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教会场所被要求贴出警告牌,神父望与官员周旋解决问题

標籤連結: , , ,

8 February 2018

教会场所被要求贴出警告牌,神父望与官员周旋解决问题

河南一所教堂门外,贴出「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警告牌。

【天亚社.香港讯】修订后的宗教事务条例于二月一日实施,全国已有多个地方的宗教场所贴出「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警告牌,河南更有家庭教会聚会点被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河北神父对天亚社说,当局在该省的一些地区,要求「地下」教会团体人员在教堂、祈祷所等教会场所挂起警告牌,「若不挂起来,教堂便不让用」。

有网民讽刺说:「(教会场所)是中国继歌舞厅和网吧后,第三个禁止未成年人入内的场所。」

教友保禄认为,这些警告牌都是县级和区级统战部或者宗教局统一要求挂起,借此管控教会。

华中教友伯多禄也曾在新疆的教堂看到类似的警告牌挂了出来。他对天亚社说,地方法规禁止未成年人进入宗教活动场所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已违反宪法,任何法律法规不能与宪法相抵触。

他还进一步指出,更讽刺的是网吧同样是不准未成年人涉足的场所,但政府和警察并没有像针对宗教活动场所般那样严防死守,「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宁愿孩子们去沾染社会不良风气,也不愿看到孩子们受到宗教教育的薰陶和影响」。

伯多禄更指出,当局禁止未成年人信教,甚至在学校宣传这一信念,是因为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故不应该让他们信仰宗教。

但他强调,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保护未成年人的法例称不能因宗教信仰歧视少年儿童;《人权宣言》也规定父母有按宗教信仰教育孩子的权利。

斯德望神父则表示,孩子在学校要撒谎,不能说真心话。他讽刺说:「这就是构建诚信法制文明并使全世界都要佩服中国式文明崛起的方法。」

河南也有贴出同样的警告牌。网上广传一条讯息,该省周口市西华县一位冯姓女教友表示,他们整个县城和村庄的教会都受到逼害,他们聚会的教会已经被封了;学校也在教导孩子说要信党、不能有信仰。

「县级下来的人跟村领导,带头一家一家的在村里查;指示不能张贴门联、房里不能有十字架,不然就是违法」。

河南神父多默对天亚社说,春节过后当局会找他谈有关宗教场所要备案;注册场所以外不能举行宗教活动;没备案的教职人员不能举行宗教礼仪;还有党员和未成年的人不能进教堂等事宜。

他表示,教会将受管理,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不过他坦言,正与宗教局对话,他希望「尽力为教会争取宗教自由的生存空间;尽力保护教会和教职人员免受打压,还要保守教会的原则」。

多默神父认为同样的条例,「各地的执行会不同,希望还能有跟地方政府周旋的空间。

然而,东北地区的地下神父若望对天亚社说,虽然目前当局还没有找他谈条例的问题,不过,他认为公安也希望了解他们的行踪,掌握一切的情况,因为「宗教局和公安方面了解我们,就会放心」,否则「我们真的秘密活动,成为真正的『地下』,那样(官员)就等于失去联系,不知道我们的情况,对他们才是更大的不利」。

他续指,「我们的原则是教会的教规和教义不受干涉,其他的都可以」,而事实是「我们自己也不想隐瞒,但如果不允许聚会了,那我们只会更隐蔽」。

除了上述情况,《新华网》二月四日报道,指中央发出今年的第一号文件,就是指示「向农村非法宗教活动说『不』」。文件明确提出,依法加大对农村非法宗教活动和境外渗透活动的打击力度;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干预农村公共事务,以及继续整治农村乱建庙宇和滥塑宗教造像。

有在农村服务的神父认为,条例实施后,当局对宗教的限制越来越大,「虽然有说都要看各地教会跟执法人员的关系,关系良好的有可能获得宽松对待。但这只是骗自己的说法。因为只要中央要求严谨实施,地方官员还是会强硬执行,这并不是真正的宗教自由」。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

China Church further squeezed by revised regulations

相关文章:

【评论】中国为何紧盯宗教条例修订后的反应

新宗教条例生效后,学者建议信徒加强法律知识

传旅游局禁办梵蒂冈团,有专家称或受宗教事务条例影响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