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教廷要求合法主教讓位於非法主教,主教感難過被出賣

標籤連結: , , , , , , ,

26 January 2018

教廷要求合法主教讓位於非法主教,主教感難過被出賣

黃炳章神父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接受非法主教,兩日後被教廷絕罰。

【天亞社.香港訊】梵蒂岡要求廣東省汕頭教區八十八歲高齡的莊建堅主教,及福建省閩東教區郭希錦主教,分別讓位給遭絕罰的非法主教黃炳章,和非法主教詹思祿。事件在中國教會引起極大的震盪,教友有感「魔鬼在教廷中」。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得知莊主教的遭遇後,專程飛往羅馬,向教宗呈上所知道的資料。他對天亞社表示,這是非常重要的事,他希望教廷懸崖勒馬。

據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的報道,莊主教於去年十二月,被強迫前往北京,會見由「一位外國高級教士」率領的梵蒂岡代表團,要求他辭職,把主教席位讓給遭教廷絕罰的黃炳章。

據報道指出,這已經是三個月來,教廷第二次要求莊主教辭職。

莊主教對天亞社證實,他於十二月去了北京,但他不願透露詳情。

一位汕頭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莊主教並沒有答應要求,「因為這是有違教會信理和原則」。

他質疑代表團的身份,會否被人冒認了,因為「事件太不可思議」。

莊主教於二零零六年獲教廷批准秘密祝聖為主教,但中國政府只承認他是一名司鐸。消息人士表示,莊主教在最艱難的時刻都挺過來,沒流過一點眼淚,但他這次有感被出賣,感到很難過。

現年五十一歲的黃炳章神父於二零零八年起,長久以來擔任中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成員。他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在無教宗任命下接受非法祝聖。教廷在兩天後發出官方聲明,指他此舉是非法的,「正處於教會《法典》第1382條所指定的處罰當中」,並指聖座不承認他是汕頭教區的主教。

聲明又指出,汕頭教區已有合法的主教,而黃神父也已被聖座多次告知,不得接受主教聖秩。

另外,教廷的代表團也曾前往閩東教區與非法主教詹思祿會面。與此同時,有傳郭主教被要求退一步,降格為詹思祿主教的輔理主教或助理主教。

據《亞洲新聞》報道,郭主教於去年聖周前被當局監禁一個月,要求簽署一份「自願」降級為助理主教的文件,據稱簽署這份文件是讓郭主教獲得政府承認的條件之一。

現年五十九歲,不獲政府承認的郭希錦主教,於二零零八年獲地下教會團體黃守誠主教祝聖為助理主教,並於二零一六年自動繼承同年七月三十日去世的黃主教的職務,成為閩東教區正權主教。

去年四月十三日聖周四原是他的首台聖油彌撒,但郭主教卻被當局帶走。

五十七歲、全國政協委員詹思祿主教,於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主顯節與另外四位主教在北京受接受祝聖,成為閩東教區「公開」教會團體的助理主教,但任命未獲得教宗批准。

對於這次兩名主教的事件,在中國教會引起極大迴響。

一位地下團體宗座署理對天亞社說,有教友看到新聞後向他表達了擔心和疑慮。他坦言不看好犧牲忠貞精神的做法,「這樣可能贏得教宗對主教的任命權,但我們未見中國政府放棄管控教會的跡像,仍是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自選自聖主教」。

河北公開團體教友伯多祿認為,教廷不惜犧牲合法主教以換取跟中國當局「有良好的關係」,但他反問,中共是否出自真誠的跟教會合作?「恐怕(教廷)只是被牽著鼻子走,別人怎樣擺弄就怎擺弄」。

他續說,看到有關新聞後嚇了一跳,不過他認為教廷是什麼都知道和明白的,就是裝糊塗,「這簡直就是教會的恥辱,我都懷疑現在教會還是不是天主的了」。

他強調,不過越是這樣,教友就越要堅強,「不能低頭,不能妥協,梵蒂岡不爭氣,我們只好自己爭氣」。

教友若望認為,信仰不是交易,「不能拿教會原則做交易」,但現在教廷卻「出賣教會的忠貞,最終全部置於撒旦的控制之下」。

他有感教廷太幼稚,並指出:「中國教會能不能發展與教廷跟當局關係有沒有正常化,關係不大,因為台梵一直正常,但教友人數只是當地人口不到百份之一。」

不過,也有地下修士表示理解梵蒂岡的做法,「因為愛國會的教友也很多,考慮到教友以及將來教會的合一,不能按著個人的想法去理解這個事情,要考慮大局」。但他也直指教廷這樣做「是不妥的」,雖然他不接受但也沒辦法,因為要服從,「不管長上對與錯,必須的聽命」。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Pope looks into China bishop reshuffle

Uproar over bishop reshuffle in China

相關文章:

上海馬主教與非法主教共祭,再在教會內引起震盪

閩東教區郭希錦主教已返回教區,拘留當避靜抗洗腦

外媒透露中梵談判內容,被指不正確並影響地下及對話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