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香港貧富懸殊嚴重,各界倡導有效分配社會資源

標籤連結: , , , ,

29 August 2017

香港貧富懸殊嚴重,各界倡導有效分配社會資源

中環街市。(圖片來源:法新社)

【天亞社.香港訊】踏入廿一世紀,《時代雜誌》曾首創「紐倫港(Nylonkong)」,意指世界三大國際都會紐約、倫敦和香港。然而,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繁華背後卻是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

今年六月,香港統計處公布二零一六年最新的堅尼系數為0.539,較五年前上升0.002,創四十五年新高。即使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是回歸以來首次錄得下跌,較2011年跌了0.002,但最新數字還是有0.473。

一般來說,0.4為堅尼系數的警戒線,如超過則反映貧富差距出現問題。堅尼系數是反映貧富懸殊的指標,介乎零至一之間,數值愈大反映住戶收入差距愈大。香港每五年公布一次堅尼系數,而自有記錄以來,香港堅尼系數均高於警戒線,甚至超越新加坡、華盛頓、芝加哥和洛杉磯等城市。

香港統計處處長鄧偉江在記者會上公布有關數字後,多次被記者追問本港貧富懸殊是否日趨嚴重。他未有直接回應,僅稱貧富懸殊是個複雜概念,0.539的堅尼系數只能反映現今收入差距擴大,但未有計及低收入、高資產因素、醫療、教育及房屋等福利開支增加。

然而現實情況是怎樣?玉薇的故事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答案。

 

樓價是導火線

五十歲的玉薇是基層打工仔,早上派報紙、下午送外賣,月入約六千多港元,家中有丈夫和兒子。二零零零年她在中國做生意被騙,賣樓還債,自此經濟狀況每況愈下,曾經要做三份工作,加上丈夫的薪金才能養活一家三口,而最令她感吃力的,是昂貴的租金問題。

她告訴天亞社說:「租金原本每月八千元,十年後升至近二萬,被迫租別的地方。那時幸好有朋友廉價地租給我們,但五年內也由六千多元加至一萬多。我根本無力負擔。」

她坦言,跟丈夫的收入加起來,單是租金、生活費和交通費已花去總收入的百分之七十。幸好她後來申請到政府資助房屋,現在每月租金約二千多元,才能鬆一口氣,可以少做一份兼職。她感慨地說:「不過我也等了四年才能申請成功。」

玉薇認為香港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主因是受樓價影響,加上收入永遠追不上通漲,也是問題所在。她慨嘆:「香港雖然制定了最低工資,但保障還是不足,政府根本幫不上忙。尤其是申請政府資助房屋門檻高,新移民或家中孩子很小的才有機會申請得到,更要完全沒積蓄和收入,我們這些收入不多的基層打工仔,唯有靠自己。」

早前美國顧問公司Demographia進行研究,針對全球四百零六個城市的樓價,發現香港連續七年蟬聯全球最難負擔的城市,樓價與入息比率(即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數)為18.1倍,即要一個家庭要不吃不喝十八年才可置業。

香港政府的數字亦顯示,二零一七年首季按揭供款與家庭入息中位數的比例已高達百分之六十六,即一個普通家庭要用三分二的家庭收入來繳付房貸。

 

衍生露宿者問題

香港樓價高企更衍生出露宿者的問題。聖德肋撒堂聖雲先會會長岑子揚對天亞社表示,現有四成的露宿者都是有工作的,但因收入不高,負擔不起租屋買樓,被迫露宿街頭。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幹事葉寶琳向天亞社說,露宿者更有年輕化趨勢,部分甚至才二十多歲而已。葉認為,政府作為公益身份,應以照顧弱勢社群為先,尤其新特首林鄭月娥是天主教徒,更應該明白信仰精神,好好考慮如何有效分配資源,讓有需要人士得到更好的保障,以解決貧富懸殊問題。

新特首林鄭月娥在八月二日出訪新加坡之前,主動跟記者談及房屋問題,表示對此現象感到擔心,「需要馬上做工作」。她希望在十月提前發表施政佈告時,會多點着墨於解決高樓價問題,例如簡化市民申請資助房屋的手續、把申請年期縮短等。

 

帶出愛德精神

岑子揚說,面對香港貧富懸殊的問題未得舒紓,他們機構會經常到區內探訪基層市民,希望把基督的愛德精神帶到他們處,讓他們感受到被關愛,從而重建他們的價值,有動力面對生活。

玉薇指,她不少基層朋友都明白大家生活困難,故會守望相助,像知道有過期麵包或食物都會送她,而她亦是基督徒,坦言信仰讓她咬緊牙關挺過難關,「面對問題不抱怨,常懷喜樂的心面對,更相信一切自天主照料。」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ong Kong’s working poor struggle to survive 

相關文章:

政改對話分歧未消,扶貧團體抗議行政長官言論

香港將訂立貧窮線作扶貧指標

勞工中心冀香港特首制訂長遠民生政策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