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專訪】仍能夠區分「傳教區」嗎?

標籤連結: , , , ,

22 March 2018

【專訪】仍能夠區分「傳教區」嗎?

「萬民福音部」是在一六二二年以「傳信部」之名成立的宗座部門,負責管理所有「傳教區」。而它今天看管非洲、亞洲及大洋洲大部分的教區,即總數四千個教區中的一千五百個。

教宗旗下的「樞機顧問委員會」正研究廢除傳教區的劃分,以及研究「萬民福音部」跟二零一零年成立的「宗座促進新福傳委員會」合併的可能性。

就以上事情,《十字架報》的瑪利亞.馬爾扎克(Marie Malzac)向安多尼.松達格(Antoine Sondag)神父提出了三個問題。這位神父是法國主教團轄下教會普世使命全國服務部的主任。

 

十字架報:為何有改革「萬民福音部」的提案?

松達格神父:有關這宗座部門的改革,是長久以來存在的問題。實際上,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教會意義,似乎沒有在傳信部實現。

「萬民福音部」成立之初,獲委派管理由西班牙和葡萄牙「發現」,或說是「佔據」回來的領土。這宗座部門至少在結構上,仍歸因於殖民心態,這直至十九世紀仍存在着的規範。此外,長久以來,教會都委派傳福音的組織到相關國家。

 

這宗座部門以何種方式建基於過時的教會學上?

「傳信部」──今天的「萬民福音部」──依舊建基於一套教會學,但這套教會學認同天主教世界的帝國視野,以羅馬和基督教歐洲為中心,然後是「基督宗教」的領土,之後才是有待傳福音的周邊地區。

然而,在教會內,並沒有周邊地區,正如教宗方濟各經常強調的,每個教會都必須是一個使命。

而且,我們不會根據「出產」司鐸的數量來判斷教會。如果是這樣的話,舊世界的教會反過來會變成外圍的。

儘管如此,最近一些福傳教區仍需要其他地方教會的財政支持。這應該作為「交換—給予」而非「幫助—受助」的關係。總體而言,「基督教領土」的概念並非很基督教……因為它指的是一種信仰的世代觀念,即使毫無疑問,基督宗教是很多國家古代歷史的一部分。

 

「傳教區」一詞從今以後也會用於歐洲,故該如何去理解它?

法國,是一個傳教國家嗎?公教職工青年運動的兩位神父,亨利.戈丹(Henri Godin)和伊萬.丹尼爾(Yvan Daniel),其著作在一九四三年出版時轟動整個法國教會。這部著作提及在法國社會的某些層面的「去基督教化」,特別是貿易和體力勞動世界裡的,而當時人們認為是非洲和亞洲需要「基督教化」。最終,它從一九四五年起成為法國重新開始的傳教運動的跳板。

再者,梵二改革之一,是承認其他宗教傳統的價值、重要性和尊嚴,並促進對其他文化的尊重。「傳教」這概念多年來隨之而被修正,儘管我會說從一九六五年至九十年代這段間期已被超越。例如,在過去二十年間,招攬「白人神父」傳教士已有所放緩。

在法國每個人都明白,即使對那些離開宗教生活的人來說,隨著許多外國神父的到來,情況已發生變化。今天,在不到七十五歲的五千位神父中,有二千人是來自其他地方。所以,在七十多年來,人們一直認為可以在法國當傳教士。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Is it still possible to distinguish ‘mission territories?’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