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教宗方濟各的反對者,是時候停止罵戰了

標籤連結: , , ,

3 November 2017

【評論】教宗方濟各的反對者,是時候停止罵戰了

教宗方濟各。[圖片來源:法新社]

也許現在是反對派的靈感源頭打破沉默的時候,告訴異見者停下來。

教宗方濟各面對著來自某些天主教團體的吵鬧,並且有時惡毒的反對。他們對這位羅馬主教表現出日漸增強的敵意,在羅馬教會現代史中,大概是史無前例。

對於這一切,現在確實有好消息,亦有壞消息。

好消息是,盡可能地說,逆伯多祿之舟現任舵手而行的那些人,是非常細小但嘈吵的少數人的一部分。

壞消息是,他們大多是教會內的聖職人員,即神父和主教們。

梵蒂岡最近的統計數據稱,全球天主教徒約十二億八千五百萬人,當中約有四十一萬六千位神父,另有五千三百位主教,只佔已領洗天主教徒百分之零點零三。

即使在這分組,積極反對教宗的人數也並非主流,屬少數中的少數。

要列出明確數字是不可能的。然而,我們可以辨出某些明顯的特徵和趨勢。例如,方濟各的反對者主要來自英語世界、歐洲和非洲的某些地區,這些批評者往往比較年輕(五十歲以下)、偏執於教義,並且是神職人員中禮儀「復辟」的成員。

反方濟各陣營中的人也展示出對《天主教法典》的應用存在狹隘理解的傾向,是禮儀程序主義的死忠,以及擁有以古希臘羅馬哲學系統為基礎、以歐洲為中心的過時世界觀。

教宗的反對者中,若只有神職人員的話已經夠麻煩了。可是情況並非如此。

也有一小部分已領洗教友對他嚴厲批評,甚至貶損他。他們表現出反叛神職人員的類似特徵。他們往往也是年輕的,當涉及教會訓導就成為原教旨主義者,並且是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前禮儀和教會學的支持者。

這些批評教宗者既大聲又具破壞性,他們也有組織性和頑強力。但讓我說清楚——他們在神職人員和平信徒間,均屬少數。

不過,他們通過利用社交媒體和使用網絡世界提供的強力廣播功能,讓自己看似是整體教友的代表。這樣,他們成功地誤導了太多人(特別是在主流媒體)去相信,教會平分為兩邊——一邊是愛教宗方濟各的,另一邊是無法忍受他的。

馬西莫.法焦利(Massimo Faggioli)最近對那些憤怒地反對教宗及其更新教會舉措的人,描述為「天主教網絡民兵」。

但對於這些不同團體的神職人員和教友,有更令人煩擾的事情。他們試圖透過自詡忠於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的著作和思想,而獲取對教宗方濟各尖酸批評的合法性。他們以若瑟.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的名義(和神學)這樣做,卻徒勞無功。

他們過度簡化,甚至扭曲這位前任羅馬主教更微妙和複雜的思想。他成為教宗本篤之前,是梵二大公會議的神學專家顧問,及後長時間領導信理部。

他們如閱讀拉辛格的著作,如同他們閱讀其他作品一般,以一塊暗淡和狹窄的鏡片去對待。

這些自詡為喬治.貝戈格利奧(Jorge Bergoglio)的「拉辛格派」批評者,經常將前任教宗更複雜的思想(順帶一提,並非全部毫無疑問的)變成膚淺而俗套的標語。

例如,他們惡意地簡化本篤十六世的觀點,認為基本上只有兩個相互對立的方式闡釋梵二的實踐——「中斷和破裂的詮釋學」與「改革的詮釋學」。他實際是釐清為「教會──一個主體在貫徹性中的更新」。但他們將第二個闡釋的關鍵詞改為更簡化和錯誤的「貫徹性的詮釋學」,這是前教宗從未用過的表達。

他們也挖空了拉辛格對真福若望.亨利.紐曼(John Henry Newman)有關「教義的有機發展」(及其在禮儀形式上的應用)這觀念的理解,指僅僅是在以前的神學論述上補充,而從不作刪減。

大部分對教宗方濟各的反對來自專注於特倫多彌撒的教友,其中很多來自那些本篤自出任樞機及後成為教宗之時,持續地引入教會主流的邊緣團體。

他最重大的行動,是在二零零七年發出教宗自動諭書(motu proprio),把梵二前的禮儀常規化。他說這樣做的部分原因,是為促成「教會核心的內在修和」。方濟各對舊式彌撒禮儀並沒表現喜好,但也沒作出任何限制。

然而,這些熱愛特倫多彌撒者的和好團體成員背叛了本篤要在分裂的教會內「恢復和好與團結」的意願。相反,因著他們對現任教宗的攻擊,加劇了分裂。

現在,讓我們清楚一點:絕對沒證據顯示本篤十六世支持,或以任何方式贊同那些自認護教者所發動反教宗方濟各的運動。

但令人沮喪的,是有主教和樞機利用前任教宗的話,來質疑現任教宗訓導和領導的正統性和合法性。

可以如何作個了結?

就在本篤一三年二月中宣布辭職後的幾天,他告訴羅馬的神職人員,他將「退下」,「與世隔絕」和「在祈禱中隱修」。

然而,在他退休後的這四年多裡,他並沒有完全地與世隔絕或隱修。本篤慣常地在梵蒂岡花園內的住所會見訪客。當中很多是神父、主教和教友——包括常見批評教宗方濟各的著名記者和作家。

這位前任教宗也向不同的宗教聚會和個人發出了(以我們所知的)十多封書信。他做了個深度訪問,為其中一位反對方濟各就婚姻頒布的宗座勸諭《愛的喜樂》(Amoris Laetitia)的樞機撰寫葬禮悼詞,甚至為至少兩本書撰寫序言和跋。

他有權這樣做,因為沒有人命他保持沉默,或禁止他接見訪客。

然而,在他離任羅馬主教的當天——一三年二月廿八日,他聚集了樞機,並叫他們「在新教宗的選舉中要完全服從聖神的行動」。

當天他也作了這個承諾:

「在樞機團,在你們中間有未來的教宗,今日我承諾對他無條件的尊敬和服從。」

鑑於有些本篤最忠實的朋友、前同事和追隨者利用了與他聯結的關係詆毀教宗方濟各,並以醜惡的語氣和越來越強的敵意反對教宗,也許現在是本篤履行其承諾,並再一次打破沉默的時候。

如果他公開叫他們停止異議,大概未能阻嚇教宗方濟各的反對者,但這將是個清晰的訊息,他們心愛的羅馬榮休主教並不支持他們。

__________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Opposition to Pope Francis: It’s time to call off the dogs

https://international.la-croix.com/news/opposition-to-pope-francis-its-time-to-call-off-the-dogs/6218

評論文章為作者個人意見。

 

相關文章:

【評論】羅馬來鴻:八十歲的教宗仍在努力學習

教宗方濟各確立其富爭議性的家庭觀

教宗簽署的聖事新法令為亞洲教會帶來重大意義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