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教宗:亚洲之行的「条件」,是跟罗兴亚人见面

標籤連結: , , , ,

6 December 2017

教宗:亚洲之行的「条件」,是跟罗兴亚人见面

教宗方济各出访孟加拉时,跟罗兴亚人会面并祝福他们。

孟加拉东南部罗兴亚难民营内,教宗方济各仔细聆听十六位难民的经历。他握着他们双手、看着他们双眼。他们全是被迫要逃离缅甸家园的人。

尽管教宗面对批评,指他在四天缅甸行程中没提及「罗兴亚人」一词,但他非常清楚一张图片比一篇演说更有价值。教宗与这些难民会面或祝福他们时哭泣的照片,相比起行程上其他有关罗兴亚人问题的活动影响还要大。

教宗在向难民讲话时,指面对他们如此大的悲剧,只能做些小事而感到遗憾。他还说:「为这世界的冷漠,我以各人、以迫害者,以及委屈你们的人的名义,请求你们的宽恕。」

他指出,伊斯兰教徒、犹太人和基督徒都相信人类是「照天主的肖像所造成的」,他强调有迫切性让「世界看到,世人的自私行为给天主的肖像做了些什么事」。

教宗并要求其中一位难民伊玛目(Imamz)在祷词中说:「上主今天的呈现,亦能被称为『罗兴亚人』。」

在返回罗马的飞机上,教宗跟同机的记者说,行程有部分是「已计划好」,亦有些是「自然地」发生。

他补充说,跟罗兴亚人在难民营中见面,原是不可能的,但他坚持这是为其亚洲之行的条件。他还谈到安排会见当中的挑战:「我知道我将跟他们见面,但不知道在哪里和如何。」

教宗还说,有人曾建议罗兴亚人不要与他说话,但他不得不提高嗓门发声,以确保难民不会太快被带走。他重申说:「我生气了。我说:『尊重、尊重』。结果他们得以留下。」

他坦言:「我当时感觉到内心深处有着一些感受。」他承认当跟难民说话时甚至哭了。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教宗详细地解释为何到行程第五天才提及「罗兴亚人」一词,他指这是一种对话的技巧。他说:「对我而言,最重要是能把信息传达出去。我看到若在演讲中使用这词,那么我实际上是在他们面前把面砰然关上。」

因此为了继续对话,教宗决定只「描述情况」,强调必须尊重所有人,并要求「没有人被排除在外」,他多次在发言中这样做。

他以在仰光跟缅甸军方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会面为例,他说:「这容许我能进一步私下(跟他)会见。」他坦言,会见多少令他感到为难,「但我永不把门关上。若你要求跟我对话,来吧。我们总是通过对话赢得胜利」。

最后他向记者保证,那是一场「美好的对谈」,「但因属私人性质,我不能提供细节,只能说我不是跟真理在谈判」。

虽然跟军方会谈中,教宗没明显地使用「罗兴亚人」一词,但他坚持他「用有必要的话来传递讯息」。

他说:「我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把门摔上。我对话。我得到跟别人对话的机会。我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并确实我要表达的讯息能传达出去。即使跟罗兴亚人见面也如是。」

经过六天漫长的缅甸和孟加拉之行,尽管教宗再过数天便八十一岁,但他在机上回答记者提问时状态还是很好。

缅甸和孟加拉两个国家的天主教群体都不算很大,但教宗说对亚洲之行很满意,尤其是能跟教友见面。

十二月一日,在达卡的早晨弥撒中,虽然会场是临时塔建,祭台亦是只用长竹杆和稻草造成,但属小规模的孟加教会团体还是把整个会场塞满,他们热烈地欢迎教宗,还拍掌高呼:「教宗万岁。」

当教宗的小卡车经过人群时,教宗显得对这简单的典礼很满意。他还祝圣了十六位新神父。他在机上跟记者说:「这趟旅程对我甚有好处,尤其是能够跟当地人会面、交谈,并祝福他们。」

他总结道:「人民确实是国家的核心。当我能遇上他们,我感到非常高兴。」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Pope: Meeting Rohingyas was ‘a condition’ of his Asian trip

相关文章:

教宗在缅甸的弥撒中宣扬宽恕和慈悲

教宗出访缅甸时指,达致和平的秘诀,是团结而不是一致化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