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徐家匯主教座堂歷逾兩年修繕,重啟彌撒欠馬達欽主教身影

標籤連結: , , , , , ,

20 December 2017

徐家匯主教座堂歷逾兩年修繕,重啟彌撒欠馬達欽主教身影

上海教區徐家匯聖依納主教座堂在修繕竣工後,舉行重新啟用的彌撒,吸引二千名教友參與。

【天亞社.香港訊】上海教區徐家匯聖依納主教座堂在修繕竣工後,舉行重新啟用的彌撒,但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卻沒有出席。

這座有逾百年歷史的老教堂於二零一三年獲國務院指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但因日久失修、嚴重漏水和天花剝落,存在安全隱患,於二零一五年八月開始進行修繕工程,並在一七年十二月初結束,歷時兩年多。該堂於十二月十六日舉行彌撒,重新開堂。

彌撒由教區長吳建林神父擔任主祭,約五十位來自本教區和其他教區及外籍神父共祭,有逾二千教友參與,然而當天獨欠馬主教的影蹤。

同日黃昏,馬主教在其社交媒體《微信》貼出一張有一碗白粥和一塊腐乳的圖片,並寫道:「I am here(我在這裏)佘山修院」,及附有一首詩:「美味佳餚數腐乳,夜宴獨酌是清粥;懷裡秋蟲伴弦韻,聲聲入耳似祈求。冬寒豈在空廊外,茶煮一杯暖心頭;山中寂籟燈下卷,半讀半思垂簾鉤。」

他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獲祝聖為輔理主教後,致謝詞時向在場人士宣布不再擔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的任何職務,隨即被軟禁在市郊的佘山修院。不過近年,他的行動已有所放寬。

上海教友若望對天亞社說,的確有教友猜測馬主教有可能會出席甚至主持禮儀,並期望他能恢復職務,雖然馬主教現在只獲當局承認為「神父」。

而馬主教於二零一六年六月,在其博客發表文章稱自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期後即已成為上海松江區愛國會的成員;今年一月更在上海市愛國會和天主教教務委員會的聯合會議上,獲通過成為上海市愛國會的增補委員及常委。

今年四月十六日的復活主日,他又到福建省閩東教區與未獲教廷認可的非法主教詹思祿共祭彌撒。

不過,一名天主教徒博客則在網上寫道:「梵蒂岡在馬達欽主教被免一事上態度軟弱帶來的結果,而馬主教為端正態度而低頭所付出的沒得到回報。」他續道:「無論馬達欽主教如何表態,最終的結果是棄之不用。」

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認為,馬主教的職務是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撤銷的,要恢復主教職就得該團決定。

他還對天亞社說,上海教區在「七七祝聖禮後」後已出現嚴重分裂,原已分地上和地下團體,現在地下團體又分成兩派;部份教友選擇進堂,但也有堅持不進的。

不過他指出,即使地下團體也對馬主教徹底失望,「原希望馬主教盡快出來主持,他們亦會在彌撒中讀『達陡(馬主教的聖名)』,但在他寫認錯文章及與非法主教共祭後,他們改變了想法」。

他又說,至於公開團體有些人則認為,不管馬主教有何行動,即發表文章和與非法主教共祭也好,「只要教宗不明確反對的話,仍然是合法的主教」。不過消息人士強調,自己並不同意這看法。

聖依納爵主教座堂始建於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由英國著名建築師道達爾設計,法國上海建築公司建造,是一座仿法國中世紀哥特式教堂,也是上海最大的天主教堂,可容納三千人。

據《上海市文物局》介紹,由於歷史原因,徐家匯天主教堂曾遭受過嚴重破壞;尖頂及十字架被拆毀,整座教堂的彩色玻璃窗被砸碎,原唱經樓上一台世界著名的管風琴被破壞。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曾進行過兩次修繕。不過在這次修繕後,不少專家認為,上海的歷史建築保護走在全國前列。

【完】

相關文章:

馬達欽主教重返上海愛國會,未顯示已獲得完全自由

梵蒂岡回應馬達欽主教博文,不要假設教廷角色

上海馬達欽主教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

UCAN Vietnam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