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聆听离婚与再婚信徒的心声

標籤連結: , , , ,

13 November 2017

【特稿】聆听离婚与再婚信徒的心声

巴尔巴兰枢机与离婚及再婚者洗者若翰主教座堂见面。

十月十五日,里昂总主教于洗者若翰主教座堂说出,教宗方济各所强调的是「把关心人放在首位,而非婚姻状况」。

主日黄昏,主教座堂内座无虚席,斐理伯.巴尔巴兰(Philippe Barbarin)枢机对全体信友概述教宗方济各于《爱的喜乐》中有关「分办的路径」。

继鲁昂和勒阿弗尔教区,里昂总教区是第三个教区举办这样的一个集会,以贯彻教宗方济各论述家庭的宗座劝谕。

加大利纳(Catherine)是儿童护理服务助理。她腋下夹着一本书,在前庭四处寻找巴尔巴兰枢机。这位里昂总主教已花了近一小时与「那些遭遇婚姻变故的人士」交谈,他们获邀于主日晚上在主教座堂发言。

现已是黄昏,加大利纳把书递给枢机,请他在《爱的喜乐》劝谕上签名。

跟她在一起是她的新伴侣萨洛朗(Laurent),是一位维修工程师。他当年跟前妻分手的同时,亦离开了他的堂区。单亲母亲埃各廸(Elodie)也加入这个对话,「我们尝试在其他地方寻找认同」。

五十二岁的萨洛朗重申:「我们感觉去到相关议题时,教会不再像以往般僵硬。加大利纳与我去拜访一位刚来到我们堂区的神父时,他热烈欢迎我们。」

会议开始时枢机象征性地坐在人群中,后来站在柱子投下的阴影中,在六个由曾分居、离婚及离婚再婚的教友所作的见证发表后,他还拍手喝彩。

《爱的喜乐》劝谕出版至今已一年半,是在巴尔巴兰枢机带领其教区八十位司铎觐见教宗方济各的十天之后。这名枢机说:「当我问神父们想教宗跟他们说什么时,他们反应一致指,《爱的喜乐》第八章,即题为『陪伴、分辨及融合人性的脆弱』。」

这名里昂总主教指,教宗开辟了一条「艰难的路径」。方济各跟里昂代表团强调了一点,「把对人的关心放在首位」而非婚姻状况,并尽量「不要使用『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等言语」。

教区有神父决定走这条「艰难的路径」,其中之一是弗兰克.加科湼(Franck Gacogne)神父,他是法国东部布龙圣伯努瓦教堂的司铎。

这位神父与弗洛伦斯(Florence)和乔治(Georges)一起参加会议。这对夫妇花了十二年时间试图「重返教会」,尤其是当他们的三位孩子已领了洗。但他们很婉转地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得到的只是「虚无漂渺的答案」。

其他人无法隐藏曾经历过的痛苦。有人说,他们跟其他「被逐者」相会并分享经历。一位妇女讲述自己如何「没被判断又没被排除在基督徒生活外」,但尽管如此,她仍「面对着某些神职人员的对立、冷漠或尴尬的回应」。

巴尔巴兰枢机在给他们每人一本宗座劝谕前,都「请求他们的愿谅」。

最后,弗洛伦斯和乔治在布龙司铎那里找到富同情心的倾诉对象。这对离婚又再婚的夫妻叙述说:「他的首道问题是:你感到平安吗?」他们专门已拨出时间欢迎当地社区成员讨论这些问题。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条漫长的路。尽管他们能与家人再度参与弥撒,但当领圣体时,他们感到像被「孤主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们坦承「越多在教会内找回从前的位置,越少感到自己有权领圣体」。

感谢《爱的喜乐》开辟了一条路径,让司铎能采用由信仰团体发展出来的方案,为他们提供指导。该方案与圣母团有关,是以支援再婚的基督徒夫妇,他们还准备「一场庆祝典礼,包括给予我们祝福」。

他们正不断参与堂区生活,尤其跟那些离婚又再婚的夫妻接触,并在「有可能」再像以往般领圣体前,寻求分辨之道。

他们的谨慎态度由巴尔巴兰枢机分享出来。他花了颇长时间谈这问题,并提醒与会者,对于全体基督徒来说:「在教会内领圣体永远是件要需要小心处理的问题。」

对于离婚又再婚者来说,他承认:「若有人无法再忍受不领圣体,而因这份内心痛苦,最终决定不再参与弥撒,这样,继续阻止他们领受圣体,将会是荒谬与不人道。」

枢机重申:「对某些人来说,信仰的道路必须包括领圣体,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就像嘉禄.佩吉(Charles Péguy),认为参与弥撒而不领圣体也足够。」

对这名枢机来说,最主要是能帮人「熬过关系破裂的难关」,去「再次找回在教会内的位置」。以他的观点看,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弗洛伦斯和乔治的指导重返教会团体,是罕见的例子,并获得充满活力的堂区支持者的大力帮助。

加科湼神父说:「我一些同事对于这问题非常敏感,或许他们会更倾向个人指导。然而对我来说,教会的幅度看来更重要。」

他续说:「事实是里昂只有少数堂区为那些婚姻遭遇变故人士提供支援。现在,家庭关爱牧灵主教代表本笃(Bénédicte)及爱德华.米乌德(Edouard Michoud)都欢迎离婚人士,以帮助他们在所属的本地团体及堂区继续他们的人生道路。」

他们说,不仅是提供「单一途径」;相反,他们更会帮助个人「战胜可能产生的惧怕心理」。这既为人们克服婚姻变故,亦同时为了本地的团体。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Listening to Catholic divorced and remarried couples

相关文章:

菲律宾枢机责备对《爱的喜乐》的质疑

在堂区施行《爱的喜乐》劝谕乃长期项目

【评论】《爱的喜乐》劝谕是否真的能够解决婚姻问题?

【评论】从《爱的喜乐》看教宗方济各与「处境教义」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