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评论】教宗变革风正发展成「贝戈格利奥飓风」?

11 October 2017

【评论】教宗变革风正发展成「贝戈格利奥飓风」?

韩大辉总主教。

有件事似乎是肯定的——韩大辉总主教遭调往希腊,只是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即将进行一些高层人事变动的开始。

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作为方济各与中共建交政策最资深的批评者,在梵蒂冈将失去一位最重要的盟友。

九月底,教宗把韩总主教调离罗马,往雅典出任驻希腊大使,让许多观察家惊讶。这名总主教是陈枢机的慈幼会兄弟,亦是具影响力的万民福音部第二把手。

下月便六十七岁的总主教,并没有外交经验。

韩总主教自二零一二年底起,一直是陈枢机在教廷的耳目。当年本笃十六世任命香港出生的韩总主教为万民福音部秘书长,是按陈枢机及另一具影响力的慈幼会士——时任国务卿泰西修.贝尔托内(Tarcisio Bertone)枢机的推荐。

韩总主教是教廷最高层的中国籍官员。在前任教宗的任期内,他获得很高的评价,当时较倾向陈枢机处理(或直言不讳地面对)中共当局的强硬路线。

但当教宗方济各及其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改为采取「东方政策」时,陈枢机和韩总主教愈趋被孤立。

去年六月,正当教廷和中国政府官员正加紧进行需小心处理的谈判,就内地主教的任命问题寻求和解时,韩总主教被临时派往关岛。随后数月他担任当地阿加纳总教区的宗座署理,该总教区首牧正受性侵指控调查。

这位慈幼会总主教全身回到万民福音部不足一年,教廷又宣布派他驻希腊。

这意味着什么?

首先,这表明教宗方济各对中共有非常明确的策略,在这艰难行动中,一定要有全盘接受这计划的助手。陈枢机公开批评教宗的做法,其中包括他很天真。韩总主教作为陈枢机的非官方代表,也被视为不太合作。

也传了好一段时间,总主教不太喜欢与现任万民福音部长费尔南多.斐洛尼(Fernando Filoni)枢机的工作关系。斐洛尼枢机是梵蒂冈职业外交官,担任过驻伊拉克和菲律宾的宗座大使,以及负责内务的副国务卿。内部人士说,部长及其副手之间的分歧,源于中国以外的事务。

未正式受过宗座外交官培训的韩总主教被任命为宗座大使,有些人视之为讽刺,更多人认为是惩罚。

雅典教廷大使馆的领导根本不被视为高级别的职务。然而,这可能是这位香港出生的总主教在其教会路途上的尽头,鉴于这类任命大约维持四年,那时候他已年届七十一岁,已超逾宗座大使要求的退休年龄。

虽然有些人想视此为一记耳光或降职,但不要忘记这里亦曾是安日洛.龙卡利(Angelo Roncalli)总主教(即后来的教宗若望廿三世)担任宗座大使逾十年的地方。事实上,龙卡利总主教也曾任职万民福音部,并于一九二五年获庇护十一世任命没正式外交训练的他为保加利亚教宗特使,因而开展其长年担任宗座大使的优秀服务。

而近期,教宗从万民福音部选取非外交官,任命他们为大使。最令人难忘的个案之一,是二零零四年若望保禄二世将时任万民福音部第二把手的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总主教派驻印尼,担任教廷主要外交使节。

兰吉特枢机自零九年起一直担任斯里兰卡科伦坡总主教,是时任信理部长若瑟.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枢机的亲密盟友和朋友。这位斯里兰卡主教是出名的特伦多弥撒支持者,而在他担任拉特纳普勒教区主教(1996-2001)期间,曾在信理部就导致其教区内的神学家蒂萨.巴拉苏里亚(Tissa Balasuriya)神父在九七年被绝罚的调查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很多人相信,拉辛格对圣若望保禄二世在二零零一年把兰吉特召到罗马的决定具影响力,让他成为当时万民福音部长塞佩(Crescenzio Sepe)枢机的副手。

婉转地说,拉辛格和塞佩从不亲近,有些人甚至相信,拉辛格希望兰吉特在万民福音部注意那位在神职和世俗上都被视为大花筒和耍手腕的意大利枢机。接下来发生的是个严守的秘密,也是明显的报复,塞佩说服了病榻中的圣若望保禄二世把兰吉特派往当时正在经历相当严重内乱的印尼。

在精英学院学习当宗座外交官的塞佩,在另一位与拉辛格有良好关系的梵蒂冈官员、时任国务卿的苏达诺(Angelo Sodano)枢机帮助下确保兰吉特的调迁。

但历史的转折往往带来惊喜。圣若望保禄二世于零五年四月离世,拉辛格当选接任。本笃十六世在任期开始仅仅八个月,召兰吉特回罗马担任圣礼部秘书长。因此,这位斯里兰卡总主教在印尼流放不足两年便结束。

宣布兰吉特新任命的五个月后,出现另一决定。本笃毫不客气地将塞佩枢机从万民福音部的宝座赶下来,派往出任那不勒斯总主教。

这一切说明,教宗方济各对韩总主教所做的,非史无前例。

但仍有更多问题在萦绕中,其中是未有人被任命取代韩总主教在万民福音部的位置。方济各将选择已经在这部门工作的中层官员,抑或从外选择另一人?

现时没有中国人出掌罗马教廷高层职位,这事实又怎样?事实上,亚洲人的存在一般来说是微不足道。

当梵蒂冈最高层官员准备离开──因已达退休年龄或完成任期,也许教宗将在东方物色他们的继任人。

不过,有一事似乎是肯定的──韩总主教调往希腊,只是方济各即将在梵蒂冈进行的高层人事变动的开始。

即使教宗是以缓慢而稳定的步伐完成,但这已使那些早已对这位耶稣会教宗所实施的改革和调整不高兴的教廷官员毛骨悚然。其中一些官员现在担心变革风正发展成为一个虚拟的贝戈格利奥飓风。

然后,我们将看到教会架构内留有多少(教会)气候变化怀疑论者。

__________

撰文:罗伯特.麦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冈观察家。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Are Pope’s winds of change about to develop into ‘hurricane Bergoglio’?

相关文章:

【评论】佩尔枢机离职会否推进教宗方济各的财政改革?

万民福音部韩大辉总主教获派兼任关岛宗座署理

教廷官员韩大辉总主教鼓励中国教友抱持希望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