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教會團體為蔚神父舉行追思彌撒,陳樞機指邪惡計劃正進行

標籤連結: , , , ,

15 November 2017

教會團體為蔚神父舉行追思彌撒,陳樞機指邪惡計劃正進行

【天亞社.香港訊】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為離奇去世兩年的寧夏教區「地下」教會團體蔚和平神父舉行紀念彌撒。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指一個邪惡計劃正在推進,要求國內忠貞主教辭職,疑讓非法主教坐正,稱這是教會大災禍。

彌撒於十一月十日在聖猶達堂舉行。彌撒前,正委會播放由宗座外方傳教會甘浩望(Franco Mella)神父,為蔚神父所創作的一首名為《和平》的歌曲,並配有蔚神父昔日為弱小社群服務和生活點滴的片段。

彌撒主祭陳樞機在講道時指,蔚神父去世的事件還未真相大白,為他和沒有被封聖的亡者,及在大陸水深火熱中的兄弟姊妹祈禱。他又分析目前中國教會面對的問題,讓大家能更準確的知道該求什麼。

他指出,對話是重要的,亦是必需的,但對共產黨政權過份樂觀,視外交重於信仰,為達成協議和討好對方,不設底線並無止境妥協,甚至負賣自己,他強調,這絕不是天主對教會的期待,也不是忠於耶穌交給宗徒們的使命。

他又說,教廷怕得罪北京而喪失談話機會,很多該做的事都不敢做,如蔚神父的離奇「被自殺」,教廷沒有要解釋;河北省保定教區「被失蹤」二十年的蘇志民主教下落不明,也沒交代;政府強拆浙江省的十字架,教廷也沒出聲;非法、絕罰「主教」濫用神權,教廷亦沒有譴責;中梵談判越來越密,教廷不斷釋出善意,北京沒有回報。

陳樞機又指,不少忠貞主教年老了,教廷沒有給接班人;也有些接班人已任命了,委任狀也有了,最後還是說「不要祝聖」,這些情況令一些「地下」教區灰心,「署理太累了,不做了」,也有些覺得順教廷的鼓勵,到地上去「合一」。

不過他認為,最近中梵談判進入僵局,教宗說話也謹慎得多,他相信大概是北京提出的要求,教宗不能答應。

然而,近日從多處收到消息讓他震驚了,「原來他們正在推進一個邪惡的計劃:請忠貞的主教們辭職,讓非法、絕罰的『主教們』坐正!?這是一個晴天霹靂!這是教會大災禍的來臨!」

他無奈地說,有些兄弟來找他訴苦,「我能說什麼?」他說自己祇能重複去年所說的,「我們要爭氣」,不過強調不能造反,因為「不要讓那些站在政權那邊的人高興,說我們成了背教的」。

不過他重申,教廷不一定等於教宗,「那幾年來教廷沒有跟隨教宗,他們陽奉陰違,以為自己比教宗本篤(十六世)更了解怎樣處理中國教會」。他又認為教宗方濟各揀選的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有問題,他了解共產黨,但沒有補教宗的不足,反而誤導教宗,令他做了糊塗的事,甚至給人恥笑。

他強調,不是利用為蔚神父的彌撒來發牢騷,而是「相信這是蔚神父從天上想給我們說的話」,希望教廷能懸崖勒馬,不要負賣忠貞的教會!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活躍於「地下」教會團體的蔚和平神父屍體在山西省太原汾河被發現,死因可疑。而根據當時一位密切關注事件的教會消息人士指出,屍檢報告說他右腦大範圍出血,但皮膚表面沒有明顯傷痕。警方卻說神父是自殺,並且結束調查。蔚神父的家屬不准獲得屍檢報告副本,而他們要求重新調查也被警方拒絕。

正委會幹事柯欣欣指出,蔚神父離奇去世至今已兩年,雖然好似沒甚麼可以做到,但他們仍會堅持蔚神父那種不怕困難、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的精神,因此他們會堅持為蔚神父舉行紀念撒彌,而今次已是兩年內的第四次了。

而這次紀念活動中,正委更為紀念蔚神父出版名為《行者和平》文集,當中收集了蔚神父的親屬、曾陪伴同行的國內神父、修女、教友等的分享文章。透過這些文章,可更了解蔚神父所做的事、他的信仰和做人處事態度。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oly See accused of too much diplomacy, not enough faith

相關文章:

陳日君樞機為蔚和平神父舉行逝世一周年追思彌撒

【博文】中國教會從不缺乏忠貞牧者的牧養.紀念蔚和平神父

【博文】祭文──悼兄長蔚和平神父離世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