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教宗:亞洲之行的「條件」,是跟羅興亞人見面

標籤連結: , , , ,

6 December 2017

教宗:亞洲之行的「條件」,是跟羅興亞人見面

教宗方濟各出訪孟加拉時,跟羅興亞人會面並祝福他們。

孟加拉東南部羅興亞難民營內,教宗方濟各仔細聆聽十六位難民的經歷。他握著他們雙手、看著他們雙眼。他們全是被迫要逃離緬甸家園的人。

儘管教宗面對批評,指他在四天緬甸行程中沒提及「羅興亞人」一詞,但他非常清楚一張圖片比一篇演說更有價值。教宗與這些難民會面或祝福他們時哭泣的照片,相比起行程上其他有關羅興亞人問題的活動影響還要大。

教宗在向難民講話時,指面對他們如此大的悲劇,只能做些小事而感到遺憾。他還說:「為這世界的冷漠,我以各人、以迫害者,以及委屈你們的人的名義,請求你們的寬恕。」

他指出,伊斯蘭教徒、猶太人和基督徒都相信人類是「照天主的肖像所造成的」,他強調有迫切性讓「世界看到,世人的自私行為給天主的肖像做了些什麼事」。

教宗並要求其中一位難民伊瑪目(Imamz)在禱詞中說:「上主今天的呈現,亦能被稱為『羅興亞人』。」

在返回羅馬的飛機上,教宗跟同機的記者說,行程有部分是「已計劃好」,亦有些是「自然地」發生。

他補充說,跟羅興亞人在難民營中見面,原是不可能的,但他堅持這是為其亞洲之行的條件。他還談到安排會見當中的挑戰:「我知道我將跟他們見面,但不知道在哪裡和如何。」

教宗還說,有人曾建議羅興亞人不要與他說話,但他不得不提高嗓門發聲,以確保難民不會太快被帶走。他重申說:「我生氣了。我說:『尊重、尊重』。結果他們得以留下。」

他坦言:「我當時感覺到內心深處有著一些感受。」他承認當跟難民說話時甚至哭了。

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教宗詳細地解釋為何到行程第五天才提及「羅興亞人」一詞,他指這是一種對話的技巧。他說:「對我而言,最重要是能把信息傳達出去。我看到若在演講中使用這詞,那麼我實際上是在他們面前把面砰然關上。」

因此為了繼續對話,教宗決定只「描述情況」,強調必須尊重所有人,並要求「沒有人被排除在外」,他多次在發言中這樣做。

他以在仰光跟緬甸軍方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會面為例,他說:「這容許我能進一步私下(跟他)會見。」他坦言,會見多少令他感到為難,「但我永不把門關上。若你要求跟我對話,來吧。我們總是通過對話贏得勝利」。

最後他向記者保證,那是一場「美好的對談」,「但因屬私人性質,我不能提供細節,只能說我不是跟真理在談判」。

雖然跟軍方會談中,教宗沒明顯地使用「羅興亞人」一詞,但他堅持他「用有必要的話來傳遞訊息」。

他說:「我沒有在任何人面前把門摔上。我對話。我得到跟別人對話的機會。我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並確實我要表達的訊息能傳達出去。即使跟羅興亞人見面也如是。」

經過六天漫長的緬甸和孟加拉之行,儘管教宗再過數天便八十一歲,但他在機上回答記者提問時狀態還是很好。

緬甸和孟加拉兩個國家的天主教群體都不算很大,但教宗說對亞洲之行很滿意,尤其是能跟教友見面。

十二月一日,在達卡的早晨彌撒中,雖然會場是臨時塔建,祭台亦是只用長竹桿和稻草造成,但屬小規模的孟加教會團體還是把整個會場塞滿,他們熱烈地歡迎教宗,還拍掌高呼:「教宗萬歲。」

當教宗的小卡車經過人群時,教宗顯得對這簡單的典禮很滿意。他還祝聖了十六位新神父。他在機上跟記者說:「這趟旅程對我甚有好處,尤其是能夠跟當地人會面、交談,並祝福他們。」

他總結道:「人民確實是國家的核心。當我能遇上他們,我感到非常高興。」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Pope: Meeting Rohingyas was ‘a condition’ of his Asian trip

相關文章:

教宗在緬甸的彌撒中宣揚寬恕和慈悲

教宗出訪緬甸時指,達致和平的秘訣,是團結而不是一致化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