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僅宣布「月經小屋」為非法,尼泊爾人權份子認為不夠

標籤連結: , , , ,

28 August 2017

僅宣布「月經小屋」為非法,尼泊爾人權份子認為不夠

一名尼泊爾女子月經期間,住在僻靜不衛生的小屋裡生活。[圖片來源:法新社]

住在尼泊爾西部一座偏僻村莊的薩拉斯沃蒂.拉瓦爾(Saraswati Rawal),十四歲時首次來月經。

當地無知的迷信陋俗使得她既害怕又焦慮。

她要面對的是對經期的婦女和女孩深加歧視的、被稱之為「Chaupadi」的一種根深蒂固做法。

在經歷了當時那種心理創傷十七年後的拉瓦爾,現回憶道:「我嚇壞了」。

她說:「我知道,如果我告訴父母我來月經了,他們會將我驅逐到屋外的一間小棚內,認為我是不可被碰觸的不潔之人。」

「因此,我保持沉默。」

首次來經六個月後,她告知母親她開始來月經了。結果是,她被送到一間小屋,就是她母親每月被隔離時所使用的同一小屋。

拉瓦爾說,在她所住的那偏僻的阿查哈姆地區,首次來經的女孩被隔離九天,之後,每月將被隔離七天。

現年卅一歲的拉瓦爾說:「在透氣都感困難的暗房內呆九天,感覺仿佛過了九年。」

據報道,在阿查哈姆地區,從二零零七年以來至少有九位婦女因Chaupadi之故而死,其中包括在極寒冷的條件下,因燃火後吸入煙霧而死。其他的死因與被毒蛇咬傷有關。還得冒一個風險,即由昆蟲引發的重病,尤其對那些被驅逐到滿地糞便的牛棚中的婦女和女孩而言。

這風俗禁止經期的女性進入廚房或印度教寺廟,也不允許她們接觸水龍頭或牲畜。迷信的村民相信,若打破了這些禁忌,將帶來疾病和家庭的不幸,甚至導致自然災害。

拉瓦爾最近被選為阿查哈姆地區拉馬羅山村政府的主席,她花了多年為該地區消除Chaupadi的習俗而戰。

在二零一零年的一份報告中發現,百分之十九的尼泊爾婦女遵奉Chaupadi,而在邊遠地區,這百分比要高出很多。

越來越多的本地和國際團體對強迫婦女和女孩在經期隔離表達憂慮。

尼泊爾最高法院於零七年否決了持續了數世紀的Chaupadi。但直到本月初,尼泊爾政府才頒布了一條新法,宣佈其為非法行為。

新法還得等一年才開始生效。那時,任何一個被宣判犯有強迫女性遵循這一習俗的人,將面臨最高三個月的監禁或罰款三千盧布(廿九美元),或既監禁又罰款。

拉瓦爾說:「這是朝著我們奮鬥的目標所走出的積極一步,讓人們意識到月經並不是罪,也不是某個需要加以推廣的一項重要的宗教信條。」

她又說,還有更多的事需要去做。

尼泊爾明愛執行主任賽拉斯.博加蒂(Silas Bogati)神父說,新法將有助於為那些易受傷害的婦孺建立更美好的生活。

尼泊爾明愛以教育、生計和避難所等舉措來幫助農村團體。

博加蒂神父說,為了接觸一些至今仍實踐著Chaupadi的邊緣團體,他們將研製新意識和男女平等諸方案。

另一個與納匝肋仁愛修女院有關聯的教會團體,正在尼泊爾西部服務,以改善婦女與兒童的健康。

羅西塔(Rosita)修女說,這包括一些流動診所,在那裡會討論月經保健法。

她說:「讓人們懂得月經是自然巡環而非罪,這很重要。」

人權活動家拉達.普德爾(Radha Poudel)歡迎這法律禁令,但同時說,僅是法律本身是不足以在父權制社群改變已普及的心態。

許多住在市區的印度教徒也有歧視月經的各種形式習俗,只是沒有農村地區那麼極端。

她說:「在受過教育的家庭中,認識到經期只是一個自然過程,仍然是一件大事。」

「限制活動、進入家中的某些房間、單獨在一個角落吃飯,顯然,這些都導致女孩身心受到創傷。」

她說,女孩與婦女應在尼泊爾的各方面都應獲准去活出一個有尊嚴的生命。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Just criminalizing Nepal’s ‘menstruation hut’ is not enough

相關文章:

尼泊爾籍修女為國內最大女修會締造歷史

尼泊爾宗教領袖譴責遊客舉行同性戀婚禮

女囚助宣傳教會容許的自然家庭計劃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