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尋羊

22 September 2017

【博文】尋羊

肆虐的寒風掃過,給大地留下了滿目瘡痍,到處是枯木,殘草,令人心悸。

神父出來了,見到了陽光,心情別有一番滋味。十年的百般磨難並沒有給他留下病弱殘疾的軀體,卻是一副硬朗的身骨。「主啊」,他默默地在心裡說:「我感謝你,我要從頭開始,求你助佑我,我全心仰賴你。」

他首先想到了堂區會長──孫家文。在他的印象裡,孫家文是個合格的會長,過去對堂裡的事常是一馬當先,認真負責;由於他的榜樣,其他的教友也都跟了上去,他的榜樣具有一定的號召力。

神父肩上背著一個土布背包,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顛簸在崎嶇不平的砂石路上。他記得從教堂到孫家文家大約一個小時。對,方向好像沒有錯,應該是到了,但畢竟已有十年的闊別,十年啊,哪能沒有一點變化呢?

這時泥路那頭走過來一個婦女,她呵著手急乎乎打神父面前過去,神父連忙叫住她:「大嫂,請問孫家文就住這附近嗎?」

「就是那個信教的孫家文嗎?」

「對對對」,神父出於興奮連說了三個對。

「他不信啦。」

神父的心一下子掉入了冰窟,好冷啊。不過他還是鎮靜了下來。「就是那一家嗎?」神父遙指著不遠處的兩間破舊的瓦房問道。當被告知確實無誤時,神父推起自行車大步朝著瓦房走去。

「孫家文在家嗎?」來到門口,神父往裡喊道。

「你是哪一位?」裡面應答,神父一聽就認出是孫家文的聲音,心裡很興奮。

「我是神父…。」

出來的卻是他的老婆。她很客氣,卻又很抱歉似的對神父說:「神父,你來的真不巧,他病了。」

神父說:「病了更該來看看。」不等讓進,神父已經跨進了裡屋,只見坑上躺著一個蒙被睡覺的人,神父暗笑,一看就知道他是在裝病。「孫家文,我來看你來了。」

孫家文只得慢悠悠的掀開被子,欠起身坐了起來,卻又不敢直視神父,擺擺手說:「神父,你還是走吧,我…我已經不信了。」

對孫家文的話神父一點不感到意外,因為他理解孫家文的心依然深陷在餘悸和愧疚之中。

「神父,你不知道孫家文吃了多少苦啊!要不背教就要被他們打死的。」老婆說著,撲簌簌的直掉眼淚。

「我知道,我知道」,神父心裡很內疚,深責自己沒有能保護好自己的羊。

沉默,尷尬的沉默。還是孫家文打破了沉默:「神父你還是走吧,走吧。」看孫家文那副擺手的樣子,神父懂,孫家文是在趕他走了。

神父走了,無奈地走了。走到門口,從背包裡取出一本經來,轉身交給孫家文的老婆:「孫家文,看在我們對耶穌的情分上,我懇求你們倆每天拜一次苦路,好不好?」

不等他們回應,神父走了,他走得非常疲憊。「哎,我這個牧羊人竟被自己的羊趕了出來。」神父苦笑,「我好像是個壞人,會連累他們似的。嘿嘿。」

神父回到自己的住處。一頭跪在苦像前,足足跪了兩個多小時,直到有個教友來找他。

一個星期過去了,神父不死心。那天九點時分,他又去找孫家文。當他踏進孫家院子的時候,他的兩條腿像綁著鉛塊似的,挪不動步子,他擔心孫家文又會擺擺手把自己趕走。但出乎意料孫家文已從屋裡迎了出來,好像他早已看到神父來似的。這使神父感到非常驚喜,而更令他驚喜的是,神父剛剛進屋落座椅上,孫家文卻一頭跪在神父腳前,懺悔地說:「神父,我背了教,我是個罪人,求天主寬恕我的罪吧。」當神父代表耶穌赦免了他的罪,他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如釋重負容光煥發了,並以無限感慨的心情對神父說:「從你走後我們天天拜苦路,我們越拜越體會到,我們的苦難怎能與耶穌相比呢。」

神父聽了連連點頭,接著他要孫家文做的事交代後就要起身走,孫家文卻決不讓走。

「老婆,你給我們炒幾個菜,我要跟神父一起喝酒。」他說:「神父,我知道你不喝酒,但我今天高興,你就陪陪我吧。」

老婆把一盤盤菜端上桌子,孫家文把兩個酒盅倒滿,一個給自己,一個恭恭敬敬端到神父面前,但當他舉起盅來正要向神父敬酒的時候,卻驚奇的喊叫起來:「咦,神父,你怎麼哭了呢?」

是的,神父在掉眼淚。他說:「天主俯聽了我的祈禱,你終於又回到了耶穌的羊棧,怎麼叫我不高興呢?來,讓我們為未來事業的成功一起乾杯。」他們一仰脖子把酒一飲而盡。

__________

撰文:黃旦谷。

【完】來源:海門教區公眾號。

尋羊(小小說)

相關文章:

【博文】判斷還是不判斷?

【博文】關於教友與神父的一些反思

【博文】聖維雅納神父:生前改變世界,死後肉身不腐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