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魯滕教區主教醜聞給印尼教會的猛然覺醒

標籤連結: , , , ,

24 November 2017

【評論】魯滕教區主教醜聞給印尼教會的猛然覺醒

勒滕主教被指跟女人有染及挪用公款,於十月十一日辭職。

印尼魯滕教區胡貝圖斯.勒滕(Hubertus Leteng)主教,因被指控與女子有染及挪用公款,於十月十一日宣布辭職。

從二零一四年起,已有流言指勒滕跟一名女子有不當關係,並在主教公署職員毫不知情下向印尼主教團借了九萬元,後再拿了教區三萬元。

他跟教區的神父開會時否認與女子有染,但承認借了這筆錢為送一名男孩往美國讀書。他無法,或說是不願,透露這男孩的身分,反而令人確信他們有不當關係的指控。

後來的事,人盡皆知。在不當關係及挪用公款的疑雲下,五十八歲的勒滕成為首位宣布辭職的印尼主教。

十月十一日,勒滕主教跟梵蒂岡代表會面。一位有份出席會面的神父暗示,這名主教被告知需要辭職或被撤職。他說,在勒滕正式宣布辭職前,教區舉行會議,讀出由梵蒂岡發出的信件,信中用了「免職」的字眼。

勒滕必須要離開,這只能怪他,因那些針對他的指控已傷害大家對宗教的情誼,使教會蒙羞,並造成教區內神父及教友的分化。

六月,他不理會大批神父提出的不信任呈請,結果神父宣布集體辭職。教友領袖亦公開要求把他撤職,當中一些人更派人調查對他的指控,並將調查結果呈交梵蒂岡。今年初,多個堂區團體批評那些要求將勒滕撤職的教友領袖,擔心會導致基層教友爆發衝突。

在這情況下,勒滕的留下對教會弊多於利。事實上,他的離開來得太遲,因為跟他指控相關的尷尬內容已經廣泛流傳。

 

強烈警告

圍繞勒滕的醜聞佔據著多個社區媒體,引發大眾開始關注教會管理層及宗教領袖的個人操守。這是好事,教會領袖應該歡迎,因為當教友採取主動調查勒滕時,他們向世界展示他們是關心教會,以及向教會領袖們發出訊息:讓他們更多參與教會事務。

他們也提醒教會領袖,他們的權威,甚或教會的權威,是繫於高尚的道德操守,而不是教會掌握的權力或財富上。

勒滕的醜聞是給教會的一個猛烈覺醒:大眾會批判教會,並仔細審查其中的活動。這也是一個警告:當大家開始要求宗教領袖對自己行為負責時,有甚麼事情是可能發生的。

這種提醒是必要的,因為在全球大部分地區,許多教會人員,不管他們在聖統制的那個級別,總覺自己是碰不得的。

很多時,神職人員不僅控制或壟斷教會事務,還自覺自己就是教會。在大多情況下,司鐸及身處聖統制內的人士都有最終話語權,即使他們所知甚少。

現在教友們敲著教會的大門,提醒教會領袖:他們也是教會的合法成員,並且想參與教會生活的各層面。換言之,他們想要在教會內活躍起來。

聖統制內的人士及教會領袖們應歡迎這種發展。教會作為一個機構已發展成複雜的體系,教友的參與不但協助它更有效地運作,並且更能夠為它注入新的活力。

而且,儘管教友沒積極參與教會日常運作,仍可以通過批評及利用社交媒體,評估教會的政策或決定,為教會帶來改變。

回到勒滕的個案,當梵蒂岡決定讓這名主教出席首輪諮詢大會時,教友們紛表不滿,迫令梵蒂岡進行新一輪的諮詢。

而個案亦顯示,地方教會領袖需要學習如何跟教友溝通,並使用主流及社交媒體應付危機。

自從二零一四年謠言開始流傳,勒滕採取不跟傳媒對話,避開主流和社交媒體,他這樣做變相放棄澄清及否認傳言的機會;剝奪他的支持者試圖駁斥指控的機會,最終削弱他有效領導教區的權力。

現在,是宗教領袖和未來教會領導人學習如何跟媒體溝通,以及運用媒體的時候,不僅為應付危機,也為推動牧民工作。

事後看來,勒滕主教的事件可能是因禍得福,迫使大眾關心教會,並在教會內扮演積極角色。時間會告訴我們,是否欠主教一個大大的多謝。

__________

撰文:卡尼斯.杜爾辛(Kanis Dursin),印尼特約記者。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Ruteng prelate saga a rude awakening for Indonesian church

相關文章:

梵蒂岡要求印尼主教歸還「贓款」

梵蒂岡調查印尼一名主教涉及挪用公款及包養情婦的指控

印尼主教涉挪用公款,半百司鐸辭職抗議並尋教廷協助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