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羅馬來鴻:天主教教義隨時間推移,獲更充分發揮

標籤連結: , , , , ,

6 April 2018

【評論】羅馬來鴻:天主教教義隨時間推移,獲更充分發揮

普魯厄特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於美國得克薩斯州遭處決。

去年十月教宗方濟各曾強烈要求,加強教會反對死刑的官方立場,卻引來不少聲音。

確實是這樣。

教宗指出:「不管犯了多嚴重的罪行,死刑是不能接受的,因為它衝擊著一個人的尊嚴和神聖性。」

然而,他在去年十月發表了一個較紀念《天主教教理》頒布廿五周年更重要的東西。我們馬上就會明白這一點。

現在回想一下,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一九九二年頒布了《天主教教理》,但英文版卻在一年多後才出現。那是由於伯爾納鐸.勞(Bernard Law)樞機授命進行翻譯,卻遭信理部反對其所採用的包容性語言。是的,就是他!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

回到教宗方濟各去年十月的講話:「必須清楚說明,不管死刑如何執行,都是一種非人道的做法,是貶低人類尊嚴。它本身違反了福音,因為它蓄意壓制人的生命。而在創造主眼中,人類生命從沒停止聖化。而最終只有天主,才是真正的審判者。」

教宗補充說,教理需針對死刑,給予「更足夠和連貫的處理」,以反映這觀點。

目前,《天主教教理》認為,「教會傳統訓導並不排除死刑」,但強調「若不是實際不存在,絕對必須處決的罪犯個案是十分罕見的」。

教宗更進一步,認為死刑從不是絕對必要,亦沒甚麼可證明其合理性。

不過,他承認,在過去,死刑被「視作正確應用司法後的合理結果」,但他慨歎「即使教廷亦曾訴諸類似極端及不人道的方法,忽視了仁慈凌駕於司法」。

教宗說,這是「受到較基督徒更墨守律法的心態所主宰」,並受到梵蒂岡「為保護權力及只關心物質財富」的驅使。他說,這反過來「導致高估法律價值,並阻止對福音有更深入的理解」。

我們對死刑道德的理解已經形成。因此,教宗說,我們作為教會「在維護個人尊嚴的前題下還保持中立,我們會較過去更感內疚」。

底線已明確,《天主教教理》不得不更新;死刑不應被視為合理。

這造成強硬教義派人士的恐慌。他們害怕教會「傳統訓導」的一點轉變,可能引發連鎖效應,令到其他教義亦可能受到質疑。顯然,這阻止強烈反對死刑的聖若望保祿二世,在《天主教教理》上就這議題採用更強硬的語言。

奧地利維也納總教區基多福.順博恩(Christoph Schönborn)樞機負責監督一般教理的起草工作,他去年十月接受一間德國天主教電台訪問時透露不少他的看法。

而這就是教宗講話最重要之處。

他說:「我們並沒與過去的訓導相違背。」他指出,人類生命屬神聖性這原則經常獲維護。

教宗還說:「但是,教義的和諧發展要求我們不再捍衛某些論點;這些論點顯然現在跟我們對基督真理的理解已相違背。」

對基督徒真理、對教會傳承的新理解。

教宗引用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啟示憲章》指出:「這種傳承發展、成長,並不斷朝着神聖真理的圓滿邁進,直到天主的話語在教會內完全地實現。」

他繼續說:「傳承是活生生的現實,只有部份的人將『信德的寶庫』視為靜止的東西。」

教宗說:「天主的話語不能像舊毛毯一樣,被封存不用,只因我們不想毛毯被蟲蛀。」

他說:「不,天主的話語是動態的,是活生生的現實,能發展及成長,因為它旨在要達致實現,這是無人能阻止的。」

他又強調,這「絶不代表改變教義」,而是代表它的發展。

教宗表示:「不允許教義發展,它就不被保存;也不能被束縛在一種僵化而不變的解釋,而不會貶低聖神的工作。」

現在,這不是新的。但你最後一次聽到教宗真正肯定教義發展是何時呢?

你只要回到十年前,當教宗本篤十六世接受國際神學委員會的研究報告。報告是有關未領洗卻夭折的嬰兒的命運。

多個世紀以來,教會都教道這類嬰兒是處於靈薄獄的狀態。然而,委員會的研究總結:「我們相信在教義的發展中,從一個更大的神學希望而言,是可以超越以靈薄獄作為解決的方法。」

這名榮休教宗在早幾年前己發表類似的觀點,確認委員會的研究。當時不是每個人都對本篤十六世感到高興,而現在亦不是每個人都對教宗方濟各感到高興。

教義嚴格主義者對教義發展的觀念持懷疑態度;懷疑論者和犬儒學派視此為純粹的文字遊戲,是語義上咬文嚼字,以證明天主教訓導的確實改變(或逆轉)是合理。

不過,以前多位教宗在闡述教義發展及其進步時,可能更加謹慎。而教宗方濟各則更大膽,人們只要考慮教會關於婚姻、家庭及性行為的訓導便明白。

他二零一六年頒布的宗座勸諭《愛的喜樂》,建議那裡一定要有教義發展,那裡就需要有教義發展的出現。

根據他曾發表的《對家庭的最大關懷》手諭,這名首位來自耶穌會的教宗曾支持成立現在稱為宗座若望保祿二世婚姻與家庭神學院,並給予它的工作,是進一步探討教會訓導有甚麼地方需要發展。

教宗在二零一七年十月的講話,很可能是他教宗職務中最具規劃性的文本之一。毫無疑問,他二零一三年頒布的宗座勸諭《福音的喜樂》仍然是教會革新及改革的藍本,這與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是一致的。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教宗於每五年一次在意大利舉行的教會全國會議上致辭時,更清楚地闡述這一點。

除了這些演說以外,教宗在二零一五年十月,為紀念世界主教會議成立五十周年而發表的講話,也是他改革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尤其是在教會管理和教宗首席權方面。

對這部分訓導的補充是教宗重新肯定梵二以後的禮儀改革。他曾於二零一七年八月,一個為意大利禮儀專家召開的會議稱讚這項改革。

他就在幾個月之後,發表了《重大原則》手諭。到目前為止,教宗所做的是不斷嘗試尋找方法,全面實施梵二認可的教義發展。從他二零一七年十月發表的講話中,我們可看到,他正試圖從那些堅持對教義進行「僵化及一成不變」解釋的人那裡解放教會。

他發表講話是在慶祝《天主教教理》頒布廿五周年,也是梵二開幕五十五周年,更是若望廿三世,這位召開大公會議的教宗的慶日,而這位教宗已獲教宗方濟各冊封為聖人。

__________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Christian doctrine develops, is more fully revealed over time

相關文章:

【評論】羅馬來鴻:「方濟各革命」進入新的一年

【評論】羅馬來鴻:八十歲的教宗仍在努力學習

【評論】羅馬來鴻:聖體聖血節的挪動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