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评论】读兰州主教访谈——剖析韩志海的狡辩状

標籤連結: , , ,

1 December 2017

【评论】读兰州主教访谈——剖析韩志海的狡辩状

就职典礼后,兰州教区韩志海主教带同神父和修女到了江西的井冈山「朝圣」。

上周《梵蒂冈内部通讯》(「梵内」)刊出一篇兰州教区韩志海主教的访问,解释他为什么要求得到政府承认。这是此网络媒体近年来至少第三次刊登韩主教的专访,作者又是瓦伦特。

还记得三年前,瓦伦特也访问了几位所谓的「地下主教」,当中也有韩志海。这些主教都认为应该公开。他们的理由使人不禁联想起东郭先生,为了不想被狼吃,按所谓民间规矩去作抽样调查,事必询问三老中的前两老,藉以拖延时间,真是糊涂误事。但事实上,他们根本不能代表地下主教,瓦伦特无非也是想拖延时间吧了!

这媒体没有及时报道韩志海的公开就职和各方的反应,只是专访他的片面之词。通篇访问无论从行文还是谈话,都充满著自相矛盾、歪曲事实,甚至敢于歪读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牧函,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

报道先介绍了韩主教,指他记得自己的圣召是从看着兰州教区「一位叫斐理伯神父的榜样逐渐成熟起来的」。他指出这位斐理伯神父是后来的兰州教区主教,但却为何没用上他的大名呢?在以前的访谈中,尤其提及二零一三年他在布鲁塞尔宣读的一封公开信中,他这样介绍自己:「我是兰州教区主教杨立柏主教的继承人」,「不获政府认可的主教」,因为那时候这些头衔有助韩志海在世人面前树立名正言顺「宗徒继承人」的形象,让人们知道他是教宗任命的合法牧人。如今,这些仿佛都是多余的了,因为再提及杨主教的名字,就有机会说到他七十八年的人生中有卅三年在狱中度过,这可能会令当局不高兴。

韩主教在就职翌日,就带同兰州、平凉和天水教区的神父、修女到了江西的井冈山「朝圣」,这地因是中共革命根据地而闻名。希望韩主教不要从山上下来就以杨立柏主教这个名字为耻,或者是连斐理伯神父的名字都因为乐不思蜀而忘记了。

曾几何时,韩志海可是杨主教最寄予厚望的「我儿弟茂德」,怎么韩主教就羞于启齿自己的恩公和慈父的名字呢?文革如火如荼之际,儿子虽与老子划清界线,但也是记得父亲大名,历史不容抹杀。

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他十年前那篇牧函中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体制无关的机构,凌驾于主教之上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是不符合教会道理的。上述机构所宣称的宗旨,落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与教会道理是无法调和的。而天主教会自古的信条就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

然而,韩主教在二零一三年「给朋友们的一封信」(简称公开信)里却是一味呼吁国内地上地下教会结束「无谓的分裂」,而且在这次接受「梵内」专访时,把教宗的牧函解读为「大家都愿意靠拢政府,接受它的管理」,这不是往教宗头上栽赃是什么意思呢?

韩主教又说,「兄弟分裂总是魔鬼所为」,这话说得有道理。教宗本笃也解释了这种分裂的缘由,但他也明确给出答案,目前在中国的「主教团」,宗座不能承认其为主教团,因为「地下」的主教们,都不在其中。而也正是这个「中国天主教主教团」要求主教们在公开就职典礼上宣誓遵守宪法,效忠国家。

真不知道韩主教说的「二零零一年我们所有神父都愿意跨越障碍加入爱国会」从何而来。资历比他老或者是跟他相仿的神父,大都是在杨主教时代过来的,至今就有些神父不赞同他加入靠拢政府爱国会的那套;而资历浅的年轻神父,之所以不反对,某程度上也出于利益,如能出国进修,有些神父修女也是因为顺着他,就得以长期留在兰州总堂等生活条件比较好的堂区服务。从这次就职礼,也有些神父被内心煎熬和良心夹击,他们都不愿加入爱国会。

韩主教在「梵内」的访问中又说到现在很多年轻教友都不考虑爱国会与否,能够自由表达信仰才是最重要的。这意味着老主教死了,了解教会历史和中国教会分裂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不需再为教会的原则坚持,而韩主教和神长们也不给他们讲解,他们只需虔诚地参与礼仪,尽情地表达信仰就行了。韩主教强调不支他的人不是坚持信仰原则,而是出于妒忌他的私心所致。

韩主教在接受专访时不仅谈到自己是怎样解读教宗的牧函,而且也提到了前几年「中国之外的人阻挠了一切」。所谓「中国以外的人」无非是指陈日君枢机、韩大辉总主教等反对加入爱国会、非法祝圣的人,他们大概也「不是在坚持教会原则,而是出于嫉妒的魔鬼行为」反对罗马教廷同北京无原则妥协谈判。

他们那「不是在坚持教会原则的」行为,害得韩主教又在「地下」看了几年风向。如果风向不对,韩主教是断然不敢冒险走出来公开就职的,因为他自己清楚,那时候的他如果离开了「我是杨立柏主教的继承人」的保护罩,必定被神父、教友弃他而去,那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最近,韩主教举行了低调的就职礼,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参加人数那么少,而舆论也没那么热衷。个中缘由当然不是如韩志海说的因自己身体不好没有关心神长们,又或神父们嫉妒他而反对他,不愿出席就职礼。当然韩主教说他身体不好,这是事实,但这全因为早在他主持兰州教区教务以来过于养尊处优,又常应酬官员、教友,尚未到不惑之年便得了糖尿病所致。更大的问题还是他的人品和私心过重,过于招摇所致,并且一意孤行公开就职而遭神长、教友唾弃。

这次,兰州和武威地区,包括韩主教家乡一带部分堂区的神父、修女都没有去就职礼捧场,也没有跟着去井冈山,更有当地教友表示,韩志海是不受欢迎的人,他们没有主教了,不希望今后他再来到他们的堂里。

其实,韩主教可以以健康状况欠佳,无法负担繁重的牧灵工作为由,向圣座提出提请任命一位有智慧才能和圣德的助理主教或者是辅理主教,担负起兰州教区的牧灵工作,自己退居二线。

「兰州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希望韩主教顾全大局,能够为他关心的兰州、武威的环境和发展作出贡献:减少雾霾和污染,从我做起!

__________

撰文:小小草,中国教会观察人士。

相关文章:

兰州教区韩志海主教公开就职,有神父不赞成而没参与

【博文】印象中的孙振华神父

【评论】中国政府全力绑架宗教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