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也門被擄的慈幼會神父可望十天內返回家鄉印度

18 September 2017

也門被擄的慈幼會神父可望十天內返回家鄉印度

烏仲納里爾神父(中)釋放後在梵蒂岡跟同會會士見面。(來源:慈幼會)

九月十二日獲釋的多默.烏仲納里爾(Thomas Uzhunnalil)神父指,說阿拉伯語的伊斯蘭綁匪未對他施虐,且提供藥物控制其嚴重的糖尿病病情,他希望能於十天內盡快回到家鄉印度的額拉拉邦。

由於他未有護照,因此現時還未能出發。他說:「我期望可以在短期內獲發護照。」

這名慈幼會士表示,他沒有任何嚴重的健康問題,「我消瘦是因為糖尿病,而不是挨餓」。

烏仲納里爾神父公開表達謝意時聲音哽咽。「我為這些日子感謝天主。他讓我身體健康、思維清晰,至今還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這名五十九歲的神父坦言:「天父對我很仁慈,我並沒被槍指嚇過。」他說,當老人院被襲擊時,他證明自己是印度人;故「在他們殺害其他人時」,他被帶往另一房間。

烏仲納里爾神父不知道綁匪的身份或隸屬組織,相信他們的動機只為贖金。然而慈幼會總會長范達民(Ángel Fernández Artime)神父表示對贖金不知情。

他說:「沒人提及他們要贖金;亦沒人向我們要過一歐元;我們對此一無所知,這是事實全部。而我們信多默神父知得更少。」

對多烏仲納里爾父獲釋背後的機制所知甚少,但梵蒂岡在聲明中卻多謝也門蘇丹國王,而烏仲納里爾神父即感謝印度的領袖們。早前印度外交國務部長辛格(VK Singh)曾否認就被俘事件付贖金。

烏仲納里爾神父闡述這年半被擄的日子說:「這期間我享有足夠自由,當然也有些限制。綁匪曾問我幾歲,我回答後,他們著我不用擔心,因我可以活到八十五歲。我被俘時慶祝了兩次生日。」他補充其生日是八月十八日生日。

神父續說:「我從未被恐佈份子恐嚇。他們蒙着我雙眼移往不同地方囚禁。他們沒以任何方式騷擾我,我生病時還照顧我。只要我喜歡,可以起來到處走。他們更要我多做運動,說感覺更好。總之他們沒威脅我。」

報道指,烏仲納里爾神父在被囚期間都穿同一套衣服。而囚禁時總使沒禮儀書和餅酒,他仍每天透過回憶讀經和部分經文來開彌撒。

這名神父回答提問時顯得平靜但未提及太多細節,他回憶指在亞丁港仁愛傳教女修會的一座小堂被俘,他更「因急促消瘦,綁匪還提供」他所需的糖尿病藥物。神父說:「我從沒想過可能被殺。」

烏仲納里爾神父獲釋後即抵梵蒂岡並隨即想開彌撒,但被要求推遲至身體檢查完結後。而在過去被囚的十八個月中他明顯沒辦修和,故在醫護人員到來前這名神父要求辦一次。

報道指慈幼會在歡迎神父時幫他披上「ponnada」,這是神父土生土長的喀拉拉邦的傳統披肩,主要送給備受尊敬的客人。會士更熱情地擁抱神父,並為歡迎晚餐預備印度傳統食物。

二零一六年三月,疑似伊斯蘭武裝分子襲擊也門亞丁港一家由仁愛傳教女修會開辦的老人院,開槍打死十六人,當中包括四名修女,並把烏仲納里爾神父擄走。

【完】

天亞社英文新聞:

Kidnappers provided medicine, never mistreated: Father Uzhunnalil

Fr Uzhunnalil hopes to return to Kerala in 10 days

相關文章:

印度被綁架神父網上帳戶遭入侵,指責教會無視其獲救

也門外長表示,被綁架的印度籍神父仍然生存

印度主教促政府助確認,傳聞被釘十字架神父的生死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