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梵蒂岡模式的傳播改革

標籤連結: , , , , ,

29 March 2018

【評論】梵蒂岡模式的傳播改革

在若望保祿二世擔任教宗期間,《羅馬觀察報》作為梵蒂岡半官方的報章,經常被嘲笑為教會版的《真理報》。《真理報》是前蘇聯共產黨旗下的小報,每天打著「真理」的旗號散播消息。

那時期這份梵蒂岡報章轉化為只刊載教宗官方講話及文件的接受器。當時的評論即使是有關教宗和教廷一些最無可置疑的政策和行動,都必作出維護,一如《真理報》般,是教會「中央委員會」的官方喉舌。

但諷刺的是,今天的《羅馬觀察報》,也許作為梵蒂岡最值得信賴及最後的一道防線,竟然站出來反對那些過分的宣傳及「編造的故事」,而它卻曾因此被指控過。

自二零一五年教宗方濟各委任達里奧.維加諾(Dario Vigano)蒙席起,這份報章的可信度在過去三年有所增加。維加諾蒙席是一位來自米蘭的神父,亦是意大利著名的電影專家,他努力不懈、大刀闊斧地改革梵蒂岡這個缺乏統籌、架床疊屋及資金不足的媒體。

人通常要經過一段艱難時期才能適應改變,因此改革者通常不會獲得歡迎。不用說,這位五十五歲的神父,大概是羅馬教廷中最不受歡迎的人物之一,最低限度對他直接掌管的傳播秘書處那數百位員工來說。

他那種猛力推倒重來的改革,又未能提供確切資料讓人認識到新多媒體集團將來會是怎樣,結果在他的領導下,記者、編輯和技術人員都感到被排擠在外。

去年維嘉諾蒙度便關閉了《梵蒂岡電台》,而電台的員工及其他跟傳播相關的部門,現已併入他的傳播秘書處下。這些部門包括印刷、新聞處、電視及電影製作中心等。有前電台員工表示,這次媒體改革引致「普遍不安情緒」、「混亂」及「無所適從」。

這名米蘭神父,在資金緊絀的部門大幅精減人手,要求員工提前退休,及解僱短期合約員工;亦禁止兼職員工申請超時補水。他又把員工從一個部門調往另一部門,當中有些人更在短時間內被調職多次。

傳播部門的員工在梵蒂岡內,是最支持教宗總體工作和願景的。他們對教宗給予這名主管全權去追求一種近乎「即興」心態而進行的改革,感到不安和困惑。

經過近三年時間,大部分過往在媒體和傳播範疇內的獨立部門,現已牢牢由維加諾蒙席旗下的巨大宗座部門掌管。以目前而言,《羅馬觀察報》是當中的一個例外。其主編及高層人員已開展無聲但頑強的抵抗行動,以抵抗這名主管將他們這份有近一百六十年歷史的報章,納入其控制之下,而這名主管的計劃已獲教宗批准。

在過去幾天,《羅馬觀察報》的抵抗已進一步加強,而梵蒂岡傳播部門其他員工的不滿亦有增無減。這些亦由一件事而促成,就是世俗及其他天主教媒體廣泛批評這位神父,扭曲了本篤十六世一封信的原意。他這樣做為表明,這名前任教宗及長期管理梵蒂岡信理部的領導,是完全地為教宗方濟各的神學著作背書,但這位耶穌會教宗的部份批評者對此產生質疑。

若然你錯失了原文報道,這裡是「梵蒂岡媒體」,即傳播秘書處轄下的新聞及資訊網站,對此事所作的報道:

「有關教宗方濟各的訓導權,本篤十六世寫道:在其繼任人教宗方濟各及其教宗職責之間『有著內在的統一性』。教宗本篤十六世的信,由其收信人維加諾蒙席在一傳媒發布會上公開。這發布會是要介紹『教宗方濟各神學』系列共十一本書的。這十一本書分別由十一名作家撰寫,並由梵蒂岡出版社印行。發布會是在『梵蒂岡媒體』總部的馬可尼廳內舉行。」

內部的報道進一步引用這名榮休教宗信中的內容:「我為這主張鼓掌喝彩,它與那些認為教宗方濟各缺乏特定神學及哲學訓練的人的愚蠢偏見相矛盾。而我本人只是神學的理論家,對基督徒今日的實際生活一無所知。」(原文如此)

但本篤十六世信中一個重要的部分卻遭省略,它在一個相當不同的背景下闡述了他的評論:

「我不覺得我能就這些書寫一篇簡而精的文章,因為在我一生中,我一直很清楚,我只會為自己真正讀過的書撰寫和表達意見。不幸的是,即使僅僅由於身體的原因,我是不能在近期讀完這十一本著作,更何況我已有其他責任答允要去承擔。」

用簡單英語重覆他的話就是:「謝謝,但免了,我現時和將來都有更緊迫的事要處理,而不是閱讀這些書。」

同一的「梵蒂岡媒體」繼而播放了一段維加諾蒙席的短片,是以意大利語配以英文字幕發表的。短片中這名傳播秘書處處長,故意不提及本篤十六世拒絶就這系列書籍或文章發表評論。

