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香港響應「#MeToo」運動,教會機構稱要有面對負評的準備

標籤連結: , , ,

15 December 2017

香港響應「#MeToo」運動,教會機構稱要有面對負評的準備

【天亞社.香港訊】當「#MeToo」運動席捲全球,更當選為《時代雜誌》二零一七年年度風雲人物封面,卻有香港名人響應運動時遭網民及專欄作家質疑。有專家認為,香港雖然先進,但對性侵事件仍是很保守。更有教會機構社工提醒受害人,要有心理準備面對負面批評,免再遭傷害。

「明愛曉暉計劃──童年創傷輔導服務」社工何艷芬跟天亞社表示,「#MeToo」雖然給遭性侵者發聲的機會,但她勸喻受害人在社交媒體發放這類非常私隱的訊息前,最好先徵詢輔導人員或社工的意見,才作決定。

曉暉計劃有十四年輔導童年性侵犯倖存者的經驗,他們成立了三個持續性的心理劇心理治療小組,協助服務對象成長。

何艷芬提醒受害人在網上揭露被性侵犯事件時,要有心理準備面對負面批評,免遭第二度傷害。

「#MeToo」運動於二零一六年在美國開始,鼓勵遭性侵者說出被傷害的經過。運動於今年因有美國女星爆出遭荷里活監製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藉拍攝電影性騷擾,而得以發酵。運動後來更延伸至歐洲甚至全球和不同界別。

 

#MeToo」在港受質疑

但在亞洲地區,運動卻未見有相同效應。

香港女子跨欄冠軍運動員呂麗瑤響應運動,公開兒時遭教練性侵犯的經歷,事件引起香港社會嘩然。她的做法在香港如投下一枚炸彈,引起社會和政府官員的關注。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盛讚呂麗瑤「有勇氣」,還責成警務處處長跟進事件,但強調要受害人先報案。

亦有明星、區議員和運動員跟從,在網絡上講述遭非禮或暴力對待的經過。

香港賽馬會亦公開證實,有青少年馬術隊員遭性騷擾,並稱已解僱涉及事件的騎術教練。而呂麗瑤提及的教練亦遭受僱的學校解僱。

然而,事件並非一面倒的正面,呂麗瑤、明星和區議員的勇氣,並沒有得到所有香港人的認同。

呂麗瑤在公開事件後,被網民質疑其做法,為何只是單方面公開事件,而不去報警追究加害者,認為這是對教練「未審先判」,對當事人不公平。

香港知名專欄作家陶傑亦在網上反諷指,只須單方面貼張自拍照,便能令很多人變成「韋恩斯坦」等加害者,提出對運動的質疑。他的言論在網上獲得不少人支持。

香港灣仔區區議員楊雪盈也有響應「#MeToo」運動,把自己被非禮的事件在網絡披露,但換來卻是網民嘲諷,「以後看到她要掉頭走」,免被她誣告非禮。

她對天亞社說:「當初在網上發布時,也預計會有負面批評,因為明白到在網上批評是很便宜,而且可以很刻薄,不用負責。」

 

華人地區對性話題避諱

楊雪盈認為,香港女性被非禮的情況並不罕見,卻很少人願意說出來,「因為受害已很難受,還要被社會質疑,好像在區議會跟警務處處長開會討論香港婦女遭性侵的問題。但他的回覆都是加強女性教育,但是否就是女性出問題?」

她慨嘆運動在外國獲得支持,香港響應的人寥寥無幾。

香港首間性暴力危機處理中心「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對天亞社表示,香港雖然較台灣和澳門好,已有人響應「#MeToo」,但實行起來還是有困難。

她說:「香港作為華人社會,對性話題還是避諱。加上男權至上,往往把性侵事件歸咎於女性身上,指責是她們活該。這樣的文化令到女性更沒膽量把事情說來。」

但她還是鼓勵更多受害者站出來,打破指責文化。「像『#MeToo』運動出現後,聽說很多男士開始感到害怕,以往他們可能言語上侵犯女性,或毛手毛腳,以為沒事,現在知道是有後果的,不會亂來。」

專門研究性別政治的香港專上學院人文、設計及社會科學部講師陸潔玲對媒體說,「#MeToo」能夠在外國成為一場運動,需要周圍的人對站出來的人採取欣賞、支持的態度,肯定她們,強調正面的迴響非常重要。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ong Kong split by drive to report sex abuse

相關文章:

【評論】必須交代神職人員涉及侵犯兒童案

【評論】危機處理太差,還是真相被埋沒?

非洲缺電且性侵嚴重,善牧會發起募款助脫離黑暗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