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陳樞機反駁天亞社主任的評論,指中梵協議非正常

標籤連結: , , ,

20 February 2018

【特稿】陳樞機反駁天亞社主任的評論,指中梵協議非正常

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於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在梵蒂岡出席教宗選舉前會議後,走過聖伯多祿廣場。

八十六歲的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在宏基國際賓館一間私人宴會廳,坐下吃午餐。他有說有笑,揀選了主菜。賓館原址是喇沙修士會創辦的一所學校,屬教會所有。

賓館雖然矗立在香港半山,但卻不足以眺望港灣的風光和中國。而近日涉及梵蒂岡與中國即將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的消息,引起爭議聲不斷。這個由梵蒂岡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明顯是來自美國人格雷.格伯克(Greg Burke)主持的教廷新聞辦公室。

陳樞機數星期前,親自往羅馬就此事向教宗方濟各進言,使爭論升溫,並且幾乎肯定觸發梵蒂岡向多個傳媒下達匿名消息。

樞機誦念飯前經後,繼而面露和藹可親的神情,馬上言歸正傳。在他的湯碗旁邊是天亞社執行主任利偉豪(Michael Kelly)神父的一篇評論影印稿,評論的標題為「梵蒂岡──中國主教爭論不休」。

不過,樞機的焦點卻落在文章的副標題「現時發生的事在近代中國天主教歷史上從未發生過」。

陳樞機在文章上做了些記號。當我嘗試提出當天的話題時,他以銳利的眼光看著我,隨即按著利偉豪神父的文章說:「我看了這篇評論,我覺得我需要把一些事情加以整理。」

他說:「首先,現在發生的事並非正常,絶對是新奇的──以前從未發生過類似的事。」

「多年以前,他們(地下教會)也有自己的主教。中國教會與梵蒂岡沒有任何聯繫。當中國推行改革開放政策(在一九七八年鄧小平執政下)之後,聯繫變得容易,很多非法祝聖的老主教因此透過他們的朋友向教廷提出呈請。教廷作出調查後,認可他們當中一些人(的祝聖),但不是所有人。」

「調查是看他們是否誠實和有否受著壓力──當然他們是受著壓力的。調查是關乎他是否好人,而很多都是,因此教廷非常高興。」

「他們(公開教會)也需要新主教,所以他們就採用選舉方式──事實上都是假選舉──政府因此選了些人(去當主教)。當中部分人有足夠的勇氣要求(梵蒂岡)批准(其祝聖),教廷經過調查後…他們變合法。」

「期間他們(梵蒂岡)任命了一些地下主教,並賦予他們一種特權:未獲批准而能祝聖主教,並在其後尋求認可而得到確認──這是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及臨結束之後(發生)。」

「由於很多地下主教遭拘捕,因此他們需要祝聖一名繼任人或甚至兩名繼任人。因此,當教廷賦予他們合法地位時,這通常就有兩位主教:地下及公開教會各一位。」

「在羅馬,地下主教被視為(正權)主教;公開教會那位只屬輔理主教。這是唐高(Jozef Tomko)樞機(曾為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任內維持了多年的做法。他來自捷克,故認識共產黨。他們之後知道,公開教會很多人都是好人,故他們讓公開教會的人合法,並鼓勵一些像我這樣的人,到中國的修院任教。」

「這都是舊歷史,跟著開始一個新時期。二零零零年,政府擔心這麼多人跟羅馬有聯繫,他們就想人們知道,這是不被容許的。故當教宗在羅馬祝聖十二名主教的同時,他們也想在北京祝聖十二位主教。但這最終失敗,只有五人現身。」

「第二個情況(在二零零零年)是中國殉道聖人封聖。中共要求所有主教簽聯署信反對教宗,當中很多人簽了。」

「你看到在這情況下被祝聖的那五位人士,其中三位很快便合法了。唐高也被塞佩(Crescenzio Sepe)樞機所取代。這位樞機很年輕(五十八歲),並有兩位專家,但他們最後被撤職!在教廷,他們太容易將其他主教合法,故在中國公開教會就有人認為,我們只管祝聖主教,遲早他們會獲得合法──開始了一個非常差的趨勢。事實上,這已經發生了好幾年;不過,那些被非法祝聖的主教,也非真的最後能獲得合法。」

「跟著,教廷找到另一妥協方法。為了幫中國政府,教廷開始批准一些名字──不是任命而是批准名單。這是秘密的決定,但他們讓中國政府知道──這是在塞佩被迪亞斯(Dias)樞機(在二零零六年)接替後發生的。迪亞斯樞機喜歡這種出奇的方法。這些名單有甚麼人?」

「為教廷來說不是最佳的方法,他們猜測這些人可能獲中國政府接受,因為他們從沒跟政府對抗。而他們並非政府的最佳選擇,但可獲接受,故這些人獲雙方接受。但有時候政府堅持一些不獲教廷接受的人,然而教廷有時仍是會投降,但有時就不會。這樣我們就有了那些非法主教的存在。」

「所以你看這情況是非常複雜。開始時,教廷會任命地下教會主教,但是現在他們較為重視公開教會的主教,不再給予老主教祝聖他們繼任人的權力。因此,公開教會的主教數目增加到約七十位,而地下教會主教只有三十位。」

「教廷只撫慰政府,地下教會遭削弱。過去的幾年裡,一些地下教會神父表示,『我沒領導』,因此他們(教廷)叫他們去鄰近的教區。他們(教廷)正在清除地下團體。」

「因此,這情況是非常不一樣的。現時發生的事絶對是新奇的、令人驚訝的。要求一位合法主教退休、辭職,讓位予非法或被絶罰的主教,這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在以往,這事從未發生過。這是不是正常的事務…不是、不是、不是,這是一個新的案例。」

__________

撰文:天亞社編輯彌額爾.塞恩斯伯里(Michael Sainsbury)。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Beijing-Vatican deal not normal: Zen rebuts Kelly

相關文章:

【博文】陳日君樞機:從一個「沉痛的呼籲」講起

一群海內外天主教徒發起聯署,呼籲全球主教團關注中梵協議

【評論】中梵協議不會為中國帶來宗教自由,借鑑香港的經驗

陳樞機關注中梵協議,不接受建議的主教任命方式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