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安得廣廈千萬間--認可主教會被取代嗎?

標籤連結: , , , , , ,

29 January 2018

【評論】安得廣廈千萬間--認可主教會被取代嗎?

汕頭莊建堅主教。[資料圖片]

前幾天《亞洲新聞》報道,梵蒂岡上個月派代表團到中國大陸,要求兩名獲教廷認可的主教——廣東汕頭教區莊建堅主教及福建閩東教區郭希錦主教,分別讓位給各自教區內目前未獲教廷認可的官方教會主教。

其中特別對莊主教被帶進京之事寫得較為詳細:年邁的主教在護國寺賓館下榻。十二月十九日,他被帶著參觀一些名勝,次日被帶去參觀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官方主教團的總部,在那裡他會見了主教團主席馬英林、副主席沈斌和秘書長郭金才……十二月廿一日,莊建堅蒙席被帶到釣魚臺國賓館,國家宗教事務局的三名代表在那裡迎接他;之後,一位曾經在聖座萬民福音部工作過的中國神父黃寶國(音譯)帶莊蒙席會見了——據亞洲新聞的消息人士說——「一位外國主教和來自梵蒂岡的三位外國司鐸」。

面對如此詳實的報道,在震驚之餘第一反應是,要麼作者確實掌握了大量的過硬證據,要麼就是居心險惡唯恐天下不亂,畢竟這新聞不是出自個人網站,而是出自頗有幾分名氣的《亞洲新聞》。

憑著本人這些年對中梵關係的關注與經驗,覺得就算這是事實,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但是關於此事咱畢竟完全是圈外人士,自己沒有掌握任何的真實資料,是真是假不敢妄下結論。不過昨天看到了香港天主教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林瑞琪博士在一月廿五日接受D100節目《恩典時刻.時代論壇》電話訪問的分析之後,感覺到有必要說上兩句了。

林博士指出習近平二零一三年上場以來,並沒有任命任何一位非法主教,現存的七位非法祝聖主教均屬他上場前,宗教事務局「失控」時祝聖的,並指自二零一四年以來一直在傳出中梵即將建交的消息,但每一次均屬謠傳。――這些都是事實。但他認為習近平並無任何歷史包袱去處理這個問題,「多一個少一個黃炳章並不對習近平政府的威信有任何影響」這個觀點我就不敢苟同了。首先林博士應該記得兩三年前大規模的拆十字架,甚至個別教堂被夷為平地正是發生在習近平任內的,而且這兩年對地下教會的管控已偏嚴偏緊,這也是事實;其次,作為支持「獨立自主、自選自聖」而甘冒絕罰上陣的黃炳章們在中梵博弈中早已不是以個人身份出現的,而是為作中國宗教政策的符號而登場的,中梵達到協議之日若棄之如敝履,那否定的不是黃炳章們,而是中國這幾十年的「獨立自主、自選自聖」宗教政策。所以力保黃炳章們是必須的,而不像是林博士講的那麼無足輕重。

林博士認為習近平不會以傳聞中的方式而動,以免負上「官辦教會」的罪名,這種說法也讓我覺得不怎麼成熟。就以教宗的主教任命權而論,這明顯是純屬宗教內部事務而絕非所謂「國家主權」範疇,否則全世界國家的主權都讓聖座侵犯光了,試問從歐洲諸國到美國、日本、印度、伊拉克、緬甸、泰國、印尼……這些世俗國家哪個會願意讓梵蒂岡來侵犯他們的國家主權?但他們國家的天主教主教卻全是由宗座任命的!而中國就此對聖座說「不」,因為「國情」不同,中國認定這屬於國家主權範疇,因此在中國看來這種作法根本不算「官辦教會」。不過好在這幾年來中國政府已就此國家主權和聖座進行了談判,畢竟不像當年鄧小平就香港問題對撒切爾夫人(戴卓爾夫人)斬釘截鐵地說:「國家主權是不容談判的!」那般強硬。

