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講者恐中梵達成協議後,國內神職只關心「仕途」而忽視牧靈

標籤連結: , , , ,

16 March 2018

講者恐中梵達成協議後,國內神職只關心「仕途」而忽視牧靈

「中梵關係再思考」研討會,講者包括陳滿鴻(圖左一)神父、陳日君樞機(右二)和邢福增教授(右一)。

【天亞社.香港訊】自傳出中梵最快會在三月就中國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後,香港宗教界一直關注事態發展,最近繼續有講座、研究會舉辦,神職、學者和專家紛紛就此議題表達意見。

在北京舉行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會議,於三月十一日正式通過刪除國家正、副主席任期期限,同日聖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林瑞琪在一講座中表示,儘管國家主席習近平獨裁統治,但他任內沒有進行非法祝聖,是值得珍惜的善意;而中梵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可以確保不再有非法祝聖,相對以往是好很多的事」。

講座在塔冷通心靈書舍舉行,林氏說:「(若達成協議)中方的政治利益是將來選出來的(主教)不會挑戰它的政權,這是中方最希望見到的,需要讓它很有信心不會產生對頭的主教。」

此外,對於汕頭教區莊建堅主教被教廷官員要求退休讓位給遭絕罰的非法主教黃炳章,林瑞琪稱梵方僅向莊主教詢問對繼任人的看法,並認為莊主教可能聽錯了傳話。

他在席間更出示一封英文電郵,聲稱是有記者最近拜會莊主教,形容主教是「who was not really able to talk(他不能說話)」。

然而,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於八日在另一研討會上指出,莊主教事件不涉及退休與否的問題,而在於讓位給絕罰的非法主教是有欠公允。

研討會題為「中梵關係再思考」,由教區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逾三百人參加。

就主教任命問題上,同場另一講者方濟會陳滿鴻神父認為,現時自選自聖的中國主教,在獲得教宗認可前,或多或少會在牧靈工作上有些表現,以爭取教宗的確認。

他解釋,這些主教「就好像有試用期一樣。他們假如沒有大醜聞,而且不算太差,通常都獲得認可。這情況的好處是教宗有最後的決定權」。

然而,他提出萬一達成協議,中國的神父們將有清晰的晉升途徑,因而或許會改變中國教會的牧靈精神和質素。

他解釋說:「神父本身應該不會去想仕途問題,但因為他們清楚有一晉升階梯,只要和國家多打好交道,加入愛國會,便會獲選在中國推薦給教廷的名單上。因此,有機會不用關心牧靈的事。」

有部分參與權是誤導

講者之一的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分析國內宗教政策時表示,中共的大方向是「牢牢掌握」宗教管理,他認為政府絕不會因為中梵協議而改變國家政策的大原則。

至於主教任命問題上,邢福增相信中梵將來即使達成協議,中方可能作出的最大讓步都只是讓教宗的委任權,但有關的主教候選人名單,雖說經過民主選舉,再由主教團審批,才把名單交給教宗任命,但這過程中還是有機會經過篩選的。

他認為篩選準則會是中方所強調的,「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的宗教代表人士」,「即所謂的又紅又專」。

地上地下教會團體

教廷早前表示,簽訂框架協議是為中國教會在鳥籠裡爭取更大的空間。陳樞機批評,這不是爭取更大空間,而是把更多的鳥送入鳥籠;把三十多位地下主教送進去,地上和地下團體在鳥籠內「合一」。

有說「地上」和「地下」教會團體同時存在是裂教,陳神父則指這「屬偽命題」,因為教廷一直承認兩個團體的存在。

他又認為地下教會團體正因為不想忠於中共而甘願受苦,如果中梵達成協議,需要他們轉到地上,而他們仍然有地下教會團體的行動,他們才真的被視為裂教。

邢福增分析,習近平時代的宗教形勢必定是針對未獲政府承認的宗教組織,把他們納入愛國陣營,以鞏固習核心。

他指出,習近平在二零一三年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表示,當前的思想領域包括要守住紅色愛國組織,要「敢抓敢管」黑色邪教組織,以及要轉為紅色的灰色調陣地,所謂「灰色」就是針對天主教的「地下教會」和基督教的「家庭教會」。

邢福增也提到,中國基督教協會會長高峰牧師幾年前接受國內媒體訪問時,曾抱怨不獲官方認同的「家庭教會」比三自教會更自由,此話隨即被刪除,可見獲政府認可的三自教會更多限制。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Views differ in Hong Kong about church’s future in China

相關文章:

【評論】中梵協議若真的能達成,仍長路漫漫

兩會期間內地宗教官員及主教指,中梵協議朝好的方向發展

【特稿】陳樞機反駁天亞社主任的評論,指中梵協議非正常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