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新宗教條例出台,教會專家稱對地上下教會均沒好處

標籤連結: , , , ,

14 September 2017

新宗教條例出台,教會專家稱對地上下教會均沒好處

一位小孩在朝拜十字架,但條例出台後可能會受到影響。

【天亞社.香港訊】國家宗教事務局九月七日於官網發布《宗教事務條例》,中國教會觀察家林瑞琪擔心條例扼殺宗教的空間。

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上周公布新修訂的《條例》,於明年二月一日起實施。

聖神研究中心執行秘書林瑞琪博士對天亞社說,出台的《條例》與去年九月份徵求意見的草稿沒什麼分別,只有兩條是特別新增,感到很可惜和不樂觀,「當局沒有聽取意見」。

他認為整份《條例》「相當左,同中國現行主調一樣」,罰則也很不公平,「條例分得太細,什麼都要管」。

林瑞琪又說,相比於新條例,零五年的條例「有平衡溫柔的一面,現在沒了」,指這反映了前國家主席胡錦濤與現任主席習近平的風格很不一樣。

他又談到不得在非宗教活動場所舉辦活動等問題,指在家中舉行帶有禪修畫作的畫展,那算不算在非宗教場所的地方進行傳教活動呢?他擔心條例扼殺了宗教的空間。

他強調,《條例》對中國教會「公開」和「地下」團體都有影響,「地下固然艱難,但地上也沒好處,如捐款超出十萬元,好容易成了敲詐的漏洞」。

該條例的草案由二零一四年底出台,歷時三年終於落實。在接近一萬字的修訂條例,包括原有的七個章節:「總則」、「宗教團體」、「宗教活動場所」、「宗教教職人員」、「宗教財產」、「法律責任」、「附則」,以及新增的兩章節:「宗教院校」及「宗教活動」。是次新修訂條例由原有共四十八條增加至七十七條。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對天亞社說,宗教立法所強調的「法治化」,基本上仍是「以法管控」的手段,藉此強化對宗教事務的控制,所謂保障公民宗教自由,「環顧中國公民社會的整體發展,實在是緣木求魚」。

他指出,在第一章總則中,分別涉及的主體是國家和宗教團體、宗教院校、宗教活動場所和信教公民。換言之,這些團體、院校、活動場所和信眾除了要遵守憲法、法律、法規和規章,更要「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邢福增擔憂不僅對團體、院校或信眾等要求,更憂慮,會否成為對宗教自由的干預,甚至損害了信仰的本質。

他又擔心,當條例要求宗教團體、院校和活動場所及信眾踐行該價值觀時,會否隱含對宗教教育的限制,即不能再舉辦兒童主日學,而作為「信教公民」的家長,如果向子女進行宗教教育,是否等於觸犯規定?

浙江省溫州教區地下團體的若瑟神父對天亞社說,在條例中他較為關注的是舉行大型宗教活動這方面,他們「有很具體的處罰措施」。

條例列明若有關團體擅自舉行活動,由宗教事務部門會同有關部門責令停止活動,並可以處十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違法所得和非法財物可被沒收。而該登記管理機關可以責令該團體、活動場所撤換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浙江省是中國的基督徒重鎮之一,估計約有二百萬基督教徒和廿一萬天主教徒,素有「中國耶路撒冷」之稱的溫州有大概十五萬天主教信眾,受到當局的嚴密監管。

另外,若瑟神父也關注教堂可以向民政局申請法人資格,但所有的法律事務,都需要由愛國會來越俎代疱。

東北教會的若望神父對天亞社說,雖說條例跟草稿沒大分別,迎合習近平的統戰部和宗教會議「重要講話」,「要說不同,繩索勒的更緊了」。

他續說,為不加入愛國會的地下教會來說,「這不是福音」,不過他認同這條例對愛國會也沒什麼好處,「就是限制多了,大的原則上沒變化,加了中國化,抵制滲透的內容」。

若望神父以第五條為例,各宗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的原則,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為中國教會的合一,這條仍是無法逾越的障礙。不知道梵蒂岡教廷能否看清?至少說明中國宗教政策絲毫未變,也不想變。他們的談判對話還將如何進行下去?那個協議如何簽?」

【完】

相關文章:

國務院公布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

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將出台,重要法治建設舉措

《宗教事務條例》修訂草案送審,公開徵求意見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