林博士不認為梵蒂岡官方認可的中國的主教與天主教徒會因多年所受的宗教迫害,會因一旦中梵建交後感到被背棄、努力被抹殺。這一點我認同,畢竟這些年來地下教會人士選擇走地下路線的正確目的是保持與普世教會完全共融而維護自己信仰的完整,雖然因為人性的原因,期間有些地方出現了權力爭奪,但這不是主流。如果有一天中梵達到協議了,甚至建交了,那對地下教會而言可以說是達到了自己這些年艱苦堅持的目的了,哪怕是被「拋棄」也應該無怨無悔!但其前提應該是因著協議或建交,中國教會完全正常化了。倘若亞新的報道是真實的,那被拋棄的不是個人,而是普世教會的原則!而這一點是真正的地下教會人士所無法接受的。

從教會歷史慣例來看,犯大錯誤的主教常常只被要求辭職,而無降職之例,而莊建堅主教與郭希錦主教何錯之有?若說莊主教年事已高,早已超過了退休年齡,那讓他榮休也比降職合理。而被絕罰的主教反被扶正,這合理嗎?除非是當年的絕罰是錯誤的,現在為他平反。我清楚記得當年教廷對四川樂山的雷世銀明確表示:現在不會承認你,將來也不可能承認你!「現在不會承認你」好理解,「將來也不可能承認你」如此斬釘截鐵的重話該怎麼理解?是什麼原因讓教廷對未來的變化絲毫不留餘地?教廷當時沒有說明緣由,但一定是重大的理由吧?倘若當時的絕罰理由是充分的,時過境遷當事人悔改了,撤消絕罰也屬正常,但若就此扶正當正權,那豈不是推薦一款新型的「膽大妄為終成正果」靈修之路?因此真心希望亞新的報道不是事實,倘若不幸日後一語成讖,那被拋棄的恐怕不是中國地下教會,而是普世天主教會的價值觀與形象!

中國教友對教宗的愛戴是有目共睹的,甚至愛戴到了嚴重神化教宗的地步,從不願教宗犯錯誤到接受不了教宗犯錯誤,再到潛意識裡認為教宗不可能犯錯誤。但前幾天教宗訪問智利時還真犯了一點錯,在回家的飛機上公開道歉了!而我們在尊敬服從伯多祿的同時也應記得教會還有一位保祿,當年在安提約基雅,伯多祿嚴重裝假,許多猶太人,甚至連巴爾納伯也一起跟風,保祿當眾反對了伯多祿,保祿以此「反對」幫助了伯多祿。伯多祿的繼承人依舊在,可是保祿的繼承人在哪裡呢?

最後,林博士有一句話令我非常震驚:林博士指自己在內地服事多年,如果有天為中國事工受苦而死,「我心甘情願」。我寧可相信這是媒體出錯也不忍相信這話是出自林博士之口!先且不說殉道,不知道林博士體驗過大陸監獄的非人待遇否?這海口連我們這些在鐵窗內為主作過見證的人也不敢輕易誇的,您一位生活在香港的博士真的不宜輕易這麼「勇敢」,哪怕您曾經在內地服事過!耶穌對他們說:「今夜你們都要為我的緣故跌倒,因為經上記載:『我要打擊牧人,羊群就要四散。』但是我復活後,要在你們以先到加里肋亞去。」伯多祿卻回答他說:「既便眾人都為你的緣故跌倒,我決不會跌倒。」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伯多祿對他說:「即便我該同你一起死,我也決不會不認你。」眾門徒也都這樣說了。(瑪26:31-35)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就不用我多說了!

__________

撰文:博土,一位中國大陸神父。

【完】

相關文章:

教廷要求合法主教讓位於非法主教,主教感難過被出賣

新宗教條例生效後,學者建議信徒加強法律知識

【評論】習近平是否也是宗教的「偉大領袖」?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