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梵蒂岡電台中文部前負責人建議教宗應寬容對待北京

6 October 2017

梵蒂岡電台中文部前負責人建議教宗應寬容對待北京

安多尼.思帕達咯神父(圖左)專訪施省三神父。

逾九十歲的施省三神父認為,教廷容忍中國政府並不等同於妥協。

這位梵蒂岡電台中文部前負責人最近給教宗方濟各發信,指教會跟中國政府打交道時應秉持着「健康的現實主義」。

這位耶穌會士解釋,容忍和妥協不同,因此教廷不應反對中國當局,應繼續會談,首先是使主教的任命正常化。

近二十年來,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梵蒂岡皆認可了一些主教,但部份主教則只有梵蒂岡或中國政府單方面的批准。

施神父接受被喻為是梵蒂岡思想窗口《公教文明》專訪時,對這本耶穌會刊物的總編輯安多尼.思帕達咯(Antonio Spadaro)神父說:「妥協是向對方讓步,讓到對方可以接受的地步。容忍是不向對方讓步,但是也不要求對方讓步。」

二零一四年,教宗方濟各的外交代表開始與中共政權進行談判,至今已進行過約六次。

來自上海的施神父說:「中國政府是共產黨政府:這是現實,這是中國目前的實際情況。在可以預料的幾十年中,甚至一百年後,不一定會有改變。那麼,唯一可能的關係,就是彼此容忍了。」

他又說,中國教會與政府彼此容忍,有一個必須的條件,就是羅馬教廷、宗座不能與政府對抗。因為如果對抗了,國內教會必然要在兩者間作出選擇,而且必然選擇宗座。那麼,中國政府還能容忍跟隨宗座和與她作對的中國教會嗎?

施神父續說:「你或者要問我:但是如果教廷不反對中國政府,那麼中國政府就會容忍在中國國內的天主教會了嗎?我的回答是:天主教會目前已經存在在中國國內,而且也頗有所作為。可見,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的彼此容忍已經,在嘗試階段中,實現了的事實。」

他更以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的事件解釋何謂「健康的務實主義」。馬主教獲羅馬與北京分別認可為輔理主教和助理主教,但在任命後不久,他被不獲梵蒂岡承認的中國主教團撤銷了主教職務,並被當局軟禁。

上海主教在中國天主教會內是非常重要的職務之一。而馬主教在其任命後立刻申明辭去其愛國會職務。自此,他便後悔做了個突如其來的錯誤。

施神父說:「我相信他不會『變臉』,不會『投降』,我認為:他是想穿了,是覺悟了。」

他解釋,在中國沒有人說馬主教不愛國,但是許多人說的愛國往往是抽象的。他們愛的可能是孔子的中國,或是蔣介石的中國,但馬主教的覺悟是愛國要愛具體的中國,就是今天在共產政府統治下的中國。

施神父續說:「所以他不相信教會一定要與中國政府對抗;相反,他認為教會要在今日的中國生存並有所作為,必須要做到至少仍讓政府可以容忍的地步。」

他還指出,馬主教到閩東教區與非法主教詹思祿公開共祭,就是與他修和而作出努力。「即使他最近被軟禁,他仍正面地嘗試與中國政府修和。我希望教廷能支持他,讓他繼續努力下去。」

施神父強調,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位時曾屢次勸勉中國教會和中國政府修和,現在馬主教正在努力實踐他的遺訓。

這位老神父還勸勉大家要超越成見和表面,若能做到,他相信大家將會發現中國政府現在所夢想實現的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並不是與基督福音所不能容忍的。

他又說,無可否認在中國教會內有兩個不同的信友團體,但他們的爭論並非由於信仰的不同,往往來自宗教方面的不同關心。但經過先教宗不斷的呼籲後,所謂的官方和地下教會,早已開始彼此修和共融了,「二零零五年上海教區邢之文神父的祝聖主教,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據」。

神父還指出,正因為教廷和中國政府正進行對話,有些反對的人不願接受事實,虛張聲勢,利用官方和地下教會的不同,來阻擾雙邊對話。

他對於中梵未來的對話表示樂觀,因為他相信人類的歷史顛顛簸簸、彎彎曲曲,但總離不開天主的救世計劃。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Former Vatican Radio official advises pope to be tolerant of Beijing

相關文章:

【專訪】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以「健康現實主義」態度面對中國

香港新任主教對強拆十字架的言論令華人基督徒不滿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