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破壞信任

標籤連結: , , , , ,

26 February 2018

【評論】破壞信任

陳日君樞機(圖中)。

香港已退休的陳日君樞機,在講述為何最近因中國和聖座之間的協議而產生爭議時,一定是在無意之間,表達得不是十分準確。

爭議源於聖座同意兩位教宗認可的主教被北京委任的主教所取代而做出的調整。爭議較小的是閩東的案例。那裡雙方各自任命了一位主教。現在一個(原來由北京委任的)做正權主教,而另一個(羅馬任命的)做輔理主教,但當正權主教退休或被調走時,他有繼承權。

更多的爭議是汕頭的案例。在這案例上,陳樞機說他收到當地主教莊建堅的一封投訴信,他要被北京選擇的另一位主教所取代。

當然的,八十五歲的莊主教早已過了退休年齡,而且,根據瓦倫特(Gianni Valente)的文章,來自香港的報導沒有提及他是由北京支持的揭西縣愛國會的負責人,而愛國會過去幾十年來被視為羅馬的對頭。

還有一點是,陳樞機帶給教宗的信,在香港的教廷代辦也一樣收到,並從那裡送遞到羅馬。現在不清楚的是,這封信是先送給代辦,然後轉給陳樞機;還是相反,又或者是同時送給他們兩人。不論如何,重點是,即使沒有陳樞機的干預,聖座也很瞭解有關情況。

這些不同差異都應該是源于善意的。但讓人感到驚訝和不解的是,繼一月初同教宗的秘密會談後,陳樞機決定向媒體披露從他的角度所做的談話。

在關係到同教宗的秘密會談時,這樣的做法實屬罕見,尤其是當會談是在教宗和樞機之間就更是從未聽說。樞機的紅袍子象徵著以自己的鮮血來保護教宗的誓言。不同意見不是問題,問題是教宗和樞機或普通主教之間的秘密會談就應該是保密的。

決定公佈秘密會談的內容背叛了教宗和一位樞機或主教之間的信任。

顯然的,陳樞機決定破壞這份信任,以阻止聖座和中國之間有可能達成的協議。

有不同意見不但不是問題而且是健康的,但如果少數人試圖改變大多數人的意見就不同了。這是獨裁者的做法。在聖座內,教宗的觀點自然是大多數。這有可能對也有可能錯,但這就是天主教信仰的關鍵之所在,基督新教就是為了反對這一點而在十六世紀分裂出去了。

當然,如果北京政府像香港的一些人所認為的那樣是「邪惡」的,所達成的協議也就完全不一樣了,也就成了邪惡的。

但我們卻相信教會傾向於同不是那麼理想的對象達成不太理想的協定。這從耶穌就開始了,他容許羅馬人逮捕他並釘死他,而不是向猶達斯想要的那樣來推翻羅馬人。為什麼呢?因為他說「我的王國不在世界上!」

沒有信仰的人們有可能接受,也有可能不接受這一點,我們也可能會覺得這有些難以置信甚至有詭辯之嫌,但這就是教會。有人會不喜歡嗎?他們盡可以批評指責它(就像他們現在所做的那樣),但教會會按照它認為最好的去做。

北京委任的新主教不配嗎?或有女朋友嗎?每個人都會犯罪。教宗已經寬恕他們了,現在他們要做的是不要再犯罪了。

對北京來說,是否每件事都與政治有關呢?幸運的是:是的,因為如果它想干涉宗教事務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協議。

那中國想和梵蒂岡達成協議的政治動機是什麼呢?很簡單:聖座是一個軟實力「大國」,而如果中國和這一軟實力「超級大國」沒有關係的話就不能是偉大的。

然而,事情關鍵的因素還是在中國的天主教教友們。基本上所有教區都有分裂,不只是兩派(公開對地下)。在一個教區內,我們看到了五個對立的派系(遠超過簡單的好壞之分)。

如果有這樣的分裂,(相信寬恕、慈悲和合一的)天主教徒就名不符實了,而且無法帶給人皈依。一個皈依者有可能被捲入某個派系。然而,一個人到教會來尋找的是靈性的答案,而不是為某個派系而戰。

因此,只有很少或沒有皈依者,教會就可能死掉,即使沒有中國政府的干涉(儘管它的確沒能讓事情變得容易一些)。

天主教會相信不是為了追求事情的對或錯(那時摩尼教的做法,受瑣羅亞斯德教信仰啟發的基督徒),而是在和人吵架時,即使你是對的,你也退後一步(有人也說是把另一個臉頰轉過去)──尤其是如果你希望是對的時候──因為你想保持和珍惜與另一個人的合一。所以主教們也應該這樣做,至少要遵循天主教的邏輯。

鑒於此,親愛的樞機,請寬恕我們並為我們祈禱!

__________

撰文:郗士(Francesco Sisci)和 弗朗切斯科.斯特拉齊亞里(Francesco Strazzari)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Breaking the trust

相關文章:

【評論】中國為何緊盯宗教條例修訂後的反應

【評論】安得廣廈千萬間--認可主教會被取代嗎?

【博文】陳日君樞機撰文致新聞界,澄清主教讓位的消息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