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公教職工青年運動對梵二的決定性影響

標籤連結: , , , ,

26 July 2017

【評論】公教職工青年運動對梵二的決定性影響

卡爾代因樞機(左)與旁聽梵二會議的教友代表。

若瑟.卡爾代因(Joseph Cardijn,又譯賈爾定)樞機一九六七年七月廿四日逝世前的兩年,教宗保祿六世於六五年二月任命他為總主教和樞機,使他能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第四節和最後一節以會議教父的身分,為他高瞻遠矚的「特別公教進行會」辯護。

此前,教宗若望廿三世委任他為大公會議教友牧職籌備委員會的成員。

與此同時,教宗若望於六一年發表《慈母與導師》通諭,特別建議使用卡爾代因樞機「觀察、判斷、行動」的方法。這通諭從此成為天主教社會訓導標誌性的教會文件。

梵二剛開始,卡爾代因便再次獲委任為大公會議教友牧職委員會的專家。在大公會議的第一節結束後,他的思想和方法受到一定程度的非議。

根據為他撰寫傳記的瑪加利大.菲耶韋(Marguerite Fiévez)和雅各伯.梅爾特(Jacques Meert),卡爾代因一直在抵抗一個他認為在冒起的趨勢,即「自第二次世界大戰起,嘗試把教友牧職定性和限制為純粹的宗教見證」。

為反駁這論點,卡爾代因分別為籌委會和大公會議委員會草擬逾廿五份正式和詳盡的「筆記」,以提倡其「由教友推行的特定教友牧職」之遠見,以轉化他們的生活和環境,並最終改變世界。

教友牧職的大部分願景最終都被收錄在梵二的信理文件《教會憲章》及《教友傳教》法令中有關教友的章節內。

《教會憲章》第卅三節提到:「教友的特殊使命,就是要在那些只有他們能作『地上之鹽』的地方與環境中,表現教會的存在及作用。」這些用辭與卡爾代因所用的非常接近,而《教友傳教》法令的第一節亦強調教友在教會的使命中「所特有而且絕對必要參與的部分」。

在這場持久的抗爭後,卡爾代因贏得另一次重要的勝利,就是把文件正式定命為「教友傳教法令」,而非到現在仍經常(錯誤地)被稱為的「教友法令」。

在發表《教友傳教》法令四天之後,保祿六世承認卡爾代因的貢獻,指該次大公會議是「普世教會歷來首次就教友的牧職發出法令」。

教宗說:「是的,五十年前由多位慷慨的先賢,特別是一位年輕比利時神父所播種的良好種子,已結出了百倍的果實。」教宗並不需點出卡爾代因的名字,但他的角色已呼之欲出。

然而,卡爾代因對梵二的最大貢獻,或許是基於逾百名會議教父之前一直擔任公教職工青年會(工青)神師的事實,以及同時另外有至少一百人為其他按工青模式成立的「特別公教進行會」出任神師。

誠然,很多這些主教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首先就有法國的阿基略.利埃納爾(Achille Liénart)樞機。他在正式會議的首天便作出發言,打破羅馬教廷對會議議程的管控,將之交還給與會主教。

同樣,多位主要的專家均有工青或公教進行會的背景,包括道明會孔格(Yves Congar)、《教會憲章》的主要起草者吉拉.菲利普斯(Gerard Philips)、《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最後版本的審訂者伯多祿.奧布特曼(Pierre Haubtmann)等人,未能盡錄。

按近期剛過身的方濟各.烏塔(François Houtart)所述,具工青背景的主教和專家們在撰寫《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初稿時擔當了特別顯著的角色。烏塔本人就為牧職憲章《引言:現代人類的處境》撰寫初稿。

幾位教友旁聽者亦有工青或公教進行會的背景,當中包括於六四年在會議中代表其他教友發言的博德.基根(Patrick Keegan)。

凡此種種,都有助解釋卡爾代因「觀察、判斷、行動」的方法,何以在十六份大公會議的文件中至少有八份用作直接或簡接的參考。

然而,卡爾代因對梵二的影響不絕於此。在草擬《禮儀》憲章時擔當重要角色的伯爾納鐸.博泰(Bernard Botte)指出,這些年輕工人的聚會(由工青組織的公開彌撒和禮儀)是無可爭辯的。他們回應主禮神父、回答彌撒的固定部份、參與預備祭品,比其他很多期刊文章更能幫助禮儀運動的發展。

身為本篤會士,博泰清楚知道卡爾代因如何緊密地與他比利時籍的會士合作。他們自三十年代率先推動禮儀的變革,後來獲得大公會議的採用。

事實上,這些都是受卡爾代因啟發的主教和專家為梵二帶來的影響。另一位本篤會士、英國籍巴西略.休姆(Basil Hume)樞機更揚言,梵二是卡爾代因的「紀念碑」。

然而,奇妙地,受卡爾代因培育的主教和專家行駛他們的影響力時,卻沒有走在一起而組成一個正式的團體。另一方面,他們在大公會議的其他小組中擔當重要的角色,包括「窮人的教會」小組、法國主教小組──法國當時盛行「特別公教進行會」──,以及拉丁美洲主教小組。

這些主教實際上在實踐卡爾代因所教導的,而他們又授予世界各地這麼多的年輕工人、學生、農民,好使作為門徒的他們向自己的同儕施以影響,並成為大公會議有效的酵母。

如果教宗方濟各今日要召叫一個從現實和生活中開始的教會,這將在很大的程度上有賴卡爾代因及其協助改革教會的門生。他們這些人提高了普世教會對人類的處境及教會所處世界的意識。

__________

撰文:斯德望.吉加斯(Stefan Gigacz)是 《十字架報國際版》編輯人員,正在研究卡爾代因樞機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角色。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Cardinal Cardijn’s decisive influence on Vatican II

相關文章:

東亞教會工作者認為,《民族發展》通諭依然合時

公教青年工人運動斥責亞洲發展帶來負面影響

【特稿】保祿六世頒布《民族發展》五十年後的光境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