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教會應重新思考主日禮儀

標籤連結: , , , , ,

30 April 2018

教會應重新思考主日禮儀

方濟各.韋爾內特(François Wernert)神父是史特拉斯堡大學的神學家。對他而言,教會缺乏了一門「閒暇」神學,以重新思考圍繞主日的一些提議。故此,記者跟這位神父作了專訪。

記者:主日作為休息的意義,在過去數十年已漸遭淡忘,你對此會如何解讀?

韋爾內神父:首先是自由問題。主日應該是不被工作、生產和從事貿易標誌著的一天,但我們的社會跟自由之間的關係產生了變化。第二個原因與教會有關。

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法國主教們失掉一個良機,就是應羅馬的要求,在沒有司鐸的情況下停止了主日聚會,從那時候起,我們慢慢失去了跟信友親近的機會。

我們轉向「全體聖體聖事」聖餐之類的東西,或甚麼都沒有。我們以為信友會移動,會離開自己的村莊,參加離家較遠的彌撒。但事實並非如此。主教們低估了人們對旅程的抵制。這削弱了「主日作為休息」的意義。

與此同時,星期天被用作為進行各類型的活動……

當代人仍然非常讚賞主日,但只視它為私人的「假期」。

主日是用作為休息、養生、運動、跟家人相處……由於教會尚未進入那個世界,它仍然是外在影響著我們當代人。我們缺乏了一門「閒暇神學」。

如果我們反思這問題,會與當代人周日的生活有更正面的關係。

而且,教會在主日提供的,無論是禮儀或是講道,肯定不再足夠滋養,以面對現代閒暇社會發展出來的替代品。

我們如何能重建「主日作為休息」的意義呢?

對於主日,最基本的事情是要建立記憶。而當初建立安息日,或這休息日的想法,不僅僅是一個責任去停止工作,更是一個禁令。主日是一個創造記憶的方法,把人置於與天主、他人和創造的結盟中,在這裡人得以紥根並獲得自由。

今天,在我看來,生態取向為我們是一個良機。生態的幅度也是要停下來沉思,並為我們生前死後的生命感恩。主日是一個時機不再生產,但該我們去靜思。

「主日休息」作為一項禮儀,有其重複性和集體性的幅度。但對於現代人,他們喜愛新奇事並以個人化方式活著,是否會感到特別困難?

在某種程度上,現代人把禮儀擋在遠處;但矛盾地,他仍是禮儀的動物。

在主日,時常是同一個人,在同時同地洗自己的汽車……現代人需要禮儀,但毫無疑問,要的是較過去更靈活。這對教會來說會是很有趣,去反思新的主日禮儀。

譬如,提供幾個沉思的時段,可以是開放式的祈禱,配合禮儀的手勢。家庭成員亦歡迎參加,就像現在的一樣。靈性需要巨大,跟需要「休息」一樣。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The church should rethink its Sunday rituals

相關文章:

尼泊爾首都主教座堂在復活主日後遭緃火

大陸教會將於聖枝主日舉辦首個「賑災捐獻日」

神父教友度歲後回哈爾濱過四旬期第一主日遇嚴重車禍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