除此以外,傳播秘書處更透過「教廷新聞處」,以及在梵蒂岡新聞網站上,發放一幅經修改的「藝術」照片,是本篤十六世的信與方濟各系列書籍的合照。

妮科爾.溫菲爾德(Nicole Winfield)是《美聯社》在羅馬的通訊員,她指出:「最重要的問題是這張遭修改的照片,因為教宗出席的活動不一定公開予獨立媒體採訪,而新聞媒體很倚賴梵蒂岡攝影師提供的照片。」

評估正在發酵。

溫菲爾德指出,「包括《美聯社》的大多數獨立新聞媒體,都遵循嚴格的規定,禁止用電腦修改照片。」

根據《美聯社》的準則,也是新聞機構間視為業界的標準:「不應用電腦在照片上添加或刪減任何元素。」

山德羅.馬吉斯特(Sandro Magister)是少數有出席書籍發布會的記者,若然沒有他點出維加諾蒙席這種滑稽的動作,那些做了手腳的照片和欺騙性地引用本篤信件的事,根本不會讓人察覺。

這名資深的梵蒂岡觀察家,是對現任教宗最為重要的評論員之一。他指出,維加諾蒙席在新書發布會上,如實讀出本篤十六世信件的全文,可是這名處長神父在會上發放的資料,以及他與「梵蒂岡媒體」接著提供予記者和公眾的每項資料中,都沒有蛛絲馬跡提及那段較少奉承成分的說話。

這讓人驚訝的是,教宗方濟各早前才在「世界社會傳播日」發表文告,譴責「那些基於不存在或歪曲資料而成的假資訊,是意圖欺騙及操控讀者。」

教宗在文告中又指出:「傳播假新聞可促進某些特定目標,影響政治決策並服務於經濟利益。」諷刺的是,這篇文告通常是由維加諾蒙席管轄的部門準備,起碼在草稿階段。

為何這名蒙席能成為傳播秘書處處長,至今對所有人來說仍是一個謎。似乎沒有人能肯定地認出,是那些具影響力的人(最有可能是意大利聖統內),最初幫助這位蒙席得到梵蒂岡的工作。

維加諾蒙席於一九八七年,由耶穌會士嘉祿.瑪利亞.馬蒂尼(Carlo Maria Martini)樞機祝聖為神父。他取得意大利電影史博士學位,隨即成為米蘭天主教大學該學科及傳媒倫理學教授。

他似乎沒有固定或長期的堂區服務經驗。

到一九九七年,他在梵蒂岡附近名為「羅馬聖瑪利亞自由大學」的一間小型私立天主教大學內任教;並於二零零零年也擔任宗座拉特朗大學的傳播學教授。

在「永恆之城」的這段時間裡,他更是意大利主教團轄下社會傳播部門的一名顧問,其後更成為該部門的一名官員。

在二零零七年,他準備好接受梵蒂岡給予的第一份工作。本篤十六世在當時的國務卿貝爾托內(Tarcisio Bertone)樞機,打算委任他擔任宗座社會傳播委員會的秘書。該委員會現己被廢除。

但他的委任遭委員會前長期主席若望.傅利(John Foley)的否決。傅利最近獲擢升為樞機。他當時指出,委任一名意大利人出任秘書是不智的,因為新任主席高路狄.切利(Claudio Celli)總主教已是意大利人。傅利有說服力地爭辯說,坐第二把交椅的需要是一位講英語的人。結果,本篤十六世委任來自都靈的神父保祿.泰伊(Paul Tighe)蒙席任秘書一職。

維加諾蒙席在再度獲召到梵蒂岡任公職前,又多等了幾年。直至二零一三年一月,本篤十六世在宣布辭任教宗職前數星期,委任了他擔任「梵蒂岡電視中心」的主任。而這名電影專家在其中心辦公室內,戲劇性地編排這名榮休教宗,從教宗在梵蒂岡寓所「宗徒宮」乘坐直升機,前往教宗在羅馬南部的夏宮岡道夫堡。

然而,到目前為止大家仍不清楚,維加諾蒙席是如何及為何能獲得現時這高職位,因為那時普遍相信最有可能及更具資格的候選人,應是泰伊蒙席。

維加諾蒙席獲委任為傳播秘書處處長,是二零一五年六月廿七日,那天當好是他五十三歲生日,而該處亦是剛成立。但奇怪的是,他在獲得梵蒂岡這高層職位以來,還沒被任命為主教。

至於泰伊蒙席,他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獲委任為「宗座文化委員會」秘書暨主教,是在維加諾蒙席獲委任六個月後。

教宗方濟各肯定知道,傳播處廣大員工之間存在著深深的不滿。有人猜測,他是否會對主管作第二人選的考慮,尤其在最近修改照片及維嘉諾蒙席公開對本篤信件斷章取義的做法均引起爭議之後。

這沒有人會知道。但在教宗方濟各謹見的官員日誌中,有一個名字排在名單最首位,這就是德里瓦斯圖教區領銜主教、宗座文化委員會秘書──保祿.泰伊(Paul Tighe)蒙席。

__________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Reformed communications, Vatican-style

相關文章:

【評論】教宗方濟各的反對者,是時候停止罵戰了

【評論】教宗變革風正發展成「貝戈格利奧颶風」?

【評論】佩爾樞機離職會否推進教宗方濟各的財政改革?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