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教宗變革風正發展成「貝戈格利奧颶風」?

標籤連結: , , , ,

11 October 2017

【評論】教宗變革風正發展成「貝戈格利奧颶風」?

韓大輝總主教。

有件事似乎是肯定的——韓大輝總主教遭調往希臘,只是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即將進行一些高層人事變動的開始。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作為方濟各與中共建交政策最資深的批評者,在梵蒂岡將失去一位最重要的盟友。

九月底,教宗把韓總主教調離羅馬,往雅典出任駐希臘大使,讓許多觀察家驚訝。這名總主教是陳樞機的慈幼會兄弟,亦是具影響力的萬民福音部第二把手。

下月便六十七歲的總主教,並沒有外交經驗。

韓總主教自二零一二年底起,一直是陳樞機在教廷的耳目。當年本篤十六世任命香港出生的韓總主教為萬民福音部秘書長,是按陳樞機及另一具影響力的慈幼會士——時任國務卿泰西修.貝爾托內(Tarcisio Bertone)樞機的推薦。

韓總主教是教廷最高層的中國籍官員。在前任教宗的任期內,他獲得很高的評價,當時較傾向陳樞機處理(或直言不諱地面對)中共當局的強硬路線。

但當教宗方濟各及其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改為採取「東方政策」時,陳樞機和韓總主教愈趨被孤立。

去年六月,正當教廷和中國政府官員正加緊進行需小心處理的談判,就內地主教的任命問題尋求和解時,韓總主教被臨時派往關島。隨後數月他擔任當地阿加納總教區的宗座署理,該總教區首牧正受性侵指控調查。

這位慈幼會總主教全身回到萬民福音部不足一年,教廷又宣布派他駐希臘。

這意味著什麼?

首先,這表明教宗方濟各對中共有非常明確的策略,在這艱難行動中,一定要有全盤接受這計劃的助手。陳樞機公開批評教宗的做法,其中包括他很天真。韓總主教作為陳樞機的非官方代表,也被視為不太合作。

也傳了好一段時間,總主教不太喜歡與現任萬民福音部長費爾南多.斐洛尼(Fernando Filoni)樞機的工作關係。斐洛尼樞機是梵蒂岡職業外交官,擔任過駐伊拉克和菲律賓的宗座大使,以及負責內務的副國務卿。內部人士說,部長及其副手之間的分歧,源於中國以外的事務。

未正式受過宗座外交官培訓的韓總主教被任命為宗座大使,有些人視之為諷刺,更多人認為是懲罰。

雅典教廷大使館的領導根本不被視為高級別的職務。然而,這可能是這位香港出生的總主教在其教會路途上的盡頭,鑑於這類任命大約維持四年,那時候他已年屆七十一歲,已超逾宗座大使要求的退休年齡。

雖然有些人想視此為一記耳光或降職,但不要忘記這裡亦曾是安日洛.龍卡利(Angelo Roncalli)總主教(即後來的教宗若望廿三世)擔任宗座大使逾十年的地方。事實上,龍卡利總主教也曾任職萬民福音部,並於一九二五年獲庇護十一世任命沒正式外交訓練的他為保加利亞教宗特使,因而開展其長年擔任宗座大使的優秀服務。

而近期,教宗從萬民福音部選取非外交官,任命他們為大使。最令人難忘的個案之一,是二零零四年若望保祿二世將時任萬民福音部第二把手的馬爾科姆.蘭吉特(Malcolm Ranjith)總主教派駐印尼,擔任教廷主要外交使節。

蘭吉特樞機自零九年起一直擔任斯里蘭卡科倫坡總主教,是時任信理部長若瑟.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樞機的親密盟友和朋友。這位斯里蘭卡主教是出名的特倫多彌撒支持者,而在他擔任拉特納普勒教區主教(1996-2001)期間,曾在信理部就導致其教區內的神學家蒂薩.巴拉蘇里亞(Tissa Balasuriya)神父在九七年被絕罰的調查中扮演著關鍵角色。

很多人相信,拉辛格對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二零零一年把蘭吉特召到羅馬的決定具影響力,讓他成為當時萬民福音部長塞佩(Crescenzio Sepe)樞機的副手。

婉轉地說,拉辛格和塞佩從不親近,有些人甚至相信,拉辛格希望蘭吉特在萬民福音部注意那位在神職和世俗上都被視為大花筒和耍手腕的意大利樞機。接下來發生的是個嚴守的秘密,也是明顯的報復,塞佩說服了病榻中的聖若望保祿二世把蘭吉特派往當時正在經歷相當嚴重內亂的印尼。

在精英學院學習當宗座外交官的塞佩,在另一位與拉辛格有良好關係的梵蒂岡官員、時任國務卿的蘇達諾(Angelo Sodano)樞機幫助下確保蘭吉特的調遷。

但歷史的轉折往往帶來驚喜。聖若望保祿二世於零五年四月離世,拉辛格當選接任。本篤十六世在任期開始僅僅八個月,召蘭吉特回羅馬擔任聖禮部秘書長。因此,這位斯里蘭卡總主教在印尼流放不足兩年便結束。

宣布蘭吉特新任命的五個月後,出現另一決定。本篤毫不客氣地將塞佩樞機從萬民福音部的寶座趕下來,派往出任那不勒斯總主教。

這一切說明,教宗方濟各對韓總主教所做的,非史無前例。

但仍有更多問題在縈繞中,其中是未有人被任命取代韓總主教在萬民福音部的位置。方濟各將選擇已經在這部門工作的中層官員,抑或從外選擇另一人?

現時沒有中國人出掌羅馬教廷高層職位,這事實又怎樣?事實上,亞洲人的存在一般來說是微不足道。

當梵蒂岡最高層官員準備離開──因已達退休年齡或完成任期,也許教宗將在東方物色他們的繼任人。

不過,有一事似乎是肯定的──韓總主教調往希臘,只是方濟各即將在梵蒂岡進行的高層人事變動的開始。

即使教宗是以緩慢而穩定的步伐完成,但這已使那些早已對這位耶穌會教宗所實施的改革和調整不高興的教廷官員毛骨悚然。其中一些官員現在擔心變革風正發展成為一個虛擬的貝戈格利奧颶風。

然後,我們將看到教會架構內留有多少(教會)氣候變化懷疑論者。

__________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Are Pope’s winds of change about to develop into ‘hurricane Bergoglio’?

相關文章:

【評論】佩爾樞機離職會否推進教宗方濟各的財政改革?

萬民福音部韓大輝總主教獲派兼任關島宗座署理

教廷官員韓大輝總主教鼓勵中國教友抱持希望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