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中國事實上有「同性戀矯正治療」

標籤連結: , , , ,

14 December 2017

中國事實上有「同性戀矯正治療」

一名男子參加名為「驕傲節」的活動中,手持彩虹旗。[圖片來源:法新社]

「人權觀察」組織披露,中國某些公營醫院及私營門診正讓病人接受「同性戀矯正治療」,以重定回他們的性取向。不過,多位分析家指出,這主要是來自父母的壓力,而非政府的政策。

父母希望他們的兒女能夠滿足社會的期望,最起碼是要通過傳統的婚姻制度。然而,根據「人權觀察」所訪問的十七位人士當中,沒有一位是出於自願或同意接受治療,相反很多都是受到壓力。

他們很多接受電擊療法,以及服用或注射藥物等,但事前他們對這些治療都一無所知。而預期忍受矯正治療的人士也不會作出任何投訴,因為有些人害怕將自己的性取向公之於眾。

中國在二十多年前已經將同性戀非刑事化,並且於二零零一年不再將同性戀列作精神病。二零一三年,中國《精神健康法》的一項修訂,更將矯正治療列為非法。

多年以前,「同性戀矯正治療」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包括違反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

「人權觀察」亞洲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表示,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人士及跨性別人士是很難就他們所受到的歧視向官方追討賠償。

現時,中國沒有就性取向或性別認同訂立歧視法。王松蓮表示,專業精神及心理協會沒禁止那些能獲取豐厚利潤的矯正診所。

全球各地的矯正治療往往與基要主義的基督徒團體有關。不過,這些團體在中國的影響力並不重要。

埃馬努埃萊.拉扎拉(Emmanuele Lazzara)是一位研究中國社會對性少眾群體看法的專家。他認為,來自社會不同層面的壓力也有關係。他解釋說,儘管中國的基督教社群不算強大,也缺乏影響力,但同性戀還是被大部分人視為一種疾病。

由中國跨性別活躍人士所做的一項調查發現,只有百分之二受訪者支持以病理學的觀點看待同性戀,但拉扎拉對這數字表示懷疑。

他認為,抱持這觀點的真正數字可能會更高,因為調查樣本在統計學上是有問題的。他說:「我估計大多數中國人很可能仍然抱持這觀念,認為同性戀是有點不正常。」很多參與他研究的人士都有這種觀點,尤其是年長者及農村民眾。

拉札拉表示:「事實上,這很容易理解,因為父母發現或相信兒女有病,很自然會帶他們去看醫生。」而中國父母還是認為婚姻是理所當然的,故出於憂慮他們都想尋求矯正診所的協助。

接受「人權觀察」訪問的人士當中,大多數表示他們到診所接受「同性戀矯正治療」,都是受到來自父母們的極大壓力。

拉札拉指出:「矯正治療是一盤大生意。」故某些醫生會利用父母想兒女符合中國社會規範的心態。他說:「我曾經跟中國一名活躍人士談及這問題,他承認有此情況,就是父母通常願意付一大筆錢以『弄好』他們的孩子。」

拉札拉現時在英格蘭諾丁漢大學修讀博士學位,專門研究中國的性取向態度。

在香港,基要主義的基督徒團體對政府高層具影響力,政府也不抗拒「同性戀矯正治療」。

《異視異色》網上新聞媒體指出,香港政府今年初訓練並支持社會工作者,推行名為「性吸引流動探索療法(Sexual Attraction Fluidity Exploration Therapy,SAFE-T)」。支持療法的人士認為,這療法可應用在想壓抑對同性感吸引的人士身上。

香港政府亦公開資助「後同盟」組織,該組織是支持SAFE-T的基督教團體。

拉扎拉指出,最近一項在中國進行的調查發現,七成三受訪的醫務人員認為,一些人的性取向是可以改變的;而一成四受訪者更相信,所有人的性取向都可以改變的。

在同一抽樣調查中,大部分醫務人員相信的程度不同,但都指出同性戀是由外在因素產生,例如傳媒、同輩影響及家庭培育。

總括而言,在賺取利潤及符合傳統社會規範的壓力下,可以解釋為何中國儘管沒有基要主義的基督徒團體,但「同性戀矯正治療」仍然存在。

在北京普遍漠視跨性別人士權益的同時,政府不容許有異見聲音,包括遊行或抗議。而這種官方敵視的態度伸展到任何公開爭取改變的跨性別活躍人士身上。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Gay conversion’ therapy a reality in China

相關文章:

建議美國神父拒絕同性戀者葬禮的指引,引發不滿

華人同性戀教友文集將出版,負責人盼助消除歧視誤解

印尼主教呼籲結束偏見,別針對同性戀者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