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讀蘭州主教訪談——剖析韓志海的狡辯狀

標籤連結: , , ,

1 December 2017

【評論】讀蘭州主教訪談——剖析韓志海的狡辯狀

就職典禮後,蘭州教區韓志海主教帶同神父和修女到了江西的井岡山「朝聖」。

上周《梵蒂岡內部通訊》(「梵內」)刊出一篇蘭州教區韓志海主教的訪問,解釋他為什麼要求得到政府承認。這是此網絡媒體近年來至少第三次刊登韓主教的專訪,作者又是瓦倫特。

還記得三年前,瓦倫特也訪問了幾位所謂的「地下主教」,當中也有韓志海。這些主教都認為應該公開。他們的理由使人不禁聯想起東郭先生,為了不想被狼吃,按所謂民間規矩去作抽樣調查,事必詢問三老中的前兩老,藉以拖延時間,真是糊塗誤事。但事實上,他們根本不能代表地下主教,瓦倫特無非也是想拖延時間吧了!

這媒體沒有及時報道韓志海的公開就職和各方的反應,只是專訪他的片面之詞。通篇訪問無論從行文還是談話,都充滿著自相矛盾、歪曲事實,甚至敢於歪讀教宗本篤十六世的牧函,以達到混淆視聽的目的。

報道先介紹了韓主教,指他記得自己的聖召是從看著蘭州教區「一位叫斐理伯神父的榜樣逐漸成熟起來的」。他指出這位斐理伯神父是後來的蘭州教區主教,但卻為何沒用上他的大名呢?在以前的訪談中,尤其提及二零一三年他在布魯塞爾宣讀的一封公開信中,他這樣介紹自己:「我是蘭州教區主教楊立柏主教的繼承人」,「不獲政府認可的主教」,因為那時候這些頭銜有助韓志海在世人面前樹立名正言順「宗徒繼承人」的形象,讓人們知道他是教宗任命的合法牧人。如今,這些彷彿都是多餘的了,因為再提及楊主教的名字,就有機會說到他七十八年的人生中有卅三年在獄中度過,這可能會令當局不高興。

韓主教在就職翌日,就帶同蘭州、平涼和天水教區的神父、修女到了江西的井岡山「朝聖」,這地因是中共革命根據地而聞名。希望韓主教不要從山上下來就以楊立柏主教這個名字為恥,或者是連斐理伯神父的名字都因為樂不思蜀而忘記了。

曾幾何時,韓志海可是楊主教最寄予厚望的「我兒弟茂德」,怎麼韓主教就羞於啟齒自己的恩公和慈父的名字呢?文革如火如荼之際,兒子雖與老子劃清界線,但也是記得父親大名,歷史不容抹殺。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他十年前那篇牧函中說得再清楚不過了:某些由國家建立、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凌駕於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上述機構所宣稱的宗旨,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與教會道理是無法調和的。而天主教會自古的信條就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

然而,韓主教在二零一三年「給朋友們的一封信」(簡稱公開信)裡卻是一味呼籲國內地上地下教會結束「無謂的分裂」,而且在這次接受「梵內」專訪時,把教宗的牧函解讀為「大家都願意靠攏政府,接受它的管理」,這不是往教宗頭上栽贓是什麼意思呢?

韓主教又說,「兄弟分裂總是魔鬼所為」,這話說得有道理。教宗本篤也解釋了這種分裂的緣由,但他也明確給出答案,目前在中國的「主教團」,宗座不能承認其為主教團,因為「地下」的主教們,都不在其中。而也正是這個「中國天主教主教團」要求主教們在公開就職典禮上宣誓遵守憲法,效忠國家。

真不知道韓主教說的「二零零一年我們所有神父都願意跨越障礙加入愛國會」從何而來。資歷比他老或者是跟他相仿的神父,大都是在楊主教時代過來的,至今就有些神父不贊同他加入靠攏政府愛國會的那套;而資歷淺的年輕神父,之所以不反對,某程度上也出於利益,如能出國進修,有些神父修女也是因為順著他,就得以長期留在蘭州總堂等生活條件比較好的堂區服務。從這次就職禮,也有些神父被內心煎熬和良心夾擊,他們都不願加入愛國會。

韓主教在「梵內」的訪問中又說到現在很多年輕教友都不考慮愛國會與否,能夠自由表達信仰才是最重要的。這意味著老主教死了,了解教會歷史和中國教會分裂的人越來越少,年輕人不需再為教會的原則堅持,而韓主教和神長們也不給他們講解,他們只需虔誠地參與禮儀,盡情地表達信仰就行了。韓主教強調不支他的人不是堅持信仰原則,而是出於妒忌他的私心所致。

韓主教在接受專訪時不僅談到自己是怎樣解讀教宗的牧函,而且也提到了前幾年「中國之外的人阻撓了一切」。所謂「中國以外的人」無非是指陳日君樞機、韓大輝總主教等反對加入愛國會、非法祝聖的人,他們大概也「不是在堅持教會原則,而是出於嫉妒的魔鬼行為」反對羅馬教廷同北京無原則妥協談判。

他們那「不是在堅持教會原則的」行為,害得韓主教又在「地下」看了幾年風向。如果風向不對,韓主教是斷然不敢冒險走出來公開就職的,因為他自己清楚,那時候的他如果離開了「我是楊立柏主教的繼承人」的保護罩,必定被神父、教友棄他而去,那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最近,韓主教舉行了低調的就職禮,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參加人數那麼少,而輿論也沒那麼熱衷。箇中緣由當然不是如韓志海說的因自己身體不好沒有關心神長們,又或神父們嫉妒他而反對他,不願出席就職禮。當然韓主教說他身體不好,這是事實,但這全因為早在他主持蘭州教區教務以來過於養尊處優,又常應酬官員、教友,尚未到不惑之年便得了糖尿病所致。更大的問題還是他的人品和私心過重,過於招搖所致,並且一意孤行公開就職而遭神長、教友唾棄。

這次,蘭州和武威地區,包括韓主教家鄉一帶部分堂區的神父、修女都沒有去就職禮捧場,也沒有跟著去井岡山,更有當地教友表示,韓志海是不受歡迎的人,他們沒有主教了,不希望今後他再來到他們的堂裡。

其實,韓主教可以以健康狀況欠佳,無法負擔繁重的牧靈工作為由,向聖座提出提請任命一位有智慧才能和聖德的助理主教或者是輔理主教,擔負起蘭州教區的牧靈工作,自己退居二線。

「蘭州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希望韓主教顧全大局,能夠為他關心的蘭州、武威的環境和發展作出貢獻:減少霧霾和污染,從我做起!

__________

撰文:小小草,中國教會觀察人士。

相關文章:

蘭州教區韓志海主教公開就職,有神父不贊成而沒參與

【博文】印象中的孫振華神父

【評論】中國政府全力綁架宗教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