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正義不會缺席,只是在遲到的路上

標籤連結: , , ,

25 August 2017

【評論】正義不會缺席,只是在遲到的路上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六十周年紀念會。

最近一直有人詢問我關於愛國會六十周年的看法,尤其是眾多神職人員前往參加聚會,對此,我想了好久,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了讓我能夠說些什麼,有的詢問者還提起了前幾年眾多主教到山西給一家工廠祝聖的事情。

在二零一四年,廿一位來自不同教區的主教為一位教友的廠房祝福,中國神長教友莫不訝異,要知道內地的主教行動不是太自由,這可算是幾十年來,首次有那麼多主教出現在一個非政府主導的活動中。

為了那次活動,參與的主教們接受了教友企業家三萬五千元人民幣,而一些網民教友則留言說,他們的主教在本教區甚少或沒有做牧靈探訪。此則報道至今仍是國內受歡迎網站《天主教在線》最熱門評論的榜首。

筆者認為,雖然祝福廠房這事和愛國會六十周年紀念會兩者關聯性不大,但目的也都差不多,都是為了世俗而聚。

很多人一再強調說愛國會是宗教團體,是為信仰服務的,但我始終沒有看到愛國會在教會中起到什麼正面的作用,尤其是為信仰服務過什麼。這個組織除了變賣教產、監督教會、攪亂教務、勾結政府,沒有做過有益於信仰的事情。

愛國會就是一個脫離教會的社會世俗組織,並且很多地方的愛國會都是有公務員編制的,由此可見,它並不是教會組織,確切的說是政府組織。

如果說愛國會是由眾多主教、神父、修女和教友組成的,那麼我就想問一句:蔚和平神父去世就快兩周年了,這群人是否公開為他說過一句話?

說愛國會是教會組織,是為信仰服務的,那麼就請這個組織為蔚和平神父公開說一句話。請這個組織裡的主教、神父、修女和教友,哪怕是站在主內兄弟的角度,也公開為蔚神父說一句話。

蔚神父的屍體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在山西省汾河邊被發現。兩位修女與他在太原車站道別後,他本應前赴東北參加一個傳教大會。據悉,他的屍體有瘀痕。他的家人不接受死於自殺的屍檢報告,拒絕簽字。香港的教會多次呼籲當局重新調查,但中國教會內卻沒有任何聲音。

蔚神父肯定是被害的,這個是毋庸置疑的了,但面對著這個事實,沒有看到愛國會有任何表示,也沒有看到這個組織裡的任何人出來表態,這就奇怪了。

有人可能認為蔚神父是屬於地下教會團體的,與公開教會團體沒有往來。事實上,自教宗本篤牧函呼籲靈性上的合一以來,公開和地下團體之間的分野已漸見模糊,而且現在逾九成的中國主教是梵蒂崗任命或認可的。

一個打著教會旗號的組織,一群頂著基督名義的神職人員,竟然拋棄了正義,拋棄了同袍,這就讓人懷疑他們是否真的擁有信仰,是否真的是基督徒。

天主是正義的,作為天主的兒女,作為基督的門徒,卻做著相反於天主和基督的事情,真的難以理解這樣的神職人員究竟代表了誰,究竟為誰服務?連自己的同袍都可以拋棄,連同袍的不幸都可以置之不理,何談基督的愛,何談服務教會與教友,這群神職人員讓人不到基督的影子。

誠如一位主內報紙編輯酒後所說:現在的神職人員除了講道的時候頭頭是道地講愛之外,沒有看到有任何愛的行為。

私下裡,很多人都對這種現象不滿,但表面上,依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沒人敢公開討論。理由無非是肉爛爛鍋裡,家醜不能外揚。但大家卻忘記了,內瘡越爛越大,遲早會漏出來,並且那個時候更臭,還不如現在趁著瘡小,先做手術。

我們要記著,無論愛國會裡的人是否真正的相信天主,也無論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是否相信天主,天主依然存在,天主不會因著別人是否相信而存在。

所以,天主的正義從來不會缺席,只是在遲到的路上,每個人都會接受正義的審判,包括愛國會裡的人。

__________

撰文:一粒沙,一位中國教友。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Justice will not be absent, but simply late on its way

相關文章:

愛國會六十周年,中共高層促愛國愛教人士牢牢掌控制權

本年宗教工作計劃:推進自選自聖及慶祝愛國會六十周年

上海馬達欽主教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