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大陸苦難教會六十年痛苦史」祈禱的朝聖之旅

標籤連結: , , , ,

30 November 2017

【博文】「大陸苦難教會六十年痛苦史」祈禱的朝聖之旅

教宗在聖瑪爾大之家的彌撒之後,接見朱立德神父。[來源:羅馬觀察報]

去年的九至十月,於台灣台北古亭耶穌聖心堂服務的耶穌會朱立德神父受邀至美加地區向當地華人分享九八教難,好讓更多人能認識及為大陸苦難教會祈禱。

今年九月八日聖母誕辰慶日,也是九八教難六十二周年紀念日,彷彿在冥冥之中,痛苦之母也激勵這些九八教難的生還見證者,以朝聖為九八所有受難者祈禱,好使基督的苦難和復活奧蹟,不斷由這些見證者的身上延續下去。

顧光中蒙席(一位五十年代的修士,曾與朱神父是修院的同班同學,被送至勞改營廿九年。六十年後的今日仍能平安地活著,實是天主的大恩。)與朱立德神父於二零一七年九月,以八十五歲高齡完成了朝聖祈禱之旅。

首先由聖母顯現一百周年的葡萄牙法蒂瑪為始—西班牙賴甘霖神父的家鄉聖地亞哥(Santiago de Compostela)—巴黎聖母顯現聖牌堂(Chapel of Our Lady of The Miraculous Medal)—法國露德聖母—德國科隆等知名朝聖地,最終至梵蒂岡晉謁教宗。我與妹妹有幸陪同這兩位「難兄難弟」神父走完後半場朝聖行程,並簡要為此次朝聖紀實,此文分為「三個祈禱意向」,因為這是整個朝聖之旅的重心。

 

向法蒂瑪及露德聖母的祈求

朱神父告訴我們,這次一起前往法蒂瑪聖母朝聖地及西班牙的同團十六人,都是曾歷經中國九八教難的浩劫而仍然健在的人,這是天主最大的恩典。

他們在法蒂瑪聖母前跪謝以表感念。而在露德聖母朝聖地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兩位高齡的神父竟能撐著體力完成整個燭光祈禱遊行。他們渴望聖母為大陸苦難教會代禱的精神、信念,以及他們堅定的意志力,令我折服。

耶穌說過,凡有二或三個人因著祂的名而聚在一起時,祂必在我們中間。我們的祈禱經由耶穌,在聖神內抵達至天父,同時,我們邊遊行邊誦念著玫瑰經,更是與聖母連心,將大陸苦難教會的處境全交託給慈母聖心。

 

向德國科隆教會表達感謝之意

德國這一站,主要是對德國教會為大陸苦難教會發聲而表達感激之情。

顧蒙席與朱神父也有幸謁見德國科隆教區的萊內.瑪利亞.沃爾基樞機(Rainer Maria Woelki)與輔理主教羅爾夫.斯坦豪瑟主教(Rolf Steinhäuser),並受到天主教科隆大教堂廣播電台(domradio.de)的採訪邀請,分享大陸苦難教會的史實及現況,好讓許多德國的天主教徒與聽眾們認識和了解。

此外,兩位神父更藉此機會參觀了德國奧古斯丁華裔學志研究院(Monumenta Serica Institute),曾在台灣教學多年的魏思齊神父(Zbigniew Wesołowski)仔細地介紹了中心內的工作與極其豐富的中文天主教藏書,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

德國的中國中心(China Zentrum eV)位於華裔學志研究院的隔壁,其總負責人萬廉神父(Martin Welling),也曾在台灣待過二十多年,他對於中國天主教的情況了解之透徹,且時時關注中國天主教會的現況,更對中國至德國讀書的神父、修女及教友們關懷備至,當然,對我們也不例外。

在德國的第二天傍晚,我突然發現朱神父兩隻鞋都開口笑了,他走起路來一定很不舒服,而他卻什麼都沒說,讓人感覺很心疼。但我知道發過神貧願的耶穌會神父,對此絕對是不以為意的。眼尖的萬神父也發現了此事,那時已有些晚了,不過他仍堅持帶我們繞去商場碰碰運氣,果真讓我們順利買到一雙款式簡單又舒適的鞋。

萬神父將這雙新鞋送給朱神父作為他八十五歲(1933年9月22日出生)的生日禮物,這小小的舉動真讓我們感動。我不禁想到,像我這般小信德的人哪!要是信德有如芥子一樣大就好了,天主自有祂的安排,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總會出現天使來行奇蹟!

