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法國兩名作家回應四名樞機對《愛的喜樂》的「疑問」

標籤連結: , , , , ,

19 April 2018

法國兩名作家回應四名樞機對《愛的喜樂》的「疑問」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五日,教宗方濟各在墨西哥接見不同的家庭時,歡迎一對離了婚再結婚的夫婦。

自二零一六年三月教宗方濟各發表《愛的喜樂》宗座勸諭以來,尤其第八章「陪伴脆弱處境者」的問題,一直受到大批天主教評論家的口誅筆伐。

眾所周知的一起事件,是有四位樞機向教宗發出公開信,要求他回應他們對文件的「疑問」,當中教宗似乎開啟了離婚後再婚者在某情況下領聖體的可能。

這份文件是否沒違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真理的光輝》通諭中所表達的訓導?《真理的光輝》通諭指出,存在本質惡的行為不能以任何情境或意圖作為藉口,而這亦阻礙得以通往聖事的途徑。

這就讓人提出了疑問:究竟《愛的喜樂》是延續還是中斷跟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這問題上的立場。

耶穌會士阿蘭.托馬塞(Alain Thomasset)是專門研究保祿.里克爾(Paul Ricoeur)哲學的專家;而道明會士若望-彌額爾.加里格(Jean-Miguel Garrigues)即是研究聖多瑪斯的專家。兩人合寫了一本自詡為「合一」的書籍,名為《一套寬鬆但不是沒有指南針的倫理學:回應四位樞機對《愛的喜樂》的疑問》,並在書中逐點作出回應。

兩人以精湛的論述及教學方法作出辯解,指出《愛的喜樂》沒有減輕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提及規範的普遍性;相反,更明確指出其應用範疇,把「根據個別情況」作出的倫理辨識,恢復到一個正確位置,而這位置是繼承自教會偉大的傳統。

超越了家庭及離婚再婚者的問題,這書還提供真正權威的學習,以了解教會訓導在歷史中的發展及正確解釋文件的方法。

首要學習的,是教會訓導文件撰寫時有其背景依據,而脫離該背景去瞭解文件的內容,是不可能的。

托馬塞和加里格因此指出,若望保祿二世在一九九三年發表的《真理的光輝》通諭,是從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遺下的主觀論背景中寫成,試圖針對當時道德相對論的危機。故此,通諭堅持規範的普遍性,反對「情境道德」的誘惑,因威脅到要給意向及環境作優先考慮的問題。

而這兩位作者認為,這沒半點違反耶穌會的豐富傳統,以及先前的道德教義,這些教義是從聖多瑪斯到倫理神學家主保聖亞爾方索.利高烈所確立的。

相反,教宗方濟各作為聖依納爵的繼承者,現正針對當前情境的不同面向,即家庭的多樣性,及其複雜的現實狀況。

其次要學習的,是正確詮釋教會訓導文件的前提,是需要考慮它們彼此間的有機關係。這跟單獨應用特定句子或短句,以及只按基本意義解釋的方法,是完全不一樣的。

在這裡,加里格爭論說,一位曾參與起草《真理的光輝》通諭的「嚴格主義者」,最近在教會裡為文件提出一個「簡化」本,並妄指自己有權對此作出詮釋。

加里格警告說:「因此,良心只會根據一種『非全有即全無』的道德基礎,以單一或幾何的方式,將普遍的道德原則應用於特定的個案上。」

然而,教宗方濟各並非「寬鬆者」或「嚴謹者」,他「希望將教會從《真理的光輝》某種不當的詮釋中移開,但又不要偏離其真理。」

兩位作家得出結論,指《愛的喜樂》所確立的途徑,對良心的角色、辨識及對謹慎的美德,要求更高。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A French response to the cardinals’dubia’ on Amoris Laetitia

相關文章:

菲律賓樞機責備對《愛的喜樂》的質疑

在堂區施行《愛的喜樂》勸諭乃長期項目

【專訪】牛津大學研究員蕭若瑟教授談《愛的喜樂》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