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印象中的孫振華神父

標籤連結: , , ,

22 November 2017

【博文】印象中的孫振華神父

教友送別孫振華神父。〔來源:溫州教區網站〕

追思已亡日聽到孫公(振華神父)牧靈途中殉職,我急忙把噩耗告訴老教友,他們都驚呆了,各個內心都哭喊:痛惜,痛惜。老堂長悲痛的說:寧願他生一場大病,能讓我們好好的看他一眼,提點東西給他吃吃,讓他好好與我們說話,但是天主就這樣讓他走了,我們真的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上世紀九十年代,孫公在溫州蒼平協助老王公服務,一年有好幾次來我們梅溪天主堂做彌撒、付聖事,讓我有很多機會接觸他;我們梅溪天主堂的聖殿能得以建立,也是賴他大力的幫助;很多教友都是在他手上接受了入門聖事,他也把我們梅溪教堂很多教友的靈魂送到了天主台前!

梅溪堂雖然現在的老教友沒剩下幾個,但是我在常年期三十一主日介紹孫公時,下面一片肅靜;我播放了孫公錄製的《聖教採茶歌》給他們聽,雖然很多人未與他謀面,但是他們深深地為他的事蹟所感動:一個年輕修士在教會艱難的時期願意為天主等到五十歲晉鐸;一個老人願意騎著自己的二輪寶馬到處做彌撒、行聖事;一個老人有那麼洪亮的聲音講道、唱歌;一個老人用比年輕人更開放的思想接受新事物;這個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在他內心中需要多大的愛主熱情,讓常人難以想像!

對於我這個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輕老教友,我清晰的記得在讀初二時,我很有幸在孫公手中接受了洗禮,我依舊記得那個情景,我們排排坐在長條凳上,他首先考問我們幾個簡單的要理,然後一個個給我們倒水;那時候沒有白衣,他用白布在我們每個領洗的人頭上蓋了一下;一個一個的蓋過去,讓我們穿上基督,相識基督。

我讀初中時,他每年都會來開四規做彌撒,並且彌撒開始時會集體赦罪,那時候,我們辦告解都會寫在字條上,一個個字讀書來。他講道理聲音很洪亮、很有勁,在那時候小小的聖殿中,根本就不需要話筒,我依稀的記得他在我們教堂講了一個耶穌升天的道理,他的姿勢、動作、語調仍歷歷在目。我還記得跟老教友去肖江慶祝了他的一個壽辰,那時候好像唱了一次《偉大的教宗》。

以後,我總對別人講他「壞話」:我覺得孫公講道理天天那一套,有的道理他不知道講了多少次,我聽了都上百次了。現在想想他是多麼實在的一個神父,不厭其煩,實實在在的把天主的道發揚光大,我也多麼希望他能再給我們講一次道,不管是第幾次!

後來我長大了,他調任了,我們接觸很少,在總堂裡碰到只是恭敬的叫一聲:孫公,他總是風塵僕僕的騎著他的電動車;其實他根本就不記得我,我叫他時總問我是哪裡的,在溫州做什麼,有沒有進堂,我總回答他我是平陽的,是你給我領洗的。

記得三年前我加他QQ和微信,又打我手機,他說自己有很多QQ和微信問題解決不了,叫我幫他。之後,他會經常打電話給我,叫我幫他解決電腦和數據連接的問題。他很好學,我講了之後,他又一次次的操作,他總說:我老了,學東西比較慢。

他送了我好幾本自己的名著!我很多次帶梅溪堂的病患教友去他那裡,請他為這些教友祈禱、降福,他總是拉著他們的手,不厭其煩的對他們說,要相信天主愛你,要依靠天主。

印象中的孫公是可以活到百歲的,我也一直跟梅溪堂的老教友講溫州孫公活到一百歲沒有問題,孫公對我講了一句話我記憶猶新:我會求天主賜我恩寵和力量,讓我活到下一任主教的!

但是他今天真的離我們而去,離開他堅持一生的溫州教區而去,我們悲痛萬分;但是,就如甌南堂區本堂李神父在彌撒中對孫公所概括的兩個詞語:自由、灑脫,這真的是再適合不過了。

孫公來時,為溫州教區鞠躬盡瘁,如火如荼地牧放群羊;孫公走時,牧靈途中當即殉職,免去教區替他養老照顧,孫公走後,用生命換來的「達陡基金」在教會中繼續救濟他人,發揮孫公的精神;孫公在天時,也一定會繼續為我們溫州教區祈禱,他與我們是聯合的。達陡孫公,你安息吧,我們定會再見!

__________

撰文:謝秀輝,溫州教區一位教友。

【完】來源:溫州教區網站

紀念孫神父博文:印象中的孫公

相關文章:

【博文】今夜,我落荒而逃──悼孫振華神父

公開和地下團體同尊敬的老神父去世,享年八十三歲

【博文】教會的「後腦勺」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