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大陆苦难教会六十年痛苦史」祈祷的朝圣之旅

標籤連結: , , , ,

30 November 2017

【博文】「大陆苦难教会六十年痛苦史」祈祷的朝圣之旅

教宗在圣玛尔大之家的弥撒之后,接见朱立德神父。[来源:罗马观察报]

去年的九至十月,于台湾台北古亭耶稣圣心堂服务的耶稣会朱立德神父受邀至美加地区向当地华人分享九八教难,好让更多人能认识及为大陆苦难教会祈祷。

今年九月八日圣母诞辰庆日,也是九八教难六十二周年纪念日,仿佛在冥冥之中,痛苦之母也激励这些九八教难的生还见证者,以朝圣为九八所有受难者祈祷,好使基督的苦难和复活奥蹟,不断由这些见证者的身上延续下去。

顾光中蒙席(一位五十年代的修士,曾与朱神父是修院的同班同学,被送至劳改营廿九年。六十年后的今日仍能平安地活着,实是天主的大恩。)与朱立德神父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以八十五岁高龄完成了朝圣祈祷之旅。

首先由圣母显现一百周年的葡萄牙法蒂玛为始—西班牙赖甘霖神父的家乡圣地亚哥(Santiago de Compostela)—巴黎圣母显现圣牌堂(Chapel of Our Lady of The Miraculous Medal)—法国露德圣母—德国科隆等知名朝圣地,最终至梵蒂冈晋谒教宗。我与妹妹有幸陪同这两位「难兄难弟」神父走完后半场朝圣行程,并简要为此次朝圣纪实,此文分为「三个祈祷意向」,因为这是整个朝圣之旅的重心。

 

向法蒂玛及露德圣母的祈求

朱神父告诉我们,这次一起前往法蒂玛圣母朝圣地及西班牙的同团十六人,都是曾历经中国九八教难的浩劫而仍然健在的人,这是天主最大的恩典。

他们在法蒂玛圣母前跪谢以表感念。而在露德圣母朝圣地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位高龄的神父竟能撑着体力完成整个烛光祈祷游行。他们渴望圣母为大陆苦难教会代祷的精神、信念,以及他们坚定的意志力,令我折服。

耶稣说过,凡有二或三个人因着祂的名而聚在一起时,祂必在我们中间。我们的祈祷经由耶稣,在圣神内抵达至天父,同时,我们边游行边诵念著玫瑰经,更是与圣母连心,将大陆苦难教会的处境全交托给慈母圣心。

 

向德国科隆教会表达感谢之意

德国这一站,主要是对德国教会为大陆苦难教会发声而表达感激之情。

顾蒙席与朱神父也有幸谒见德国科隆教区的莱内.玛利亚.沃尔基枢机(Rainer Maria Woelki)与辅理主教罗尔夫.斯坦豪瑟主教(Rolf Steinhäuser),并受到天主教科隆大教堂广播电台(domradio.de)的采访邀请,分享大陆苦难教会的史实及现况,好让许多德国的天主教徒与听众们认识和了解。

此外,两位神父更借此机会参观了德国奥古斯丁华裔学志研究院(Monumenta Serica Institute),曾在台湾教学多年的魏思齐神父(Zbigniew Wesołowski)仔细地介绍了中心内的工作与极其丰富的中文天主教藏书,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德国的中国中心(China Zentrum eV)位于华裔学志研究院的隔壁,其总负责人万廉神父(Martin Welling),也曾在台湾待过二十多年,他对于中国天主教的情况了解之透彻,且时时关注中国天主教会的现况,更对中国至德国读书的神父、修女及教友们关怀备至,当然,对我们也不例外。

在德国的第二天傍晚,我突然发现朱神父两只鞋都开口笑了,他走起路来一定很不舒服,而他却什么都没说,让人感觉很心疼。但我知道发过神贫愿的耶稣会神父,对此绝对是不以为意的。眼尖的万神父也发现了此事,那时已有些晚了,不过他仍坚持带我们绕去商场碰碰运气,果真让我们顺利买到一双款式简单又舒适的鞋。

万神父将这双新鞋送给朱神父作为他八十五岁(1933年9月22日出生)的生日礼物,这小小的举动真让我们感动。我不禁想到,像我这般小信德的人哪!要是信德有如芥子一样大就好了,天主自有祂的安排,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总会出现天使来行奇蹟!

