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具領導地位的德國主教望不要對「禁忌問題」緘默

標籤連結: , , ,

23 January 2018

具領導地位的德國主教望不要對「禁忌問題」緘默

德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邀請民眾就一些熱點問題,如教會對同性伴侶的祝福、祝聖女性執事及由教友管理堂區等,進行深入探討。

方濟-若瑟.博德(Franz-Josef Bode)主教表示,對這些問題保持緘默,或以「禁忌」對待之,是於事無補的;尤其當「同性婚姻」或「婚姻平權」(「人人享有婚姻權」)的「政治現實」問題,已在德國社會中獲廣泛提及。

這位六十六歲的主教,在當地《新奧斯納布呂克日報》於一月十日刊出的一篇長訪問文章中指出:「這涉及同性伴侶的基本問題,以及如何恭敬地彼此對待。」

博德主教說:「即使『同性婚姻/婚姻平權』與教會所理解的婚姻觀大相徑庭,然而這是一個政治現實。因此,我們必須自問:我們該如何與處在同性伴侶狀態中,而依然把自己交付給教會的這些人相遇,並回應他們。」

他解釋:「我們必須自問:我們該如何在牧靈和禮儀上陪伴他們並能滿足他們的需要?」

博德主教從一九九五年起擔任德國西北部奧斯納布呂克教區主教。去年九月,他獲選為德國主教團副主席。他與主教團主席、慕尼黑總教區賴因哈德.馬克思(Reinhard Marx)樞機,以及曾長期擔任梵蒂岡官員的保祿.高德士(Paul Cordes)榮休樞機,同是帕德博恩總教區內鄰近堂區的神父。博德從一九九一至九五年更擔任該總教區的輔理主教。

他告訴該日報,「當同性戀關係往往首先被歸類為嚴重罪行時」,教會不得不「思考如何在兩位同性戀人士之間,就其關係進行有區別的評估」。

他說:「在這樣的關係中,是否有大量積極、美好和正確的東西,是我們必須去公平對待的?比如,可考慮一種祝福,它不會被誤認為是結婚慶典的祝福。」

主教說,進一步及廣泛討論這議題,對教會是必不可少的。

他堅持說:「保持緘默並禁談這議題,不會讓我們進步,反而只會導致混亂。」

關於女性執事的問題,博德主教說,教宗方濟各就這議題於二零一六年創立的研究委員會,非常專注於傳統。

他說:「但據我看來,人們不應只是從傳統出發。我們必須公允地正視事實,就是今日的女性在教會中經常擔當著重要職位。」

他補充說:「我樂見這樣的女性專家們在其負責的領域內,與主教團成員會面並交換意見;並且,若有可能,讓她們跟在羅馬而正在討論有關她們問題的那團體接觸。」

但他說,這或許該由世界主教會議或一次特別的大公會議來作出最後的決定。

當被問及他的主教同伴們如何思考女執事的問題時,博德主教回答:「總體來說,他們均思考與該主題相關的內容。而且,毫無疑問針對這問題有其神學研究的嚴肅性在,但我確信主教團必會更加集中精力來處理這事。」

主教說,教會更深層的挑戰是嚴重缺乏司鐸及教會團體在萎縮中。

他對來自印度的三十位司鐸與一百五十位修女深表感謝。目前,他們正在幫助他的教區擺脫困境。但他說,他堅信神職人員的短缺不能靠「從全球各地」引進司鐸來解決。

他注意到,近幾十年來的所有教宗都提到福音本土化,「也就是說,要適應當下的文化條件」,這「也同樣適用於我們這兒,以及我們有關司鐸短缺的處境」。

博德主教說,外籍司鐸往往有一定的語言困難,尤其是,發現他們自己難以讓教友來帶領,而這種事在未來是完全必需的。

他說,司鐸的人數越來越少,鼓勵教友承擔更多責任更為重要。他指出,這種情況在奧斯納布呂克教區正在實行,在這裡教友正接受培訓,而當堂區沒司鐸或牧靈助理時,堂區仍能保持運作。

主教補充說,牧靈協調員將接管人事及組織管理事情,以在二十個堂區內減輕神父的工作負擔。

他解釋說:「而第三,我們即將很快任命教友去接管領導工作。他們不一定是來自本堂區的。當然,這些人可以是男性或女性。」

同時,科隆總教區為同性天主教徒服務的牧靈關愛部新主任稱讚博德主教,因為主教公開提議為同性伴侶的祝福進行廣泛討論。

教友神學家霍爾格.多內曼(Holger Dörnemann)說:「他是唯一公開講述在每一教區內已在進行討論的議題內容。」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Leading German bishop wants discussion, not silence, on taboo issues

相關文章:

德國樞機表示教宗希望各國主教團就已婚神父作決定

信理部長稱,離婚再婚者不能領聖體仍可參與教會生活

德主教團容許醫院為強姦受害者處方事後丸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