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评论】罗马来鸿:天主教教义随时间推移,获更充分发挥

標籤連結: , , , , ,

6 April 2018

【评论】罗马来鸿:天主教教义随时间推移,获更充分发挥

普鲁厄特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于美国得克萨斯州遭处决。

去年十月教宗方济各曾强烈要求,加强教会反对死刑的官方立场,却引来不少声音。

确实是这样。

教宗指出:「不管犯了多严重的罪行,死刑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它冲击著一个人的尊严和神圣性。」

然而,他在去年十月发表了一个较纪念《天主教教理》颁布廿五周年更重要的东西。我们马上就会明白这一点。

现在回想一下,圣若望保禄二世在一九九二年颁布了《天主教教理》,但英文版却在一年多后才出现。那是由于伯尔纳铎.劳(Bernard Law)枢机授命进行翻译,却遭信理部反对其所采用的包容性语言。是的,就是他!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

回到教宗方济各去年十月的讲话:「必须清楚说明,不管死刑如何执行,都是一种非人道的做法,是贬低人类尊严。它本身违反了福音,因为它蓄意压制人的生命。而在创造主眼中,人类生命从没停止圣化。而最终只有天主,才是真正的审判者。」

教宗补充说,教理需针对死刑,给予「更足够和连贯的处理」,以反映这观点。

目前,《天主教教理》认为,「教会传统训导并不排除死刑」,但强调「若不是实际不存在,绝对必须处决的罪犯个案是十分罕见的」。

教宗更进一步,认为死刑从不是绝对必要,亦没甚么可证明其合理性。

不过,他承认,在过去,死刑被「视作正确应用司法后的合理结果」,但他慨叹「即使教廷亦曾诉诸类似极端及不人道的方法,忽视了仁慈凌驾于司法」。

教宗说,这是「受到较基督徒更墨守律法的心态所主宰」,并受到梵蒂冈「为保护权力及只关心物质财富」的驱使。他说,这反过来「导致高估法律价值,并阻止对福音有更深入的理解」。

我们对死刑道德的理解已经形成。因此,教宗说,我们作为教会「在维护个人尊严的前题下还保持中立,我们会较过去更感内疚」。

底线已明确,《天主教教理》不得不更新;死刑不应被视为合理。

这造成强硬教义派人士的恐慌。他们害怕教会「传统训导」的一点转变,可能引发连锁效应,令到其他教义亦可能受到质疑。显然,这阻止强烈反对死刑的圣若望保禄二世,在《天主教教理》上就这议题采用更强硬的语言。

奥地利维也纳总教区基多福.顺博恩(Christoph Schönborn)枢机负责监督一般教理的起草工作,他去年十月接受一间德国天主教电台访问时透露不少他的看法。

而这就是教宗讲话最重要之处。

他说:「我们并没与过去的训导相违背。」他指出,人类生命属神圣性这原则经常获维护。

教宗还说:「但是,教义的和谐发展要求我们不再捍卫某些论点;这些论点显然现在跟我们对基督真理的理解已相违背。」

对基督徒真理、对教会传承的新理解。

教宗引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启示宪章》指出:「这种传承发展、成长,并不断朝着神圣真理的圆满迈进,直到天主的话语在教会内完全地实现。」

他继续说:「传承是活生生的现实,只有部份的人将『信德的宝库』视为静止的东西。」

教宗说:「天主的话语不能像旧毛毯一样,被封存不用,只因我们不想毛毯被虫蛀。」

他说:「不,天主的话语是动态的,是活生生的现实,能发展及成长,因为它旨在要达致实现,这是无人能阻止的。」

他又强调,这「绝不代表改变教义」,而是代表它的发展。

教宗表示:「不允许教义发展,它就不被保存;也不能被束缚在一种僵化而不变的解释,而不会贬低圣神的工作。」

现在,这不是新的。但你最后一次听到教宗真正肯定教义发展是何时呢?

你只要回到十年前,当教宗本笃十六世接受国际神学委员会的研究报告。报告是有关未领洗却夭折的婴儿的命运。

多个世纪以来,教会都教道这类婴儿是处于灵薄狱的状态。然而,委员会的研究总结:「我们相信在教义的发展中,从一个更大的神学希望而言,是可以超越以灵薄狱作为解决的方法。」

这名荣休教宗在早几年前己发表类似的观点,确认委员会的研究。当时不是每个人都对本笃十六世感到高兴,而现在亦不是每个人都对教宗方济各感到高兴。

教义严格主义者对教义发展的观念持怀疑态度;怀疑论者和犬儒学派视此为纯粹的文字游戏,是语义上咬文嚼字,以证明天主教训导的确实改变(或逆转)是合理。

不过,以前多位教宗在阐述教义发展及其进步时,可能更加谨慎。而教宗方济各则更大胆,人们只要考虑教会关于婚姻、家庭及性行为的训导便明白。

他二零一六年颁布的宗座劝谕《爱的喜乐》,建议那里一定要有教义发展,那里就需要有教义发展的出现。

根据他曾发表的《对家庭的最大关怀》手谕,这名首位来自耶稣会的教宗曾支持成立现在称为宗座若望保禄二世婚姻与家庭神学院,并给予它的工作,是进一步探讨教会训导有甚么地方需要发展。

教宗在二零一七年十月的讲话,很可能是他教宗职务中最具规划性的文本之一。毫无疑问,他二零一三年颁布的宗座劝谕《福音的喜乐》仍然是教会革新及改革的蓝本,这与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是一致的。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教宗于每五年一次在意大利举行的教会全国会议上致辞时,更清楚地阐述这一点。

除了这些演说以外,教宗在二零一五年十月,为纪念世界主教会议成立五十周年而发表的讲话,也是他改革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在教会管理和教宗首席权方面。

对这部分训导的补充是教宗重新肯定梵二以后的礼仪改革。他曾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一个为意大利礼仪专家召开的会议称赞这项改革。

他就在几个月之后,发表了《重大原则》手谕。到目前为止,教宗所做的是不断尝试寻找方法,全面实施梵二认可的教义发展。从他二零一七年十月发表的讲话中,我们可看到,他正试图从那些坚持对教义进行「僵化及一成不变」解释的人那里解放教会。

他发表讲话是在庆祝《天主教教理》颁布廿五周年,也是梵二开幕五十五周年,更是若望廿三世,这位召开大公会议的教宗的庆日,而这位教宗已获教宗方济各册封为圣人。

__________

撰文:罗伯特.麦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冈观察家。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Christian doctrine develops, is more fully revealed over time

相关文章:

【评论】罗马来鸿:「方济各革命」进入新的一年

【评论】罗马来鸿:八十岁的教宗仍在努力学习

【评论】罗马来鸿:圣体圣血节的挪动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