 

向教宗完全交託大陸苦難教會的呼聲

此次的朝聖高峰,也是整個朝聖之旅的核心,即是參加九月十九日清晨聖瑪爾大之家與教宗共祭的彌撒。

此時此刻,是向活生生站在我們眼前的聖父教宗,交託由其領導之下中國地下教會的呼聲,與教宗一起奉獻給天主。彌撒後與教宗的私人接見,朱神父向教宗呈上自己親自編譯的《大陸苦難教會六十年芳蹤》一書,並向梵蒂岡聖座表達中國天主教友的痛苦和焦慮。

朱神父向教宗陳述:「這本書紀錄了大陸教會和諸位殉道先烈們所做的信仰見證。」朱神父同時請求教宗多多鼓勵中國教會與為其祈禱,當然在中國教會的神長與教友們也時時為教宗祈禱。

教宗的確時時都掛念著中國的教會,不斷地為中國教會祈禱,更十分渴望有朝一日能夠前往中國。教宗方濟各鍾愛中國,而且梵蒂岡也希望中國有美好的未來,這是眾所皆知的。而據朱神父所言:「梵中對話有誠意,能享有人權、享有宗教信仰自由,這是中國教友所夢寐以求的。

事實上,教廷從一九五七年起,歷經教宗若望二十三世(1959年)、教宗保祿六世(1965年)、聖若望保祿二世(1979年),直至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發表的《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天主教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教友信函》,都對中國釋出善意;甚至是當今的教宗方濟各也多次強調普世教會與在中國的教會的團結一致。既然從半世紀前,教廷已多次試著與中國政府進行對話,但六十多年來仍舊未果,這是令人所憂心的。」

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瑪22:21)

我想,對於這一批曾因保持信仰而被定罪,送去勞改的主教、神父、修女和教友們來說,他們所遭受過的一切是血淋淋,也是切切實實的信仰見證。

旅程中所遇到的一位教友問顧蒙席和朱神父說:「你們願意原諒嗎?」兩位神父則是立即清楚地表達他們早已選擇原諒了。為他們來說,中國教友熱愛自己的國家,常遵照教會訓導,敬主愛人並做好教友,更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他們既愛國又不會去挑戰政權,這是無可指責並給世界做見證了。

但當教會遭受迫害時,數以千計中國大陸教會各地區、各教區的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及其男女青年和外籍人士們被驅逐或以反革命之名判罪,入牢,這是中國的教難史。他們只是希望曾遭受的一切沒有白費,能夠引領更多的聖召,更多人了解這段歷史,及了解不少仍在受苦卻鮮為人知的現況。

九月廿一日是聖瑪竇宗徒瞻禮日,我們正好人在羅馬,有幸親至聖王路易堂(San Luigi dei Francesi)一窺藝術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所繪的〈聖史瑪竇的皈依〉圖。顧蒙席與朱神父的聖名正巧都是瑪竇,在慶祝他們主保慶日的同時,他們也向聖瑪竇獻上中國苦難教會的呼求,請聖瑪竇代為轉禱,祈求天主聆聽他們的心聲,也就是遵循耶穌基督的言行教導:承認國家的職權及其權利,依照凱撒的命令納稅,但也要明白地教導眾人保持天主的至高權利: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

一個有趣的小插曲,當日,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李世明(Matthew S.M. LEE)邀請兩位「瑪竇」神父同進午餐,沒想到他也是位「瑪竇」!假使有那麼多位瑪竇同時在聖瑪竇瞻禮日齊聚一堂,我想為這趟朝聖之旅來說,這必定意味著是個特殊的記號。

朱神父期盼所有看到這篇文章的教友與讀者能夠為大陸苦難教會祈禱,祈禱的力量之大,大到我們無法想像,尤其是當我們都全心全意為此意向祈求時,天主必定會應允受苦受難的大陸教會的呼求。

而我自己,以一個年輕教友的身份,不停反覆思索,在此引用台灣《天主教周報》457期第4版李家同教授的疾聲呼籲之語:我們的教會應多宣傳令人感動也值得報道的事,可是我們卻看不太到這些報道。而我認為,故事不是沒有,問題在於這些嘔心瀝血所寫出來的,為信仰付出一生自由及犧牲的見證,有沒有人在乎?有沒有人去看而已。

如果年輕人願意,我們可以從這些歷經數十年勞改營卻仍堅定地保持信仰的生還者,以他們所敘述或所寫的書作為入門讀物,相信這些活見證必能觸動我們,打開我們的眼界和心靈,激昂我們的信德,參與為大陸苦難教會的懇切祈禱,也能為教會為天主付出自己。這是我們這一代,除了祈禱之外所能實際貢獻的。

__________

撰文:徐明慧,台灣台北古亭耶穌聖心堂教友

【完】

相關文章:

【特稿】朱立德神父談他的母親──「痛苦之母」的奇蹟

陳樞機獻祭紀念上海教難六十年,盼更多英勇故事問世

【評論】教宗方濟各治下的中國教會和中梵關係走向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