軍營內,並毒打他。

這位神父最後在磨難中倖存下來,現已成為蒙席。但反思自身的經歷時,他指出,窮人走投無路,總來聖堂求助,「而我們又怎能拒絕他們呢?」

菲律賓許多地方,都有著相類似的故事。那些幫助窮人的神父、修女、修道人與平信徒,都成為受迫害和騷擾的靶子。

「巴德修女」在菲律賓已生活了廿七年,對所有這些故事瞭然於心,她是人們每天掙扎求存的見證。她明白在這個以天主教主導的國家,作為修道人,並不是在公園裡散步。

緊跟在馬塞利托.派斯(Marcelito Paez)神父遭殺害後,「巴德修女」被指控參與黨派活動而遭逮捕。派斯神父與「巴德修女」一樣,也是著名的人權捍衛者。而在神父被殺後差不多五個月,至今仍未拘捕到任何人,也沒有人出來承認責任。

這些年來,包括神父、修女在內的教會人士,因為菲律賓的窮人服務,而遭綁架或殺害。

去年,恐佈分子槍手在棉蘭老島,脅持馬拉維副主教特雷西圖.蘇甘諾(Teresito Suganob)神父作人質,並把他關押了約五個月。

在菲律賓南部,宗座外方傳教會的三位傳教士遭暴力殺害。

一九八五年四月十一日,在北哥打把托省,圖略.法瓦利(Tulio Favali)神父被邪教首領韋爾托.馬內羅(Norberto Manero)殺害。

馬內羅和他的同黨最終被判刑,而後來因行為良好而獲釋。馬內羅出獄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到神父的墓前請求寬恕。

一九九二年,在三寶顏市,身分不明的襲擊者在一次埋伏中,殺害了義大利籍傳教士薩爾瓦托雷.卡爾澤達(Salvatore Carzedda)神父。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著名環保分子福斯托.滕托里奧(Fausto Tentorio)神父,在北哥打把托省他主理的教堂內,遭不明身份的持槍歹徒所殺。

一九九八年,在三寶顏北部,義大利籍盧恰亞諾.貝內迪蒂(Luciano Benedetti)神父遭綁架,最終經過伊斯蘭叛軍調解而獲釋。

二零零二年,在三寶顏南部,遭綁架的義大利籍傳教士若瑟.皮耶蘭托尼(Guiseppe Pierantoni)從綁匪處成功逃脫出來。

二零零七年六月,賈恩卡洛.博西(Ginacarlo Bossi)神父遭叛軍綁架,一個月後獲釋。

二零零九年,聖高隆龐會傳教士彌額爾.辛諾特(Michael Sinnot)神父被全副武裝分子綁架,一個月後獲釋。

二零零零年五月三日,在南部巴西蘭島,葛拉萊傳教會勒爾.加利亞多(Rhoel Gallardo)神父死於伊斯蘭教極端分子之手。

在馬科斯獨裁統治期間,軍方似乎有意逮捕那些批評當權者濫權的外國傳教士。

一九八三年,聖高隆龐會澳洲籍傳教士白里安.戈雷(Brian Gore)神父、愛爾蘭籍尼爾.奧布賴恩(Niall O’Brien)神父、菲律賓籍雲先.丹根(Vicente Dangan)神父,以及六名平信徒領袖,被指控殺害一名市長而遭監禁。

神父們受審,成為教會人士揭露各省農民狀況的機會。各教會和人權組織,其來自本地和國際上的壓力,最終讓傳教士們獲釋。

多年來,更多的神父成為綁架對象,尤其在以伊斯蘭教徒占多數的棉蘭老島。

對於許多聲稱遭不公義對待的受害人而言,教會已成為他們的避難所。近幾個月以來,因政府打擊非法毒品,很多受害人的家屬都往修院和聖堂尋求庇護,導致連主教也遭指控為毒品集團提供保護。

派往國外的菲律賓傳教士,總考慮到要成為自己信仰的殉道者;而那些留在國內的,同樣也是。

一位傳教士指,他從巴西埃爾德.卡馬拉(Dom Helder Camara)總主教的話中獲取勇氣。該總主教曾說:「當我給窮人食物時,他們稱我為聖人;當我問為何窮人沒有食物時,他們稱我是共產黨員。」

這些傳教士們,無論是外國的,還是本地的,將永遠在政府最少服務和關注的地區服務。他們對當權者將永遠是一種威脅,並且將永遠為上主的葡萄園工作而身處險境。

__________

撰文:梅洛.阿庫納(Melo Acuna)過去三十年一直擔任電台記者。因工作關係,他經常與菲律賓多個教區的信仰團體來往。後來,他成為教會經營的真理電台846台長。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Working dangerously in the Lord’s vineyard

相關文章:

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七孔生煙的澳洲修女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