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梵蒂冈电台中文部前负责人建议教宗应宽容对待北京

標籤連結: , , ,

6 October 2017

梵蒂冈电台中文部前负责人建议教宗应宽容对待北京

安多尼.思帕达咯神父(图左)专访施省三神父。

逾九十岁的施省三神父认为,教廷容忍中国政府并不等同于妥协。

这位梵蒂冈电台中文部前负责人最近给教宗方济各发信,指教会跟中国政府打交道时应秉持着「健康的现实主义」。

这位耶稣会士解释,容忍和妥协不同,因此教廷不应反对中国当局,应继续会谈,首先是使主教的任命正常化。

近二十年来,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和梵蒂冈皆认可了一些主教,但部份主教则只有梵蒂冈或中国政府单方面的批准。

施神父接受被喻为是梵蒂冈思想窗口《公教文明》专访时,对这本耶稣会刊物的总编辑安多尼.思帕达咯(Antonio Spadaro)神父说:「妥协是向对方让步,让到对方可以接受的地步。容忍是不向对方让步,但是也不要求对方让步。」

二零一四年,教宗方济各的外交代表开始与中共政权进行谈判,至今已进行过约六次。

来自上海的施神父说:「中国政府是共产党政府:这是现实,这是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在可以预料的几十年中,甚至一百年后,不一定会有改变。那么,唯一可能的关系,就是彼此容忍了。」

他又说,中国教会与政府彼此容忍,有一个必须的条件,就是罗马教廷、宗座不能与政府对抗。因为如果对抗了,国内教会必然要在两者间作出选择,而且必然选择宗座。那么,中国政府还能容忍跟随宗座和与她作对的中国教会吗?

施神父续说:「你或者要问我:但是如果教廷不反对中国政府,那么中国政府就会容忍在中国国内的天主教会了吗?我的回答是:天主教会目前已经存在在中国国内,而且也颇有所作为。可见,天主教会和中国政府的彼此容忍已经,在尝试阶段中,实现了的事实。」

他更以上海教区马达钦辅理主教的事件解释何谓「健康的务实主义」。马主教获罗马与北京分别认可为辅理主教和助理主教,但在任命后不久,他被不获梵蒂冈承认的中国主教团撤销了主教职务,并被当局软禁。

上海主教在中国天主教会内是非常重要的职务之一。而马主教在其任命后立刻申明辞去其爱国会职务。自此,他便后悔做了个突如其来的错误。

施神父说:「我相信他不会『变脸』,不会『投降』,我认为:他是想穿了,是觉悟了。」

他解释,在中国没有人说马主教不爱国,但是许多人说的爱国往往是抽象的。他们爱的可能是孔子的中国,或是蒋介石的中国,但马主教的觉悟是爱国要爱具体的中国,就是今天在共产政府统治下的中国。

施神父续说:「所以他不相信教会一定要与中国政府对抗;相反,他认为教会要在今日的中国生存并有所作为,必须要做到至少仍让政府可以容忍的地步。」

他还指出,马主教到闽东教区与非法主教詹思禄公开共祭,就是与他修和而作出努力。「即使他最近被软禁,他仍正面地尝试与中国政府修和。我希望教廷能支持他,让他继续努力下去。」

施神父强调,圣若望保禄二世在位时曾屡次劝勉中国教会和中国政府修和,现在马主教正在努力实践他的遗训。

这位老神父还劝勉大家要超越成见和表面,若能做到,他相信大家将会发现中国政府现在所梦想实现的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并不是与基督福音所不能容忍的。

他又说,无可否认在中国教会内有两个不同的信友团体,但他们的争论并非由于信仰的不同,往往来自宗教方面的不同关心。但经过先教宗不断的呼吁后,所谓的官方和地下教会,早已开始彼此修和共融了,「二零零五年上海教区邢之文神父的祝圣主教,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

神父还指出,正因为教廷和中国政府正进行对话,有些反对的人不愿接受事实,虚张声势,利用官方和地下教会的不同,来阻扰双边对话。

他对于中梵未来的对话表示乐观,因为他相信人类的历史颠颠簸簸、弯弯曲曲,但总离不开天主的救世计划。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

Former Vatican Radio official advises pope to be tolerant of Beijing

相关文章:

【专访】施省三神父谈天主教会和中国政府

香港教区杨鸣章主教以「健康现实主义」态度面对中国

香港新任主教对强拆十字架的言论令华人基督徒不满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