 

向教宗完全交托大陆苦难教会的呼声

此次的朝圣高峰,也是整个朝圣之旅的核心,即是参加九月十九日清晨圣玛尔大之家与教宗共祭的弥撒。

此时此刻,是向活生生站在我们眼前的圣父教宗,交托由其领导之下中国地下教会的呼声,与教宗一起奉献给天主。弥撒后与教宗的私人接见,朱神父向教宗呈上自己亲自编译的《大陆苦难教会六十年芳踪》一书,并向梵蒂冈圣座表达中国天主教友的痛苦和焦虑。

朱神父向教宗陈述:「这本书纪录了大陆教会和诸位殉道先烈们所做的信仰见证。」朱神父同时请求教宗多多鼓励中国教会与为其祈祷,当然在中国教会的神长与教友们也时时为教宗祈祷。

教宗的确时时都挂念著中国的教会,不断地为中国教会祈祷,更十分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前往中国。教宗方济各钟爱中国,而且梵蒂冈也希望中国有美好的未来,这是众所皆知的。而据朱神父所言:「梵中对话有诚意,能享有人权、享有宗教信仰自由,这是中国教友所梦寐以求的。

事实上,教廷从一九五七年起,历经教宗若望二十三世(1959年)、教宗保禄六世(1965年)、圣若望保禄二世(1979年),直至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发表的《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天主教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教友信函》,都对中国释出善意;甚至是当今的教宗方济各也多次强调普世教会与在中国的教会的团结一致。既然从半世纪前,教廷已多次试着与中国政府进行对话,但六十多年来仍旧未果,这是令人所忧心的。」

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玛22:21)

我想,对于这一批曾因保持信仰而被定罪,送去劳改的主教、神父、修女和教友们来说,他们所遭受过的一切是血淋淋,也是切切实实的信仰见证。

旅程中所遇到的一位教友问顾蒙席和朱神父说:「你们愿意原谅吗?」两位神父则是立即清楚地表达他们早已选择原谅了。为他们来说,中国教友热爱自己的国家,常遵照教会训导,敬主爱人并做好教友,更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他们既爱国又不会去挑战政权,这是无可指责并给世界做见证了。

但当教会遭受迫害时,数以千计中国大陆教会各地区、各教区的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及其男女青年和外籍人士们被驱逐或以反革命之名判罪,入牢,这是中国的教难史。他们只是希望曾遭受的一切没有白费,能够引领更多的圣召,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及了解不少仍在受苦却鲜为人知的现况。

九月廿一日是圣玛窦宗徒瞻礼日,我们正好人在罗马,有幸亲至圣王路易堂(San Luigi dei Francesi)一窥艺术家卡拉瓦乔(Caravaggio)所绘的〈圣史玛窦的皈依〉图。顾蒙席与朱神父的圣名正巧都是玛窦,在庆祝他们主保庆日的同时,他们也向圣玛窦献上中国苦难教会的呼求,请圣玛窦代为转祷,祈求天主聆听他们的心声,也就是遵循耶稣基督的言行教导:承认国家的职权及其权利,依照凯撒的命令纳税,但也要明白地教导众人保持天主的至高权利: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

一个有趣的小插曲,当日,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李世明(Matthew S.M. LEE)邀请两位「玛窦」神父同进午餐,没想到他也是位「玛窦」!假使有那么多位玛窦同时在圣玛窦瞻礼日齐聚一堂,我想为这趟朝圣之旅来说,这必定意味着是个特殊的记号。

朱神父期盼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教友与读者能够为大陆苦难教会祈祷,祈祷的力量之大,大到我们无法想像,尤其是当我们都全心全意为此意向祈求时,天主必定会应允受苦受难的大陆教会的呼求。

而我自己,以一个年轻教友的身份,不停反复思索,在此引用台湾《天主教周报》457期第4版李家同教授的疾声呼吁之语:我们的教会应多宣传令人感动也值得报道的事,可是我们却看不太到这些报道。而我认为,故事不是没有,问题在于这些呕心沥血所写出来的,为信仰付出一生自由及牺牲的见证,有没有人在乎?有没有人去看而已。

如果年轻人愿意,我们可以从这些历经数十年劳改营却仍坚定地保持信仰的生还者,以他们所叙述或所写的书作为入门读物,相信这些活见证必能触动我们,打开我们的眼界和心灵,激昂我们的信德,参与为大陆苦难教会的恳切祈祷,也能为教会为天主付出自己。这是我们这一代,除了祈祷之外所能实际贡献的。

__________

撰文:徐明慧,台湾台北古亭耶稣圣心堂教友

【完】

相关文章:

【特稿】朱立德神父谈他的母亲──「痛苦之母」的奇蹟

陈枢机献祭纪念上海教难六十年,盼更多英勇故事问世

【评论】教宗方济各治下的中国教会和中梵关系走向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