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七孔生煙的澳洲修女

標籤連結: , , , ,

7 May 2018

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七孔生煙的澳洲修女

巴德修女於四月十七日獲釋後,出現在馬尼拉的移民局。

別人形容這名澳洲修女年老、脆弱、瘦削和虛弱,但她卻讓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這名措辭向來強硬的領導人,在公眾場合上發火。

「你是誰?你無權批評我們……只因為你是一名修女?」冒火的杜特爾特說。這名總統甚至承認,曾親自下令調查巴德利西亚.福克斯(Patricia Fox)參與的所有活動。

這名七十一歲的澳洲修女究竟是誰?她被拘留的新聞佔了馬尼拉的所有頭條。

朋友稱呼她為「巴德修女」,來自熙雍聖母女修會。該修會自一九九零年起便在菲律賓服務。

而這傳教修會於一八四三年在法國,由瑪利亞.刁多祿.拉蒂斯博納(Marie Theodor Ratisbonne)和他弟弟瑪利亞-亞豐索.拉蒂斯博納(Marie-Alphonse Ratisbonne)一起創立。一八九零年,修會在澳洲設立會址,他們其中一項使命是「改善天主教與猶太教的關係,並見證天主對猶太人忠誠的愛」。

巴德修女實際上與熙雍女修會一同成長。她的基礎和高中教育都在修會於墨爾本開辦的學校裡完成。她原本想當教師,但因家境貧困,結果選擇在一間銀行工作了三年,以供她的兄弟姊妹完成高中。

巴德修女在接受了兩年的教師培訓後,於一九六九年進了修會。十年後她宣發永願,成為修會的傳教士。

她接觸墨爾本市內的貧民區,發現「當地人沒經濟能力聘請律師」,因而觸發她在一九八零年修讀法律。一九八四年通過律師執業考試後,修女代表澳洲獲邀到菲律賓,作為「團結體驗」,以了解菲律賓的經濟狀況。

她對天亞社說:「我愛上了菲律賓人,他們即使面對危機,仍顯示出抗逆力和幽默感,我深深受到鼓舞。」她表示其修會需要「通過窮人的眼睛來看世界」,而她們察看到亞洲地區普遍的貧窮問題。

巴德修女的修會在澳洲的會省,其後獲授權在亞洲建立分會。修女說:「我們考慮過不同的國家,但我對菲律賓有點偏愛。」

一九九零年,烏娜.奧謝伊(Oonagh O’Shea)修女與巴德修女來到這國家開展工作。而已故神學家兼因凡塔教區的儒利奧.拉瓦延(Julio Labaye)主教接納這兩名修女。

修女到達後一年開始傳教工作。而在參與社區工作前,她們需要在達沃市修讀語言課程。能說一口流利他加祿語的巴德修女說:「溝通是每次交談中最重要的工具,尤其是在文化方面。」

這名修女跟著在馬尼拉南部的奧羅拉省住了五年,與因凡塔州的正義及和平部長一起工作。她說:「他們知道我是一名律師,故邀請我做了大量有關採礦及各種土地問題的研究。」

巴德修女研究的成果,被用來教育農民認清自身的土地權益,及破壞性開採對農業及環境所造成的影響。修女後來成為「菲律賓鄉村傳教工作」的協調員,亦因此面對更多有關土地改革的鬥爭。

熙雍女修會總會長瑪利.伯迪克(Mary Badic)修女表示,巴德修女參與人權事件,「是其對傳教聖召作出的回應。」

伯迪克修女在發給天亞社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巴德修女作為傳教士,正好解釋為何在窮人當中能看到她。

而菲律賓移民當局卻以一張修女探望一名被拘留的農民的照片,以證明她參與政治活動。

從這名修會總會長的聲明中看出,「為遵從教會要向窮人宣講福音的使命,修女獻出自己的生命成為修道人,以服務窮人及社會邊緣人士。」

儘管巴德修女年紀大了,亦逐漸強迫自己要放慢步伐,但她從未想過從工作中退下來。她因仍是修會在菲律賓省的會長,故需要留在辦公室工作。巴德修女說:「仍有一口氣,可以呼吸,作為教會工作者,我也不會言休。」

二零一五年,修女加入「農業工人聯盟」擔任神師,到訪偏遠地區聆聽農民的故事。她還管理修會的「有機耕作項目」,給農民提供技術支援。

最近她往棉蘭老島探望農民時,被指控參與政治活動,這讓修女感到「有趣也有點惱人」。她說:「我去那裡不是要調查甚麼,只是探望被囚人士。你們認為靈修顧問是做甚麼工作的呢?」

巴德修女向天亞社說:「我作為修會傳教士,政府好應該去了解一下我的工作性質。我是不管別人有甚麼信仰、或政治信念,或屬於那一組織,都會跟他們交談。」

她抱怨說,被羈留在移民局的事件引起太多的關注。「我愛靜靜地工作,不習慣在鎂光燈下,亦不想引起太多的注意,我認為我不該受這樣的對待。」

但她說「並不累」,並補充說,支持她的人,包括農民、神父和修女,促使她繼續前進。

問到她是否感到害怕,她回答說「只害怕被遞解出境或拒絶入境」,要回澳洲,因為「如果我要死,也要死在菲律賓」。她說:「當我的心留在這裡時,又怎能在澳洲死去及下葬呢。」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The Australian nun who makes Duterte’s blood boil

相關文章:

法國傳教士在越南播下了好的種子

傳教士服務台灣四十多年,為美善基金會辦慈善跑籌募經費

三名傳教士獲台灣當局授予公民身分肯定貢獻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