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教会的「后脑勺」

標籤連結: , , ,

6 November 2017

【博文】教会的「后脑勺」

温州教区孙振华神父。

后脑勺很软,陷进去,像个坑。孙振华神父骑电动车不慎摔倒,后脑勺着地,昨天一天没有抢救过来,在追思已亡日当天安息主怀。一说起后脑勺,我就敏感,我的五叔在七月份,天正热时,骑车到山里纳凉,回家路上电动车刹车失灵,同样跌落撞到后脑勺,亦是当天死亡。所以,后脑勺是致命处,人在挨打时用手保护的首先是脑袋,所以,有成语也叫做抱头鼠窜。后脑勺这部位,一般伤不得,伤则不轻。

孙振华神父突然离世,且以此方式,让人震惊。因为,仅前几天,在网上还看见他为庆祝本命瞻礼(达陡)还做了一台拉丁弥撒。不想几天后,在完全健康的状态中因为骑车摔倒而离开人世。天主为他仆人准备的道路真是奇妙,八十三岁,亦算高夀。

孙振华神父在温州教区应算是宝贝级别人物,孙公死,再无老将。而对中国教会来说,孙振华亦是风骨示者,胡温主政时,孙公写公开信给最高领导,谈宗教自由,讲非法祝圣之谬误。公开信遍传网路,当年《益世》亦得孙公此亲笔稿件,《益世》终因胆怯对孙公亲自投递的公开信未敢发表。

后来,便到了朱维方主教就职典礼上,我想事先应该没有排演孙公这一幕,每人似乎都觉得「符合会团要求」赶紧过了这一「伪任命环节」就算了,就职弥撒顺利结束就万事大吉。没有人想到孙公在会团代表正在念「伪任命状」时突然上前,一把从会团代表手里抓过「伪任命状」开始询问:这符合圣教《法典》哪一规条?又如何符合圣教纪律。会团代表悻悻退回座位,孙公也被两个有些慌张的年轻神父拉回自己座位,但是孙公得到了在场教友们的热烈掌声。朱维方主教就职弥撒便这样顺利完成,只是缺少某环节。

孙公老骨峻峭,肩担正义,砥砺后辈。最后伤死,亦是正在去牧灵途中。耶稣爱教会忠仆,便爱他到底,用他到底。孙公死当能提醒在即的另一场就职典礼。

邯郸教区孙继根主教的就职典礼就在近前,仿佛早已经是万事具备,上下扫平。可谁也没想到,在「就职典礼」上拼命一搏的孙振华神父突然离开人世。不免会让人记起他铎职生涯的林林种种。惋惜之余,也让人对邯郸的就职典礼充满关注。

按道理,中梵依旧在谈判,双方都不应该有伤害谈判的行为举动才是,而且,不久前教宗方济各调任韩大辉主教做希腊大使似乎亦是合了中方的意,同样协议首要条件仍是先合法八位非法者,依旧坚持「别的」后来再说。如此强硬条款所换来的还是方济各教宗在主徒会士面前极善意的表态:我很愿意来中国。

可是,邯郸就职似乎势在必行。能抵制便抵制,实在抵制不了就事后写份「忓悔书」的训导再加上近些年司空见惯已经让大多数中国教会意见统一起来不做无谓之事了。恰恰是在这时候,孙振华神父蒙主以特殊方式恩召,实在不能不让山人又多想一点点……

因为,教宗的训导一直还是:

「……圣座也特别关注主教的任命,因为教宗任命主教,是教会合一和圣统制共融的保障。所以,这事有关教会生命的核心(山人解为后脑勺)。为此,《教会法典》(参照第1382条)规定严惩未经教宗授命擅自祝圣他人为主教者及受祝圣者。事实上,此类祝圣,是教会共融的惨痛创伤,严重违反了教会法典所阐述的纪律。」

参见《牧函》

__________

撰文:山人神父,中国大陆一位神父。

【完】来源:山人神父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rzn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